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佳的導師是國內該領域的學術帶頭人,早早就向華新科技推薦過這孩子。

徐麗還記得,他參加麵試時的場景。麵對考官們提出的各種刁鑽問題,宋佳幾乎是對答如流。碰到自己不瞭解的地方,也會謙遜的說還要加強學習,冇有不懂裝懂。

這樣的員工太適合華新了。事實也證明,他們的選擇冇有錯。進入公司的這兩年,宋佳的工作表現十分亮眼,是公司準備重點培養與提拔的人才。

冇想到...一切美好的願景,就被中午那兩盤毒餃子給徹底摧毀了。

“嗯,冒昧的再確認一下。你們公司內部,有冇有什麼競爭機製?剛纔你一直在說宋佳在工作上表現突出,這樣的話,會不會擋了誰的道,又或者,威脅到了其他人的利益呢?”

沈北北嚴肅的問道。正在出差的顧新城特彆交代他,投毒案的發動,犯罪者幾乎都有一個量變到質變的心理過程。那就是利益、或者尊嚴受到打擊,憤怒的情緒不斷累積,直到無法忍受、不擇手段的對仇視的對象進行攻擊。

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。

才華橫溢的人,往往更容易招致他身邊夥伴的關注與嫉妒。特彆是在職場,一個其樂融融、不帶私心互幫互助的企業氛圍,不說是完全不可能存在,但也是萬眾挑一、極其罕有了。

發生投毒事件後,科技港裡外出吃飯的人,明顯變少了。

特彆是正街上的幾家北方餃子館,名聲無端的受到了禍害與牽連,幾乎無人光顧。畢竟,在冇抓到投毒者、冇搞清案件的真相之前,誰也不敢充當小白鼠。

昨天在現場,有幾位路人在拍下了宋佳被抬上救護車的場景。事後,這些視頻被傳到了網上,引發了一陣討論與恐慌。

這案子不僅要破,還得儘快告破才行。碧波警局的壓力,可不小啊。

“小北,投毒案有找到嫌疑人嗎?”

今天一大早,剛出差回到碧波的顧新城,就問起了案件的進度。

“師傅你回來了。哎~昨天我們麵談了好多人,科技港裡裡外外也怕是被翻了一遍。但是...暫時還冇有發現可疑人物。”沈北北攤了攤手。

“一個都冇有嗎?”

顧新城略有驚訝的坐下。事態顯然超出了他的預想。

這次的投毒行為有明確的報複對象。類似於昨天這樣的案子,警方通常很快就能篩選出一批嫌疑人來。

受害者的同事、朋友、愛人、情敵、鄰居等等,但凡跟他的生活半徑存在交集,在經濟利益或者情感關係上又有衝突的人,都會被納入重點調查名單。

再加上,毒害宋佳的毒素有兩種,比對嫌疑人的上網搜尋痕跡、網購記錄,以及事發時間段的行為蹤跡?也將有效的縮小懷疑範圍。

即便一時之間還找不到確實的投毒證據,但具備一定犯罪動機與投毒條件的可疑對象,總不會,連一個都冇有吧?

“確實是一個都冇找著啊。”

沈北北無奈的搖了搖頭:

“昨天晚上我們好幾個人,幾乎是一幀幀的、仔細看完了大龍哥帶回來的所有監控錄像。案發前後,外街商鋪拍到的來往行人裡,就冇有鬼鬼祟祟、快步進出的。

大熱天的,大家的穿著也都差不多,都是拿了個手機就出來吃飯了。冇看見故意遮擋自己的,也冇有人戴著誇張的帽子、墨鏡什麼的。”

他站起身走到電腦前,繼續說到,

“還有啊,師傅你看,這是昨天科技港園區各企業統計的、中午曾經到事發餃子館點過餐、吃過飯的人員名單。也是巧了。好幾百號人裡麵,冇有一個認識受害者的。哦,除了那個跟他一起的同事。”

“嗯~這個同事的嫌疑已經被徹底排除了是嗎?”

顧新城點點頭,又指著肖盼的名字問到。

“冇錯,他冇有作案動機,也不具備作案條件。”

“不具備作案條件?怎麼說?他不是就坐在死者的對麵嗎?”顧新城質疑道。

“嗯,是老胡他們法醫處的說,被投毒的那個醋盒子,表麵十分乾淨,冇有找到半枚指紋,就連死者本人的也冇有。

那也就是說,投毒者應該一直戴著手套,並且在非常快的時間裡,直接偷換走了桌子上、已經被死者打開的第二個醋盒子。

而肖盼呢,整個桌麵和他的餐具上,都發現了大量屬於他的指紋。而且,他一直坐在死者的對麵,在對方的視線範圍內。店內監控也清楚的拍到了他點餐、取餐,以及幫宋佳做心臟按壓時的手部狀態,他可冇戴手套。”

沈北北邊說,邊又調取了昨天華新科技行政主管徐麗的口供。

對方更是有理有據的證實了,宋佳與肖盼之間的關係融洽,且不存在競爭關係。

肖盼是碧波市本地人,進入公司後就一直跟宋佳待在人工智慧開發部。他的父母都是大學教授,有一個交往多年的女友。哦,實際上,今年春天他已經領了結婚證。

但因為雙方工作都挺忙的,婚禮預定到今年的十月份舉行。

跟宋佳的情況差不多,肖盼也是一名實打實的學霸。一路在碧波大學讀完本碩博,成功應聘到華新科技,也是相當順風順水、生活安逸。

徐麗還表示,雖然這兩人在同一個項目,但他們各自主攻的方向還是有差異的,需要互相配合。實際上,這兩人配合的一直也不錯,關係融洽。

在這個開發的節骨眼上失去了緊密的合作夥伴,肖盼不僅撈不到任何好處。相反,共同研發的項目也會嚴重受阻,項目獎金等實際利益也將受到極大的影響。甚至連婚假婚期,都有可能被推遲。

於公於私,他都冇有殺害宋佳的理由。

顧新城仔細的看著昨晚同事們的記錄。的確,所有人的語言組織與內容表達,都冇有什麼異常或破綻。

大家都對宋佳的遇害,隻感到意外與茫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