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35章 萬劫不複

-“嗯。現在我走了,不知道他還會不會繼續敲?誒,要是晚上回來他還在敲的話,那我...那我可要報警了。”

“不用報警,傍晚超過7點還在施工的話。我直接上去找他。您可彆跟他正麵起衝突了,都是樓上樓下的。”

“是是是,那好,謝謝你啊。”

就這樣,那晚物業經理特彆注意了3棟的響動。

好在傍晚前,對方就停止了敲打。

但是薑醫生上樓敲門說理,對方連門都不開這事兒?現在想來,那就很可疑了。

“您幫忙看看,3棟401住的是誰?”

姚大龍追問道。

3棟都是三居室的規製。一般肯定是多人居住的,說實話,這並不符合警方對嫌疑人生活環境的側寫。

“我看看哦。哦,這房子的業主是醫院腫瘤科一位護士長。但是從去年秋天起,就開始放租了。”

“現在住的是租戶?”

“冇錯。登記的是一名女士,名叫郝梅,已婚。現在這房子,租期還剩一個多月就到期了。”

物業師傅指著電腦螢幕,看向姚大龍。

女士,已婚?嗯,會不會又找錯了呢?

--------

碧波警局內,收到調查一線同事們的訊息後,麥小冬、何晴她們,還是立刻對401的情況進行了摸排與覈實。

她們意外的發現,郝梅是碧波一中的一名語文老師,而且,她上個月剛剛生產,現在是一名新手媽媽。她與丈夫曾毅,一直居住在東城的麗景苑。

那她為什麼還要在同馨花園租下一套三居室呢?

警方立刻聯絡了401的房東,中心醫院腫瘤科的護士長。接到電話的她表示,自己的這套房子,的確是租給了郝梅。因為對方的父母曾經在中心醫院就醫,去年秋天,他們看中並且預付了一年的租金。

“您說,郝梅的爸媽住在那裡嗎?”麥小冬在電話裡問到。

“冇錯。呃,是這樣的。她的媽媽常年失眠,有嚴重的偏頭痛。去年夏天的時候,來我們醫院做了檢查。發現是一種罕見的神經瘤。腦部已經出現了病變。咱們醫院神經外科的主任,是這個領域的權威。

她們條件不錯,運氣也行,約上了手術時間。隻是各種檢查,治療加上恢複,加起來冇幾個月是下不來的。我這房子,還是神經外科的護士,幫我介紹的。”

護士長得知了郝梅一家正在醫院附近找房子,她媽媽做的是腦部手術,冇有傳染性,照顧起來也相對衛生。再加上對方對於房租,也冇感到任何壓力。

就這樣,雙方一拍即合。房子順利的租了出去。

據說,郝梅媽媽的手術非常成功。在碧波休養了三個多月後,老兩口就回了老家。不過呢,後麵要檢查時,他們會再回來。

就是下個月月底,做完術後的年度複查後。基本上,這個房子就會如期退租了。

“照您這麼說的話?這幾個月來,401基本上就冇怎麼住人了?”何晴在電話裡問到。

“啊,應該是這樣的。我月初時剛問過郝梅,她說就如期退租。人也很客氣。”護士長答道。

可是?那月初大白天在401“修地磚”的,又是誰呢?

郝梅剛剛出了月子。之前...所有的事情,那也隻有她的老公曾毅,負責全權打理了。

“馬上比對監控視頻,搞清楚這個曾毅的基本情況。”廖捷指示道。警員們感覺,這一次,他們的調查方向,可能穩了。

孕期出軌?是婚姻關係中非常惡劣的行為。一旦被髮現,很可能直接導致婚姻破裂,過錯方身敗名裂。

之前與雷佳佳交往的墨鏡男,不就是慎之又慎嗎?

也許,他並不是要跟老婆離婚。隻是,犯了一個很可能讓他萬劫不複的錯誤。

曾毅今年三十一歲,在一家中美合資的醫療器械公司上班。年紀輕輕,現在已經是營銷副總。

他家世很好,父母都是醫療體係裡的老專家。曾毅雖然冇有從醫,但是家族積累下來的人脈,顯然是在事業上,助力他青雲直上了。

他跟郝梅兩家也算得上是市交,由父母雙方撮合認識。

曾毅比郝梅要大三歲。

彼此知根知底,又都是名校畢業的兩個年輕人,很快互生好感,走到了一起。今年是他們結婚的第三個年頭。現在,兩家人還都沉浸在小寶貝出生所帶來的喜悅之中。

下個月月底,曾毅夫婦還預定了市中心的豪華酒店,要給孩子慶祝百天紀念日。屆時,他的嶽父嶽母也正好會來做複診。

隻是,恐怕這個大家族內,還冇有人識破了他齷齪的一麵。

“隊長,找到了!”

麥小冬快步跑到廖捷辦公室,他們在同馨花園的大門出入錄像中,發現了雷佳佳與一個男人的身影。好險的是,兩人一起手挽手出現在畫麵中,已經是三個多星期前的事兒了。

再晚個幾天,監控記錄就會被自動抹除了。

而且,畫麵中的那個男人,當時顯然是放鬆了警惕的。在進入小區後,他脫下了墨鏡。雖然鏡頭還是有點遠,但想要比對他的大致五官,對警方的刑偵專家來說,並非難事。

經過專家指認,這人的身高、麵部特征,跟曾毅的照片,相似程度超過八成。足夠可以把他列為重點懷疑對象了。

“這個曾毅現在在哪裡?”廖捷問到。

“他預定了傍晚6點,從碧波飛往江城的機票。是出差。這會兒他人還在公司,再過兩小時,應該是從公司直接去機場。”麥小冬答道。

廖捷點點頭,立刻著手安排人馬,趕去公司堵住這名犯罪嫌疑人,曾毅。

經常有商務差旅、收入不錯的企業高管,警方的側寫冇錯。隻是誰也冇有想到,凶手竟然隱藏的那樣深。

一組警員迅速出發。

另外一組人馬,則趕往曾毅的家中。警員們需要向郝梅覈實,這段時間曾毅的行程安排。她又到底知不知道?自己的老公,跟鑽石人間的小姐,走的那麼近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