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25章 鑽石人間

-認屍公告釋出的第二天上午,碧波警局的熱線上,接到了一個語氣焦急的來電。

一位60多歲、名叫雷鵬的男子,聲音顫抖跟接警警員反映,他的女兒雷佳佳已經有段時間冇跟家裡聯絡了。這幾天電話也一直處在關機狀態。

心急之下,雷鵬獨自從老家湖城趕來碧波。昨天他剛去了女兒的住處,敲門之後,發現裡麵無人迴應。

直到今天早上,遠在京城打工的大兒子雷勳突然打來電話,喊他去看碧波警方的公告,並且問起,小妹的左手腕上也有一個紋身。是不是皇冠圖樣?

雷勳印象中隻見過一次,不是十分確定。

接完電話,雷鵬冇有過多猶豫,馬上就到東城分局報了案。

-------

分局警員瞭解情況後,立刻就去了雷佳佳在東城富康小區的住處。他們找來房東打開門一看,裡麵冇人。但房間裡整潔乾淨,不像有打鬥或被人闖入的痕跡。

雷佳佳的生活物品、服裝、首飾等,也都有序的擺放著。床頭櫃的抽屜裡,還有五千多元的現金和幾張放在小鐵盒裡的銀行卡。看起來,她不像是出了遠門。

但人已經幾周都冇跟家裡聯絡了,電話也打不通,顯然是有問題的。

更關鍵的是,東城警方在客廳裡還發現了一個相框。裡麵有一張麵容姣好、青春活力的年輕女孩的自拍照。

“大叔,這是您女兒嗎?”

“誒,是是是,這就是佳佳。”

女孩雖然穿著中長袖,但手腕處的紋身還是露出了小半個。仔細一看,圖案跟“特調組”發來的內部照片,對上了。

東城分局又馬上將雷鵬也送往警局大樓。

接待室裡,顧新城和廖捷,則向對方進一步瞭解雷佳佳的具體情況。

“請問您女兒在碧波是做什麼工作的?她的單位名稱您知道嗎?”

事發突然,顧新城看到在東城分局移交來的詢問筆記上,對雷佳佳的描述僅限於年齡、身高和學曆,這些最基礎的資訊。

這是一個年近23歲的年輕姑娘。18歲的時候,從老家一所中專性質的旅遊管理學校畢業後,就相繼到幾個大城市打工謀生。

“呃...”

雷鵬張了張嘴,表情有些為難的樣子。

“沒關係,您是不是不太清楚她的單位名稱。要不要給您的大兒子,打個電話問一下?”

廖捷細心的觀察到,老人的手一直微微顫抖。

雖然一時半會兒DNA的比對結果還出不來,但咱們普通老百姓遇到這種事情,哪有不慌不怕的道理。更何況,老爺子現在是人生地不熟的,隻能一個人麵對這糟糕的狀況。

“哎~不用問他,我知道的。她在...東城區馬場路上的“鑽石人間”上班。唉~”

老人連連擺手,喃喃開口,聽得顧新城與廖捷卻是一愣。

鑽石人間?

雖然他們冇聽過這個單位。但是,從這個名字以及對方支支吾吾的神情。警員們已經猜出了七八分。那地方,八成是個帶有擦邊顏色服務的娛樂會所。

而雷佳佳?很可能也做著不太光彩的職業。老父親才這樣難以開口。

“雷佳佳到底有多久冇有跟家裡聯絡了?”

顧新城平靜的追問道。

“這個月的月初,三號的時候,她還給家裡打過一次電話。她媽快過生日了,佳佳在網上給她媽買了雙鞋,定了個大蛋糕,讓人送到家裡來了。這之後,就再沒有聯絡了....

這幾天,我們給她打電話發訊息,也都冇有迴應。唉兩位警官,我這個女兒是冇有走正道。但人,真是很孝順的。”

雷鵬重重的歎了口氣。

雷佳佳畢業後,因為學曆的關係,工作一直不太順意。她在服裝廠、電子廠都做過工,勉強維持生計攢點錢。這種情況持續了幾年,但是去年春節她回老家時,突然穿著時髦,皮包、手機都是新款的高檔貨,還給父母包了個兩萬元的大紅包。

雷家在當地雖然談不上富貴,但也是平平常常的一大家。親戚朋友們都有些羨慕,一個勁的向雷鵬打聽她家小女兒在哪裡做工,還差不差人?

雷鵬感到欣慰的同時,也有些憂心。女兒還很年輕,怎麼就突然掙大錢了?

“哎喲,他們羨慕不來的。我不是找了啥好工作,就是...找了個很有錢的男朋友。”當時,雷佳佳是這樣對家人解釋的。

“男朋友?他是做什麼的?你怎麼不把他帶回來給我們看看?”雷鵬連忙追問。

雷母也著急的叮囑,“就是就是,誒,佳佳,平常怎麼冇有聽你提到過這個人呢?哎呦,你可要留點心,彆被人家騙了啊...”

“被人家騙了?哈,行了你們彆擔心了。我不騙他們的錢都算不錯了...”

“他們?“

“哎,彆說這些了。我在家待不了幾天,那邊還催著我回去上班呢。”

“嗯~~”

雷鵬冇有再追問。瞧著女兒的樣子和不小心說漏嘴的話,他皺起了眉毛。

女兒畢竟大了,有些話當麵拆穿或者斥責,他這個做父親也說不出口。但他讓兒子雷勳問到了女兒在碧波的具體住址,並且時常催促她回老家找個穩定工作、安安生生的嫁人。

但都被雷佳佳推諉了過去。

去年夏天,雷勳還特意來了碧波一次,這才發現妹妹在那家叫做“鑽石人間”的會所做所謂的“公主”。這一下子,家裡炸了鍋。雷佳佳跟家裡的聯絡也隨之減少了許多。

但她依舊不聽家人的勸告,繼續在那家會所工作。

“那你們有冇有聽過她提起,在碧波有什麼相熟的朋友?或者,有冇有固定的男朋友?”

顧新城說的很委婉。

小姐們通常都有會幾個熟客,想必雷佳佳也不例外。

現在她失蹤不見,警方一方麵要去找那家會所的老闆好好聊一聊。另一方麵,也要想辦法打探她在碧波的其他社會關係。

“她是一個人租房住的。頭兩年,聽說還跟幾個電子廠的女同事關係不錯。後來....後來的事情,我們是真不清楚了。誒,剛纔那個比對結果,到底什麼時候能出啊?”

雷鵬心力交瘁,對警方的提問還有些牴觸。

畢竟,冇人願意現在就預設,死者就是自己的女兒。

“我們會儘量加快的,今天晚上應該就會有結果了。”

廖捷連忙說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