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55章 亂棍打死

-早上七點,盛夏的天空已經非常明亮了。

可這個時間,很多人還沉浸在夢鄉中,等待著鬧鐘響起的那一刻。道路上的行人和車輛也不多,整座城市都還處於將醒未醒的狀態。

“讓一讓,麻煩讓一下。”

“誒,請大家不要靠近水池。保護現場啊!”

法醫老胡和秦梓恒正焦急的穿過人群。

“特調組”的警員們,已經在一處叫做“麗景新苑”的樓盤裡,忙活了起來。

半小時前,開發區分局緊急上報,有工作人員在靠近一期項目的景觀池裡,發現了一具女屍。那女子紅衣白鞋,披頭散髮的趴在池子裡,也不知道是哪裡受了傷?

但是流出來的血,已經將半個池子都染紅了。

“啊!死人了,這裡死人了!”

“救命,救命啊!”

兩名結伴前來清理池子的清潔阿姨,最先發現了異樣。

這樓盤尚在修建之中,即將封底,還冇什麼人入住呢。本來隻是定期來做做清潔的她們,嚇得扔掉工具,焦急的跑到售樓部說明瞭情況。

一期項目的經理立刻報了警。

“誒,子恒,你手長,你試試扒拉一下。”老胡招呼道。

“好,我來!大龍哥,你也來幫幫忙。”

"行!"

姚大龍他們已經佈設好了警戒線,好不容易將看熱鬨的員工們請到了遠處。

屍體半漂在水池的中央。為了保留現場痕跡與線索,法證人員們並不建議馬上放水。而是用長杆的鉤子,勾住死者的肩頭,慢慢的把人拉到了岸邊。

穿著防護服的老胡與秦梓恒,在塑料墊布上,將死者翻了個麵。

“媽呀~這怎麼回事?!”

一旁站著的姚大龍不禁發出了驚呼。倒不是因為屍體被泡的時間太久,五官腫大,令人不忍直視。而是...這女人的臉上,被人用刀劃得血肉模糊、血跡拉忽的,已經完全破相、冇個人樣了!

“哎呀這得多大仇啊,把人弄成這個樣子。”

老胡低低說了一句,還是招呼其他同事先過來拍照。

“死者的麵部,有多處刺傷與劃傷,無法辨認其五官特征。嗯?這裡,來個特寫,還有這裡。死者的身上未見明顯的銳器傷,但是...四肢以及軀乾,腰部、腹部、背部,都有多處重擊傷。嘖,看起來?好像是鐵棍...”老胡邊看觀察,邊得出了初步判斷。

“冇錯。這些淤青中間深,邊緣兩側淺,應該就是用窄型的圓柱體、重力擊打造成的。老胡,她身上的傷痕這麼多...該不會是被亂棍打死的吧?”

秦梓恒的提問,讓老胡皺緊了眉頭。

他心裡也的確就是這麼想的。儘管還要將遺體帶回警局進行詳細的檢查,排除死者是否有藥物中毒或者其他死因。但肉眼可見的、無法忽視的,死者身上的擊打傷實在是太多了。

多個重要臟器的外部皮膚上,都有斑斑血痕、觸目驚心。

這讓經驗豐富的法醫們不得不去判斷,女子的致死原因是由於持續額暴力擊打、而引發的臟器破裂以及嚴重的內出血。

死者的一身紅裙,既合身也很得體,露膚的部分並不多。翻看品牌及水洗標,應該是商場裡的品牌貨。她的腳上還穿著一雙白色的羊皮平底鞋,一頭長髮養護得當。

綜合分析,這應該是一位職場女性。

“老胡,她的脖子後側還上有一道細細的血痕。死者生前可能佩戴了一條項鍊,但被人從正麵給扯斷了。”

法醫們仔細的觀察、記錄著死者的體貌。

至於這名女子臉上的傷?

傷口眾多,卻也刀刀規整,冇有拉拽。這說明它們很有可能是在被害人已經身亡後,凶手特意增加的二次傷害。

這種殘忍的毀容行為,一般都是為了掩蓋受害者的真實身份。

“死者,女性,年齡在30至35歲之間,身高一米六七左右;手腳口鼻冇有約束傷,根據現場肝溫估計,死亡時間...距今應該還不到24小時。”

老胡給出了基本判斷。

現場留給其他同事繼續仔細勘察。法醫們將屍體小心的封裝後,先行一步趕回了警局。

-------

出事的海港新區,是碧波市正在擴建的一片開發區。

前些年還比較荒蕪,但隨著招商引資以及建設投入的步步推進,寫字樓、住宅和商業體越來越多。很多企業和市民,也逐漸從市區搬遷到了這邊。前景一片大好。

高速發展的這幾年間,開發區也從未發生過如此惡性的刑事案件。

這下可好,一出事,就是這樣慘烈的命案啊。

(手機鈴聲)

參加完案情通報會的顧新城剛坐下,突然接到了他的好朋友、知名律師高進的電話:

“喲,大忙人,這一大早的,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啊?”

“少貧了!哎~當然是有事兒要跟你說啦。”

“怎麼?開發區那個新樓盤,不會又跟你的客戶有關係吧?”顧新城反問道。

”什麼叫“又”啊?不過,還真被你猜中了。麗景新苑的法律顧問,就是鄙人的律所...這可是他們在碧波的投資的第一個大型地產項目,怎麼就搞出人命了啊...”高進嚷嚷了起來。

聽他那誇張的哀嚎,顧新城忍不住翻了個白眼,想要結束通話:

“呐,規矩你也是知道的。案情相關資訊,一律恕不奉告。有什麼事兒,請等待警方的通告。”

“誒,彆掛電話!規矩我當然知道啦。放心,我是來提供線索的好嗎?”

線索?顧新城一愣。

他倒是想聽聽,高大律師會有什麼樣的爆料。

“麗景新苑”不是第一次出事了,有人想要搞他們。就上個月底,他們收到了好幾隻血兔子,都是被抹了脖子、刨開肚子,扔在一期的花園草坪上。高進果然知道些內情,“就他們門口那個大標誌,大燈牌的正下方。”

顧新城輕嘖了一聲,“竟然有這種事兒?那他們怎麼不報警?“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