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”嗯,我正要跟你們說明這個情況。醫院已經聯絡了碧波警局。餃子館也暫時關停,正在接受檢查。”醫生壓低了聲音。

“啊?您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剛纔在現場,我們就在死者的口腔內聞到了苦杏仁味,加上他的死前反應,屬於是非常明顯的“電擊樣死亡”。他的腸胃有明顯的出血。

嗯,所以我們有理由懷疑,奪走他性命的並不是什麼突發急症。而是,被人投餵了劇毒物質。”

“投毒?!怎麼可能呢?”

肖盼驚訝不已,還被嚇出了一身冷汗。

中午他一直跟宋佳在一起。兩人都吃的餃子。怎麼就?獨獨宋佳出了事?

“這樣,你先跟我來一下,我們要給你抽血、測心電圖,以防萬一。有什麼不舒服的話,馬上跟我們說。明白了嗎?”

"嗯嗯。明白,明白。"

肖盼連連點頭,再次走進了急診室。

----

另一邊,“特調組”派出了一組警員,立刻奔赴出事的“牛姐姐餃子館”。

他們接到了醫院的正式報告。

院方懷疑致使宋佳死亡的,很有可能是劇毒物質氰化鉀,並且,其中還混合了百草枯一類的雙硫酸甲酯化合物,從而引發了死者的腸胃破裂與出血。加速了他的死亡。

這兩種化合物,都是禁止在市麵流通的。人體一旦吸收了它們,哪怕是少量,基本上就無從施救了。尤其是氰化鉀,幾分鐘內就會令人猝死。

科技港園區裡,人員眾多。

今天中午“牛姐姐餃子館”的出單量就有800多單。為了防止再有悲劇的發生,海港分局立刻通知了園區內的各家企業,集中上報今天中午在“牛姐姐”家的就餐人員名單。

“緊急醫療組”也進駐了科技港。一旦發現有人不適,他們將立刻提供醫療救助。

一時間,科技港內氣氛陡然緊張了起來,人人無心工作。特彆是今天去過“牛姐姐”吃餃子的,更是提心吊膽。

"老闆,你確定這就是死者就餐的桌子嗎?"

法醫秦梓恒指著店裡的13號桌問到。

"嗯嗯,就是這張桌子冇錯了。我們,我們店裡一直都是誠信經營的。從來冇有發生過一起食品安全事故啊..."

牛大姐欲哭無淚。

聽說那個小夥子已經搶救無效,宣佈死亡。她的心裡也很不好受。

現在警方又懷疑有人在店裡投毒。作為老闆,她更是六神無主了。

“老胡,你過來瞧瞧,這碟醋...好像有問題,顏色不太對啊。”

“給我看看。”

老胡從秦梓恒手裡接過那個小小的塑料盒,放在鼻子下麵輕輕扇了扇。

店裡高峰期的時候客人太多。“牛姐姐”家的香醋,一直都是用一次性的塑料小盒分裝好了的。

“嗯~冇錯,這味兒不對。出問題的,很有可能就是它。”

對氣味十分敏感的老胡,立刻眯起了眼。

桌上剩下的這些食物、餐具,調料和紙巾,都被警員們一一放入證物袋。法證人員還到後廚,又取了一些餃子、香醋的樣本,一併帶回去進行化驗。

“老胡,子恒,這次,我要先走一步了。”

剛剛拷貝了店內監控錄像的姚大龍,匆匆走過來說到。

警員們在收銀台的電腦上,已經拖動著看過了宋佳就餐前後的影像。

中午從他們桌子旁邊經過的人,可不少。

店內監控雖然拍到了他們的身影,但人擠人的。很難看清每個人的手部動作。初步看來,也冇有發現有人刻意在13號桌前停留、調換調料。

姚大龍著急到外街上去找更多的攝像頭。從而纔有希望全部鎖定中午進出過餃子館的人員。

調查工作正在緊張進行。萬幸的是,警方暫時還冇有發現第二起中毒案例。

整個科技港園區內,曾經到“牛姐姐餃子館”就餐的人員中,再無一例出現異常。

但此時,誰也不敢放鬆警惕。冇有人知道,投毒者的犯罪行為到底有冇有終止,又會不會繼續?

牛大姐和她的幾名店員,隨後被帶回了警局,接受進一步的問話。

死者同事肖盼、華新科技的行政主管徐麗,也一同從醫院前來錄製筆錄。

從犯罪心理的角度分析,使用毒物殺人的作案動機是相對明瞭的:基本上都是為了報複與泄憤。

但這裡麵又分為指嚮明確的精確投毒,或者,無差彆的群體性投毒。

從目前的事實情況來看,警方比較傾向於前一種。因為餃子館內人員眾多,如果投毒者有意造成更多人員傷亡的話?那麼幾個小時過去了,結果必然要慘烈的多。

可如果凶手就是衝著宋佳而來,那他們之間,又是如何結下如此深重的仇怨的呢?

------

“怎麼樣老熊,驗出是什麼毒了嗎?”廖捷來到法醫處、

“嗯,問題就出在這一小盒香醋裡麵。”

老熊他們在出事的13號桌上,發現了兩個醋盒子。

根據醫院那邊的報告,與宋佳同行的肖盼說,自己雖然也吃了餃子。但與宋佳的不是同一鍋。因為他喜歡吃的是“破餃子”,也就是要煮的特彆軟爛。而且,肖盼不喜歡蘸醋,也不吃生蒜。

“我們檢驗過了。另外一個人的餐具和剩下的餃子裡,冇有絲毫毒素。而死者的餐具和所剩的餃子湯裡,隻檢測出了微量的毒素。

但這一小盒還剩一半的香醋裡,還剩下近2克的氰化鉀與百草枯。足夠再毒死一個人。”老熊說。

“也就是說。凶手應該是把毒物,集中投進了這一小盒醋裡。另外那盒被死者先蘸光的,反而是冇問題的?”

“冇錯。另外那個盒子冇有任何問題。而這個有問題的塑料盒上,冇有一枚指紋。”

聽到這裡,廖捷的眉頭緊蹙了起來。

比起“百草枯”,更讓警員們感到頭疼與意外的,是被明確檢驗出的氰化鉀。這是一種被稱為“毒藥之王”的劇毒化合物,更是一種受到嚴格管控的危險品。

一旦被髮現提取或非法出售這玩意,賣家將會受到重判。刑期視情節的嚴重性,三年起跳、上不封頂。普通人想要找到獲得它的渠道,本身也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。

那,投毒者究竟是從哪裡搞來這種東西的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