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52章 匆匆一見

-根據西鬆交通大學的記錄,鄭旭入學時入選了該校理學院的“本碩連讀計劃”。順利的話,隻用五年,就能完成學業、拿到碩士學位。

可是...他在校的表現非常一般。大三的時候還掛掉了一門專業課和一門選修課。

按照學校的嚴格要求與評定,鄭旭就直接喪失了“本碩連讀”的資格。最終比其他同學多用了一年的時間,才勉強畢業。

大家知道,現在很多行業內卷嚴重,工作機會難得。即便是985、211的碩士,冇有過硬的專業成績和綜合素質,想要一畢業就找到一份好工作,實屬不易。

很多人都隻能降低期望,先就業、攢夠經驗後,再擇業。

而像鄭旭這樣,臨到快拿畢業證了、都還冇有簽offer的,也並不多見。

可是嫌疑歸嫌疑,鄭旭他有什麼理由,對一個久不聯絡的老同學“痛下殺手”呢?這是警方需要自問自答的關鍵問題。

“小冬,你們繼續調查,弄清楚這個鄭旭他來碧波都見了什麼人?辦了什麼事兒?再往前查查他的網購記錄。我出去打個電話。”

“好的明白!”

安排好後,廖捷快步回到辦公室,給西鬆警局刑偵大隊去了一個電話。

如果冇記錯的話?西鬆前兩年也出現過“毒狗針”的非法製售產業鏈。

-----

另一邊,剛從齊溪中學校長辦公室走出來的顧新城,電話聯絡到了宋佳的母親。她的小兒子宋智,此時也正在這所高中就讀。

他們約好,趁中午孩子們休息吃飯的時候,見上一麵。

中午休息時間,宋佳媽媽來學校送飯了。

顧新城和沈北北,在宋智的寢室裡再次見到了她。

“鄭旭?啊記得記得,他以前學習很好的。怎麼呢?顧警官,你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人啊?是不是....”宋母有些意外。

“我們隻是先問問看,最近這一兩年,宋佳有冇有他高中的同學聯絡過?或者在回鄉的時候碰到過?”

顧新城有些避重就輕的說到。

鄭旭的嫌疑雖然很大,但畢竟冇有查到直接證據。警方此刻還不能告訴死者家屬過多的案件細節。

“噢,這樣啊~我記得還是上高中的時候,宋佳帶他回來吃過一次飯。之後呢,隻聽說他考的不錯,去了外地上大學。這都有好多年了吧,我冇聽宋佳再提起過這個名字。他們隔得遠,應該也冇啥聯絡了吧。”

“不是啊媽媽,今年元旦的時候,哥哥見過這個人的。”

一旁埋頭吃飯的宋智,突然出了聲。

“啊是嗎?”

顧新城也忙問,“小智,你是說今年的元旦?”

“嗯。”

宋智篤定的點了點頭。

顧新城又看向宋母,對方纔恍然大悟般說,“元旦前兩天,他爸爸的腰疼犯了,小智又要上課,我一個人冇法接送他去醫院做治療。宋佳聽說後,就好說歹說把年假請了,一共回來了五天,在家裡幫忙。

誒,哥哥跟那個鄭旭,是什麼時候、在哪兒見的麵啊?”

宋智忙說,“就在學校前麵的比利西餐廳,哥哥請他吃的飯。”

“你也一起去了?”

“嗯。”

因為平時難得回家,那次請假的時間又還比較長。

趁著母親陪父親在醫院做理療的時候,宋佳也總是帶弟弟出學校,在外吃吃喝喝。

“那天哥哥先是帶我去買了一些新文具,然後就說要去比利吃披薩。走到半路,就碰到了他,哥哥就拉他一起去吃飯了。”宋智說到。

“小智,那哥哥他們在飯桌上都聊了什麼?當時有冇有吵過架啊?”顧新城問。

宋智搖了搖頭,“冇有吵架啊。那個人不怎麼愛說話,多數時候就是在吃飯,要不低頭玩手機,都是我哥一直在找話題。他們說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。

我後來聽明白了,那個人正在找工作,我哥說的那些,他不感興趣,就問了幾句我哥上班的情況,公司好不好進什麼的?全程也冇看見他笑一笑。”

“那你記不記得,你哥他有冇有告訴對方電話號碼、聯絡郵箱什麼的,讓他試試投投遞簡曆呢?”

“嗯,有的!我哥把他們公司人事的一個郵箱地址抄在紙巾上了,跟他說直接發簡曆過去。等我哥回到碧波,也會去幫他說說的。”

顧新城和沈北北相視一眼,心裡有了底。

這恐怕就是宋佳為什麼在今年春天,就打聽內部推薦的原因。看來他對這位老同學,還是很上心的。

不過這樣聽來,這兩個人隻是偶然的見了一麵、吃了個飯。

難道鄭旭,就因為這個推薦的失敗,起了殺心嗎?況且這之後的半年,他還在四處求職,又從哪裡能夠搞到了那三種致命毒素呢?

顧新城暗暗消化著這些未解的疑問,努力平複著內心的波瀾。

“明年小智也要參加高考了吧?現在成績怎麼樣啊?”

“一般般的,還在努力中。”

宋智笑笑,繼續吃飯,不再說話了。

“我們啊...不求他能夠考的多好,隻要以後平平安安的,就行了...誒,再過兩個星期,小智就放暑假了。我們準備...一起去碧波,料理他哥哥的後事。”宋母摸了摸他的頭,幽幽的說到。

“好。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可以隨時聯絡我。”

“誒~麻煩你們了。今天早上....我還碰到我們樓上住的一個老太太,她瞧見我,突然就掉了眼淚。我一問才知道,原來早些年老太太的腿受了傷,走路不方便。

我們宋佳在樓道裡碰到了,就揹著她上樓下樓。這事兒啊,他從來都冇跟我們說過。(抽泣)孩子他爸在碧波也說整宿的睡不著。

其實以前宋佳有說過想要繼續讀博,甚至出國。但是我們的家庭條件不允許啊,還是希望他早點就業。

現在,他爸每天就在想,如果當初能夠支援他,哪怕是砸鍋賣鐵、賣掉房子,送他出國,是不是...他就不會遭此毒手了?

嗨,現在說這些,又有什麼用呢?”

宋母的話讓在場的每個人都心碎不已。沈北北立刻握住她的手,慎重的說到:

“阿姨您保重身體,我們一定加快調查。”

“嗯,我隻希望,你們早一點找到凶手。我倒是要問問他,為什麼要害死這麼好的一個孩子啊...”

顧新城默默無語。親人慘死,家屬都會無數次的回想,想要回到悲劇發生前,改變這一切。可現在,再多的話語也無法紓解他們心頭之恨。

隻有將凶手找出來,繩之以法,才能稍稍告慰受害者痛苦的家人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