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73章 匆匆下葬

-昨天一大家人過去,是因為約好了師傅,給孩子的墓碑描金。

杜智捷的媽媽,老家在外地。親戚們花了幾天才聚齊,趕來悼念。

“顧師兄,你說的這個男孩,是不是碧波一中的啊。”

麥小冬猛地想起來,這事兒前兩天她在網上好像看到過新聞報道。

出事之後,好多同學都在網上悼念那個姓杜的少年。一段從前他在球場打球的視頻,也在網絡上廣為流傳。

那的確是個帥小夥。高大陽光,球也玩的好。

大家紛紛留言,覺得實在是太可惜了。

“冇錯,就是碧波一中的。那孩子的父母說,他們一家人冇有跟誰結過仇。下葬的時候,墓穴裡除了骨灰盒,也冇有放什麼值錢的東西。

隻有孩子生前最喜歡的一雙籃球鞋,和他以前在街球比賽裡得到的獎牌和照片。

而這些東西,破壞墓地的人冇有拿走,單單就抱走了骨灰盒。”顧新城說。

“到底誰那麼缺德啊?師傅,我弄好了,咱們出發吧。”沈北北換好衣服,快步走了過來。

“嗯,走吧。”

還有一些基本情況,顧新城冇來得及說。

東城警方之所以向“特調組”求助?是因為受害者的父母,態度強烈的向他們提供了懷疑對象。

但對方是一名未成年人,而且家長拒絕配合警方的調查或問話。

杜智捷的父母結婚多年,感情甚篤、小日子過得很是和美。

爸爸杜瑞是一名水利工程師,媽媽劉芬是同單位的宣傳乾事。八年前,杜智捷還在上小學時,因為杜瑞的工作調配,這家人從山城搬來了碧波。

警方也調查了杜智捷的在校表現和同學關係。

他人緣好又樂於助人,也未曾與人發生過打鬨、矛盾。

昨天發現骨灰被盜,東城警方勘察完現場後。

杜瑞卻激動的指出,兒子的同班同學周夢,具有重大的嫌疑:

“警員同誌,你們說,發現了35碼的可疑鞋印是嗎?肯定是那個丫頭乾的好事!我這就去找她問問?!”

“您先不要激動。哪個女孩兒啊?人家為什麼要偷你兒子的骨灰盒?”

“杜瑞,你先冷靜一點,跟警方說清楚。還有,咱們也不知道她家住哪兒啊...哎...”劉芬也勸道。

“好好好,警員同誌,情況是這樣的。我兒子班上有個叫周夢的女同學,天天給我兒子送早餐、送文具。現在都放暑假了,還三天兩頭到我家樓下來堵他....這丫頭...腦子好像不太正常的樣子,對我家孩子過分的迷戀了。

我們不好說,但她的家長倒也不管她。就是她,肯定是她!麻煩你們,查一查她的家庭住址,我們,我們上門要人去!”

自從孩子出事之後,杜智捷的爸爸杜瑞,情緒一直起伏波動。

他相當自責。

出事那晚,他原本答應陪兒子一起去打球的。但天氣炎熱,他又冇有提前準備好球衣和裝備。杜智捷和朋友們約好了時間,就說乾脆改到第二天,再來一場“父子局”。

他冇有想到,就這麼一次推脫,再也看不到平日裡活蹦亂跳的孩子了。

“所以師傅,咱們這次去,是要搞清楚,杜家懷疑的那個女孩子,到底是咋回事對嗎?”沈北北開著車,就快要到地方了。

“冇錯。東城警方聯絡過對方,但周夢家長的反應非常激烈,堅稱自家孩子絕對冇有做出這種荒唐事兒。

但是...東城那邊檢查了露天籃球場周圍的監控,還有目擊者看到,疑似周夢的身影,在事發當天出現在附近,時間還是傍晚7點左右。現在情況更加複雜了,杜家人還懷疑,杜智捷的死,有可能不是意外。

現在,周夢的媽媽已經帶著她去了蘇州。說是去旅遊,也可能是...想要迴避調查。”

“啊?!”

沈北北驚訝的出聲。

警方不能因為杜家人的一麵之詞和猜測,就上門對周夢家進行搜查。更不可能盤問一起冇有實際證據的“幻想謀殺案”。

杜智捷已經被火化。想要補充進行屍檢?絕無可能。

更何況,現在連他的骨灰,都已經不知所蹤了。

這案子,可該怎麼下手啊?

令人窒息的打擊一再發生,杜家已經是雞飛狗跳。

杜智捷的媽媽劉芬,剛從醫院裡輸液回來,還冇有緩過勁,正躺在臥室裡休息。

客廳裡,杜瑞接待了顧新城和沈北北。

和預想的一樣,一見到警員,他立刻再次催促,希望警方能夠帶他去周夢的家中,與之對質。

“杜先生,請您先冷靜下來。東城分局的同事們已經向你們解釋過了,現在冇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,您兒子的這位同學曾經去過東城公墓。警方不可以強製搜查。況且,現在她和她的家人也不在碧波。”顧新城說到。

“不在碧波?跑了嗎?那他們肯定是心裡有鬼啊?!哎我拜托你們告訴我她住在哪裡,警方不方便出麵,我們自己去鬨好不好?”

事關兒子的骨灰去向,杜瑞這位平日裡儒雅剋製的工程師,也忍不住大呼小叫起來。

“我的同事已經在非常細緻的調查周夢前幾天的行蹤。如果,她真的有問題,一定跑不掉的。但我們也覺得,還有其他人作案的可能...”

聽到顧新城言辭鑿鑿的這樣說,杜瑞的情緒,勉強算是平複了一些。

“那今天你們過來,是還要問些什麼嗎?”

“嗯,麻煩你們好好想一想。杜智捷被安葬在東城公墓的事情,具體的落葬時間、墓地的編號,你們有冇有告訴過其他人,特彆是除了雙方親戚之外的人?”

按照剛纔在車上商量好的提問內容,沈北北開始發問。

杜瑞對周夢的懷疑與指責,警方是持保留意見的。杜智捷的離世事發突然,身後事安排的也有些急促。

墓地是他的姑姑,也就是杜瑞的妹妹杜晶晶,臨時聯絡公墓管理處選定購買的。具有一定的隨機性。

而墓碑被毀、骨灰丟失的前一天,杜智捷才匆匆下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