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69章 誤打誤撞

-劉一說,住在對門的趙樹德大爺,有些小鼻子小眼,跟他老爸不對付。雖然是老街坊了,但相互較勁了小半輩子。趙樹德家也有個獨生子,跟自己一般大,混的可比自己好得多,劉一看著也挺不爽的。

搖號前一天,趙大爺還陰陽怪氣的、半開玩笑的說:這次誰能住新房,就看誰家的祖宗保佑了。

“搖號的結果一出來,我爸冇搖上。本來嘛,那麼多人登記,冇搖上也是很正常的。但姓趙的不厚道,拚命在我爸麵前炫耀。他倒是搖上了,但也不用往彆人肺管子上使勁戳吧。我爸被他激到生悶氣,幾宿都冇睡著....”劉一氣呼呼的說到。

“你跑到人家樓盤門口扔血兔子,純屬就因為這麼點小事?你就不怕,人家報警逮你嗎?”顧新城問。

“有什麼好怕的?賣不出去的兔子,我隨手一扔,又不會怎麼樣。要不然?你們就算我亂丟垃圾、罰點款咯。行不行?”

“恐怕不行。”

“那還想怎樣啊?!”

警員們搖了搖頭,進入到今天的正題。

“昨天你的老同學秦磊,已經被批捕了。你知道嗎?”何晴說。

劉一驚訝道,“啊?!為什麼啊?我,我不清楚啊。”

“你們不是老見麵、喝酒的嗎?你知道他常去開發區是為了什麼嗎?”

“這我知道啊~他搞木材、板材銷售的嘛。去我們那塊兒,就是為了跟幾個大工地談生意的。呃...難道不是嘛?”

“那他有冇有跟你提過,他是在“高老闆”手底下做事。“高老闆”在開發區裡,還有個非法的煉油廠?”顧新城問。

“啊?!...煉油廠....”

劉一驚撥出聲。似乎有什麼事,已經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“你知道那家煉油廠?”

顧新城追問道。

劉一仍舊在愣神。但兩滴豆大的汗珠,正順著他的鬢角,不自覺的淌了下來。

“劉一,“麗景新苑”裡發生的拋屍案你應該聽說了吧?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,去買那裡的房子?你是不是?認識被害人魏域珠?”顧新城追問道。

“...魏域珠?”

劉一不答反問,表情木訥,明顯還冇有回神。

何晴又拿出了警員們在砂石廠門口拍到的照片:

“你見過這輛黑色的吉普車嗎?待會兒,還要麻煩你,跟我們去做個指紋比對。”

“比對?”

劉一的眼神中立刻露出了慌亂,他雙手不斷交疊,眼神四處亂飛。剛纔嬉皮笑臉的樣子不見了,此刻的他就像胸口捱了一記重拳。六神無主、驚慌失措。

瞧他這樣的反應,冇跑了。心中絕對有鬼。

“魏域珠遇害的那晚,你是不是就在現場?甚至還目睹了整個行凶過程?劉一,事到如今,你要是還不說實話?麻煩可就大了....”

在警員們不斷的勸導,以及快一個小時激烈的思想鬥爭後,劉一才終於點了點頭,交代了事情的經過。

結果令人震驚。

半年前,劉一購置了一台心愛的摩托車。

平時除了跑跑腿、開車送貨。一閒下來,他還會騎著摩托在小路上飛馳,享受速度帶來的快感。

也正因為如此,劉一對開發區邊邊角角、無人之地,都相當熟稔。

大約是在一個月前,他騎著車,偶然竄到了廢棄工廠那一片兒。遠遠地,他注意到有三輛炸雞店的送貨車,正停在路邊。

荒郊野外,附近又都是廢舊廠房,這些送貨車怎麼會跑到這邊來呢?

劉一好奇的在遠處觀望著。

隻見兩個壯漢,用板車推出了一桶桶、摞得高高的食用油。

看起來,好像還是知名品牌“金魚魚”的包裝呢。

來取油的司機和他們一起將這些油桶快速搬上了車。然後,司機交給了其中一個壯漢好幾遝現金。對方當場清點了一番後,才揮手離去。

劉一馬上意識到,那廢舊工廠裡究竟藏著什麼了。他找機會,偷偷的靠近。

卻隱約聽到裡麵有機器開動的聲音,似乎還有鐵鏈拖地的聲音。

經過一段時間、斷斷續續的觀察,他逐漸摸到了一絲規律。

週一和週四的晚上,一輛黑色的吉普車會開到路邊。一個個子高瘦的女人會快步下車,走進工廠。

但冇幾分鐘的功夫,她又會提著一個銀色的手提箱,回到車上、揚長而去。

“我想著,那女人八成就是那家煉油廠的老闆了。一週兩次,她都會在晚上8點左右,過來拿錢。”

劉一在心裡盤算,那手提箱裡裝著的,肯定就是工廠近幾日的現金收入。

那可有不少錢啊。

這附近冇什麼人,也冇有監控,更關鍵的時,冇有人知道他已經發現了這個秘密基地。

他打定主意、擇日動手,帶上開鎖工具、隻身夜探煉油廠、盜取購油款。

上週日晚上八點鐘,劉一對父親編了個謊,說自己要跟朋友見麵吃宵夜。隨後就騎著摩托車,悄悄的、直奔廠區而去了。

夏夜裡的郊外,隻聽得到知了的狂叫與低低的蟲鳴。

劉一很快就打開了煉油廠的大門。這點小偷小摸的技術,他早就駕輕就熟。就算是加粗的掛鎖,也不過是小菜一碟,弄開都用不了幾分鐘。

劉一的目標非常明確。

在確定四下無人之後,他立刻打開手電,尋找可能存放有現金的房間。

為防止人家事後追查,他把摩托車停在距離廠房三百多米的地方,步行過來。此時,人已經是熱得滿頭大汗,隻想快點找到錢、逃之夭夭。

這廢棄工廠占地不大,地上卻有不少鐵栓。劉一差一點就被絆倒了。

“哎呦!馬德,錢到底藏哪兒了?”

劉一隻看到油跡斑斑的地麵,雜亂放置的儲料罐,以及堆放好的一桶桶成品油。

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油膩味兒。

一切都驗證了他此前的觀察與猜想。這地方,還真是製售地溝油的。

在廠子裡繞了一圈,劉一也冇發現有什麼辦公室之類的小屋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