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33章 心中有鬼

-這之後,據說不甘心的陳翔還跑到會所門口蹲點,還跟雷佳佳的那個新相好動過一次手。

聽到這裡,姚大龍立刻發訊息出來,讓同事們馬上去找陳翔。

“這都是人家的事兒,這兩天你往富康小區跑,又是為什麼啊?”

大概問出了關鍵資訊後,老熊再次回到了警方最初對胡迪的問話。

他頂著風口也要去雷佳佳的住處,顯然是心中有鬼。

“行行行,我就跟您說了吧。我,我給她寄了個包裹,想要嚇唬嚇唬她,算算日子,就是這兩天到。這不聽說鑽石人間關了。雷佳佳...被人給...剁了嗎?我,我就怕你們看到包裹,會懷疑到我的頭上....”胡迪說。

“那你到底寄了什麼呀?”老熊不解。

“我在網上定了個整蠱的包裹。應該是個大紙箱,用的是“健身器材”的外包裝,實際上....泡沫下麵都是**蟑螂...還有,一個人頭。誒,當然是假人頭。就是塑料模特上卸下來的那種。”

“我去,真有你的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訂購與出售這種整蠱包裹,買家和賣家都已經涉嫌違法,而不僅僅是所謂的“惡作劇”了。

可以想見,如果雷佳佳還活著。她極有可能不得不將一個大包裹先帶回家,拆開包裝。那一刻,估計人家的魂都要被嚇掉。

快遞單上顯然不會留下寄件人的聯絡方式。但胡迪自己心裡清楚。商家就在碧波,自己又是通過電子支付的方式付的款,還提供了雷佳佳的地址與私人手機號。也就是之前她與陳翔私下的聯絡方式。

隻要警方發現了這個包裹,自己肯定會受到懷疑與牽連。公交集團畢竟是國企,那夜班司機的工作,大抵也會不保了。

就這樣,胡迪不得已,連續兩天趕往雷佳佳的小區,就想截停那個令人感到驚悚的快遞。

要是被警方發現了這個包裹,自己肯定會受到懷疑與牽連。公交集團畢竟是國企,自己當初也是好不容易進去的。

萬一被警方因為恐嚇,或者查到他之前去鑽石人間的行為,而告知其單位的話?那工作隻怕不保了。

就這樣,胡迪這兩天上午,就趕到了雷佳佳的小區。就想截停那個令人感到驚悚的快遞。

“熊警官....這個,我不會因為這個被判刑吧,你們能不能彆告訴我單位...”胡迪懇求道。

“哎呀,你可真是糊塗。這種餿主意是幫兄弟出氣嗎?簡直是害人害己啊...你先等著吧,待會研究怎麼處理你的事兒。”

“啊?真要處理啊...我,算不算是戴罪立功?”

“之前我同事到富康小區調查的時候,你怎麼不主動站出來提供線索呢?如果早點說,或者你知道可疑對象是誰,倒真是可以幫你掂量掂量、說說好話的。”

老熊惋惜的一歎氣。

雖不算是罪大惡極,但法不容情。胡迪還是得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。

“誒!那我說,我還有情況要反映。”

胡迪激動的嚷了起來。

“還有什麼情況,趕緊說。說晚了說不定就冇用了。”

姚大龍在一旁猛敲邊鼓。看來,這個胡迪還是留了一手。不過為了自保,他似乎已經權衡好了利弊,準備和盤托出了。

“上次跟陳翔一起喝酒時,他說過,曾經看到過一個男的來接雷佳佳。還是大白天的,他們兩個打車去了中心醫院附近的一個小區。

那片基本上都是住的醫生以其家屬。所以,我們懷疑,那男的有可能就是中心醫院的醫生。”胡迪努力的回想,激動的說到。

醫生?

警員們有些訝異。

醫生那麼忙,還能跟鑽石人間的小姐攪合到一起去嗎?三十歲上下還屬於年輕醫生。按理說,業務上和學習上,壓力都很大呀。

“嘖,怎麼會是醫生呢?”

觀察室中的顧新城不解的托起下頜。

雷佳佳被分屍的手法並不專業,但足夠細緻。要說這人他屬於...非外科、不拿手術刀的科室,也是有可能的。

但是再一想到那個“墨鏡男”接送雷佳佳的時間之頻繁,他的確更像是一個時間相對自由。經常差旅的企業高管。

"就這些了嗎?你這兄弟也確實是陷的有點深啊,還跟蹤彆人呢。"

"啊~我聽他說,前後給那女的,花了快二十萬。"

嗯?這就不太對了啊。

雷佳佳的銀行流水警方是一筆筆協查過了。說實話在鑽石人間的這快兩年時間裡,她賺了不少錢。但給家裡的、給自己置辦行頭的,包括獨自租住那套租金不菲的兩室一廳?

這女人的賬目上也冇攢下多少。

但既然她真的有私自出場?難道說,還有一些財物的缺失,是警方冇有查到的嗎?

就在這時,姚大龍的手機傳來一陣震動。

他起身快步走出審訊室,來電話的是東城分局的同事。

"喂?"

"師兄,半小時前,我們收到了胡迪的那個包裹。"

"哎呦,你們冇直接打開吧?"

"放心,收到你們的訊息後。我們直接把包裹帶回了分局,檢查過了,的確就是那些東西。剛纔跟廖捷隊長彙報後,準備進行銷燬。"

"那就好。看來這小子說的是實話啊。"

“嗯。我打電話過來是想說一聲。包裹上的地址寫的是錯的,但是聯絡電話的確是胡迪說的那一個。”

“哦?地址是錯的?不是收到包裹了嗎?”

“冇錯。收件人是雷佳佳,但地址是4棟的301。”

“4棟301。”

姚大龍眉頭一皺。在之前的走訪調查中,富康小區的4棟,他記得好像冇有獨居的業主或租戶的啊。地址寫的完全不是一個樓棟的話?那包裹很容易被送錯。

這到底是之前雷佳佳故意留著一手?

還是,另有隱情呢?

“好,回頭我們再去看看。”

----------------

胡迪的問話終於結束了。他怎麼處理還需要討論。

但他的好朋友陳翔,也已經被警方在麪館總店裡找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