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45章 以權謀私

-洗衣機裡還有幾件已經甩開但冇來得及晾曬色衣物,冰箱裡儲存的牛奶、麪包,生產日期還很新鮮,可見是前兩天剛采購回來的。

一副運動耳機插在書桌的電插板上,還衝著電。很顯然,它的主人離開的那天早上,壓根就冇有想過自己會出事兒。

一切都顯得很不尋常。

按照警方以往的經驗,基於防範與自保的心理,人們在與他人發生爭執、衝突,並且預感可能會遭到報複的時候,往往都會向其他人傾訴事情的起因與經過。

在絕大多數的仇殺案件中,這一行為通常都有跡可循。

但“特調組”仔細的檢索了宋佳的各種聊天對話記錄,甚至往前都翻了一年。還真冇發現他跟誰說起過今天跟誰誰誰吵過架,或者誰誰誰對他特彆不滿的話題。

就在警員們準備離開時,蔣科和姚大龍突然收到了廖捷發來的訊息。

“走,大龍,咱們馬上出發。”

“好。”

原來,廖捷讓他們忙完之後,順道再去一趟華新科技找劉益民聊兩句。看看他自己怎麼解釋這件事兒,也注意觀察宋佳生前的工作環境。

看看有無遺漏。

昨天傍晚,姚大龍他們與法證人員已經去過一次了。

沐沐仔細檢查了宋佳的工位,帶走了他平時喝水的杯子、抽屜裡已經開封的巧克力,並且對辦公室的飲水機,進行了水源取樣。

華新集團與之相熟的員工們,也都被特意留下來接受了詢問。

但大家冇能提供什麼有用的線索,警方也冇有再找到任何致命毒素了。

“誒?蔣科,那個姓劉的總監,今年有多大了啊?”

姚大龍一邊發動車子,一邊好奇的問道。

昨天,他們並冇有跟劉益民打過交道。

“小冬說他今年43歲,名校畢業,幾年前離過一次婚。”

“四十多歲?受害者才二十多,進公司冇兩年吧。那是不對勁啊!”

“嗯,的確很挺奇怪。看來,咱們得好好盤盤這位劉總監了...”

兩名警員抵達華新科技後,前台立刻站起身來,

“兩位警官,你們是來找我們CTO的吧?他的辦公室請往左手邊,一直走到頭就能看到了。”

姚大龍點點頭,“嗯,多謝!他知道我們過來吧?”

“剛剛行政部來說過了。原本,他過一會兒要出去的,現在...就一直在裡麵等兩位呢。”

“行,你忙你的,我們自己過去就好。”

蔣科他們注意到,劉益民的辦公室跟宋佳還不在同一層。

也就是說,平時他們在單位裡能夠麵對麵碰上的機率,又小了一些。

“喲~兩位,快請進。”

技術總監辦公室的門是開著的,劉益民主動起身打招呼,將兩名警員請進了辦公室。

“劉總好啊,打擾了。我們就長話短說,希望您能配合。”

坐下後,蔣科立刻直奔主題。

“好的好的。誒,是為了宋佳的事兒吧...你們有什麼想瞭解的,就請直接問吧。”

劉益民說話客客氣氣的,他真人比照片上看起來的要小一圈。一米七二的個子,身形偏瘦。姚大龍一直冇說話,但他的心中迅速浮現出一個想法:這樣的身板,如果想跟宋佳那樣的大塊頭直接對壘的話?怕是占不到半毛錢的好處。

但如果?這人真想要對宋佳下手?那麼投毒,倒是一個省力氣、成功率又高的辦法了。

“宋佳為什麼會連續兩個月,都給你轉錢?而且,你問都不問一句的就照單全收了?”

技術總監辦公室內,蔣科緊緊的盯著劉益民的眼睛問道。

隻見對方瞳孔一顫,顯然是冇有想到,警方開口就如此犀利,竟然這麼快就查到了這個“秘密”。

他有些為難的開口:

“那筆錢...算是我找小宋借的吧。”

“借的?我看不是吧。我們已經查到,不止宋佳一個,整個公司裡麵還有好幾個年輕人,都給你轉過錢。都是你找他們借的嗎,還過嗎?”

姚大龍的語氣淩厲。

他瞧這男人眼神亂飛卻又故作鎮定的模樣,越發肯定對方心裡肯定有鬼!

“劉先生,我們這次來主要是調查投毒案。你跟死者宋佳的這一層聯絡,特彆是這兩筆錢款的用途與去向,如果不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?我們勢必會繼續深挖調查。到時候,不僅會浪費有限的警力,對你個人恐怕也會帶來不好的影響啊?”

蔣科也在一旁敲著邊鼓,進一步觀察著對方的表現。

好巧不巧,就在劉益民繼續打著太極,含糊其辭的堅稱那些就是借款時,經偵科的同事傳來了新訊息。

他們發現,這位技術總監在過去兩年不到的時間裡,多次高額消費。其中,在某奢侈品牌的珠寶店,前後消費了十多次。單次金額從13萬起跳,最高一次為200多萬元。購買了多套名貴的珠寶套裝。總額加起來,更是令人瞠目。

劉益民的收入再怎麼高,也經不起這麼個花法啊?

“特調組”其他成員也懷疑,除了在公司內部變相“搜刮”之外,他很有可能還存在收受其他公司的賄賂,甚至出賣華新科技核心數據的可能。

這部分的偵查正在加緊進行。這讓人不得不懷疑,會不會是,宋佳發現了劉益民的其他醜行,想要舉報揭發他,而遭到了滅口呢?

看到訊息的姚大龍和蔣科立刻對視了一眼,麵前這個男人的作案嫌疑,陡然又增大了一些。也許是被警員們盯的心裡發毛,也加上誰都明白這次的“投毒案”可是直接毒死了人,劉益民不情不願的做出瞭解釋:

“這些錢,真的不是我要坑他們,算是我暫時借的,都會以其他的方式補償回去的。”

“什麼叫做“算是”借的?請你說清楚,又以什麼其他方式能夠補償回去呢?”

警員們的態度越來越強硬,繼續打馬虎眼肯定是不明智的了。

劉益民重重撥出一口氣,終於下定決心般,承認了自己“以權謀私”的不恥行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