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22章 刀下亡魂

-“師傅,確實是一起分S案,手法誇張、恐怖!”

“屍塊真的有被烹製過?”

“嗯!不止烹煮,據說報案人一開始,還以為那是一堆醬牛肉。屍塊被剁成一坨坨肉塊,用大把的鹵料滷製過,還撒了大把的紅油。真不知道怎麼想的!”

碧波警局內,接到通知的“特調組”警員們陸續趕了回來。

法醫處的老胡他們已經在加緊化驗那兩包屍塊。

沈北北剛纔晃到一樓,打聽到了一些現場的情況。

滷製?

顧新城的眉頭緊皺了起來,這次的案子看來相當棘手。

“冇錯。哎呀,這麼變態的處理手法,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?誒,不知道是不是什麼恐怖電影、電視劇看多了。”

沈北北嘟囔著抱怨道。

卻隻見對麵坐著的顧新城,搖了搖頭。

“嗬,如果真的是看了影視劇就去模仿行凶,那咱們的調查工作反而應該能輕鬆一些。”

“啊?師傅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電視、小說裡,總喜歡把殺人分S寫的很簡單、拿把刀就能上手一樣。這也不奇怪,足夠變態才能吸引眼球嘛。可實際上,分S的難度有多大咱們不是不清楚?這個凶手,顯然是學了點“真本事”的。”

顧新城的語氣嚴肅而沉靜。

他說的冇錯。

分割與丟棄屍體,壓根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。

絕非人心一橫,一咬牙一拿刀,就能下手、辦到的。

就在上半年,碧波警方就碰上過一個案子。

在一起同事間因為爭執而過失殺人的案件中,為了逃避罪責,犯罪嫌疑人先後搞來一把砍刀、一把剔骨刀,想學著電視上演的、分割掉屍體。

但是才忙活了十分鐘,砍刀就卡在死者的肩膀裡,怎麼也拔不出來。

心急火燎加上驚慌恐懼,凶手直接把自己給整崩潰了。最後“半途而廢”,滿身是血的跑到警局來自首。

可以想見,實施分S與拋屍的難度究竟有多大。

這也就可以解釋,為什麼在現實中、命案發生後,絕大部分的犯罪嫌疑人都會立刻棄屍潛逃,或者是根據現場環境,采用縱火、溶屍、毀容等手段,就地整體破壞掉死者的遺體。

“誒,法醫處那邊有結果了,廖隊通知咱們馬上去會議室集合。”

“好,走吧。”

會議室裡,廖捷正組織著首次的案情碰頭會,“各位,大龍他們還在事發現場進行排查。大家都辛苦了,咱們先梳理已有的線索,等會兒進行明天的調查分工。”

“是!”

“老胡,你先給大家說說屍塊的分析情況吧。”

“行。”

老胡將現場拍攝的照片投射在了大螢幕上。

說實話,這次的現場,其實並不像往常那般血腥。

“現場發現大小屍塊共23件。經檢驗還原,它們都來自於同一名死者的左側軀乾與上肢。屍塊被高溫烹煮至少一小時,滷製的時間則還要更長。

我們通過PCR還原法,還是提取到了死者的DNA。但進一步的比對結果還需要時間。”

廖捷忙問。“死者是男是女?”

“通過觀察染色體,可以判斷出死者是一名女性。年齡這塊的檢測誤差,可能就比較大了,但區間應該在22至30歲之間,是一名成年的年輕女性。”

“死者...去世有多久了,這個還能查出來嗎?”

急性子的麥小冬惹不住舉手發問。

“嗯,目前我們隻能從這些屍塊的狀態、也就是....新鮮程度來推算。死者的死亡時間大約為兩週。

大家注意看一下,這裡,這是一塊關鍵部分,來自死者的左手腕。上麵有一個較為清晰的皇冠紋身。

另外,這四截手指也都來自於死者的左手手掌,冇有大拇指。

從各指節的長度和切口可以推斷,它們應該是凶手比著大拇指,微微傾斜後用一把長刀一刀切下的。”老胡解釋道。

“這麼說,凶手分S的工具是一把長刀咯?”

“嗯,是刀,但是不止一把。”

老胡又往後翻出了一張照片,上麵有大小、長短不同的四把刀。

”這是我們根據屍塊的切口找到的分S工具示意圖。大家可以參考一下,凶手采用了至少四種不同的刀具,先處理死者的遺體....呃,然後纔將它們水煮並滷製。”

法醫們的結論,顯然有所保留。

畢竟目前隻發現了這麼一部分的屍塊,就連死者長什麼樣子、致命傷是很什麼?都還無法判斷。

警員們的目光焦點,很自然的就集中在了那個皇冠紋身上。

“小冬,失蹤人口那邊查的怎麼樣了?”

廖捷問到。

既然有這麼明顯的一塊標識,如果有人近期報告過相應人員的失蹤?那麼警方就能夠縮小懷疑範圍,甚至直接鎖定受害者的身份。這將對案件的梳理與偵破,帶來重大推進。

可麥小冬果斷的搖了搖頭:

“剛纔我們已經一一調取過近三個月的失蹤人口檔案。其中隻有7例失蹤人員身上是有紋身的。但其中六例都是男性,圖樣也對不上。

另外一例是一個23歲的女孩兒,隻在脖子後部紋了一隻小貓,用來紀念她已經過世的寵物。

可死者的這個皇冠紋在手腕上,屬於平時就很容易露出的部分,不會被家屬忽視。但顯然,她還不在我們的失蹤人口檔案裡。”

“明白了。

有關屍塊的具體特征資訊,大家務必先保密。

明天早上開始,所有機動力量都補充去現場,擴大對案發地點周邊的巡查。

資訊科也要注意跟蹤這兩天的網絡資訊,看看在網絡上發表意見的民眾裡,有冇有人提出新的相關線索。”

協查通知也被迅速發往環衛公司與垃圾處理中心。

廖捷的這一係列安排,符合分S案的一般偵辦原則,以及罪犯們的普遍行為規律。

這類案件具有非常明顯的“自保動機”。

罪犯毀壞死者的遺體,除了異常強烈的複仇心態之外,更多是因為凶手與被害人之間,彼此熟悉或者有所關聯。

為了掩蓋罪行,他們不得不想儘辦法處理屍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