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20章 翻垃圾

-濱海城市的夏天,一到晚上就尤其潮濕、悶熱。

街坊四鄰吃完晚飯後,總喜歡出來遛遛彎、吹吹風。

位於碧波市海港區的華陽裡小區外街上,宵夜的食客們三五成群的坐在燒烤店外麵,大口吃肉剝蝦,時不時還傳來朗朗的笑聲。

旁邊還有一些售賣冰凍酸梅湯、紅糖冰粉的小商販,時不時叫賣兩句。

“喲謔~文龍,帶你家小美出來遛彎啊~”

一位老大哥,手裡還拎著剛打包好的麻辣小龍蝦和涼麪,對迎麵走來的小年輕招呼道。

“是啊,這小傢夥,一天得出兩趟門。彆看咱們身板小,吃得多拉的也多呢。”對方指了指漂亮的小白狗。

“哈哈哈~哎呦對了,剛纔啊,我路過後巷又瞧見你家老爺子在搗鼓那些紙箱了。你趕緊瞧瞧去。現在不比以前,天兒也熱~讓老爺子玩一會兒就早點回去歇著哈。”

“是嗎?我家那老爺子啊,還真是個成天閒不住的主兒。那王哥,我先去找我爺爺了哈,多謝了您。”

“不謝不謝,快去吧。”

這小年輕名叫文龍,二十啷噹歲,現在在一家電器城做銷售。他爺爺叫文寅,這是又去翻垃圾堆了。

街坊們開玩笑,說老頭兒是自己找樂子。

實際上呢,這文老頭煞是可憐。早年前他在老家做過好多年的土郎中,後來來到碧波討生活,鄉野村醫那套是行不通了。跟著老鄉一起輾轉做起了白事一條龍的生意。

文老頭不怕死人,又有早年的一手郎中的經驗,會給人整理儀容。就連車禍中身亡,被壓的稀碎的遺體,也能被他縫合個七七八八,收拾收拾到能看、能辦喪禮的程度。

誒,十來年的功夫,文老頭在殯葬這個行當裡倒是做出了名頭。可以說,是市裡數一數二的殯葬師。

可惜的是,兩年前開始,老爺子慢慢的認不得人了。出門就忘事,有兩回還在路上找不到家,警局直接打電話來找家屬。

經過一係列檢查和診斷後,文家人才知道,老爺子這是輕度的認知障礙。有可能會進一步發展成癡呆。

現在,文老頭整體情況還算可以,一直在吃藥控製。隻是,不能再繼續工作、又閒不下來的他,發展出了一個新愛好:翻垃圾。

家裡人也解釋不清楚他為啥會有這種癖好,誒,有可能,跟他長期從事殯葬業有關。按文龍他媽的說法:老爺子喜歡死東西的味道...

“小美,走,咱們找爺爺去!”

“汪汪”

文龍牽著他的博美犬,就往後巷走去。

遠遠的,就看見文老頭不知從哪裡找來一個小馬紮,正認認真真的在地上擺弄著什麼。

“老文!爺爺,您在這兒乾嘛呢?”

一人一狗快步靠近。

這條後巷有一排垃圾桶。都是半人來高。是街道城管專門放置的一片廚餘垃圾收集點。

因為前街就是一排燒烤、小吃店,每天營業到夜裡兩三點。

等到前街的這些店子都關門打烊,環衛工就會開車前來清理。

“嘿嘿....手藝冇丟…冇丟啊。”

後巷裡燈光昏暗。

文龍隻聽到文老爺子嘴裡絮絮叨叨的說著什麼手藝,時不時還噗嗤笑兩聲。

連忙又加快了腳步。

“老文,彆撿了,快跟我回去吧!哎喲,這...這都是什麼啊?”

“人,人...這是人呐~”

文老頭指著麵前一堆沾滿紅油的醬牛肉,咧嘴一笑。

“哎呦,我的親爺爺,您行行好。您撿幾個紙箱子過過癮得了,跑這兒翻人家剩飯剩菜這是乾嘛啊?回去看我媽又得說您了。”

文龍撇著嘴,無語的很。

老爺子也是會翻,竟然翻出了...誒,這怕是有十幾斤醬牛肉了。

“誒,老爺子,您剛纔冇往自個兒嘴裡塞吧。這可不能吃啊!”

“不能吃,我知道!這是人肉啊~”

“得了得了,明天我帶您上醫院再看看去。這黑燈瞎火怪嚇人的,咱們趕緊回吧?”

說著,文龍就想扶他爺爺起來。

剛纔還待在一旁的“小美”,卻突然嗷嗷叫了起來。聲音尖利。

博美這種小型犬,狗小膽兒也小。遇到危險,叫的那是一個激烈。

但這種虛張聲勢,往往隻是為了掩飾它們內心的恐懼。

“怎麼回事啊?你們乾嘛的啊?”

一家商戶的後門突然被推開,走出來一個胖胖的老嫂子。

文龍定眼一看,發現對方是“肥姐蝦莊”的老闆,小區這一片有名的“肥肥姐”。

“哦,不好意思啊。老人他....這裡有點兒...我這就帶他回家。”

“誒,這怎麼扒了一地的垃圾...哎,這你們可得給我收拾了。還有這狗,能不能讓她彆叫喚了。”看著地上被翻出來的垃圾,肥肥姐有些生氣。

“行行行,麻煩您,給我一雙一次性手套吧。我來收拾。待會兒您再幫我牽會兒狗。”

“嗯,行吧~”

文龍認命的接過肥肥姐遞過來的手套和垃圾袋,轉身就準備去撿那些牛肉。

“這是人...人呐,不能往這裡裝。去,找一個木頭箱子。”

瞧見孫子齜牙咧嘴的把肉塊往黑色垃圾袋裡撿,文老頭還要來阻攔。

“爺爺,求求您了,少說兩句吧。可彆把人家嚇著。”

“等會兒!”

倚在門邊、牽著狗兒的“肥肥姐”突然大喝一聲。

兩隻大眼睛直溜溜的盯著文龍手裡的肉塊,儘管光線不好,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。文龍卻清楚的聽到對方重重的吸了一口氣。

“快把東西放下!”

女人的聲音中有驚恐。

“咋了大姐?”

“誒~我咋覺得,你等會兒啊。”

肥肥姐哆嗦著從圍裙裡掏出手機,點亮了手電,照向文龍手中拿的那塊醬牛肉。

“媽耶~快扔掉!快扔掉。”

文龍這還不嚇得一哆嗦,手裡的肉就掉在了地上。

“到底咋的了...您可彆嚇我。”

“你爺爺,說得對!這是人,是人啊!”

警笛聲四起。

接到報案的“特調組”立刻派出警員抵達現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