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600章 嚴重後果

-警員們立刻聯絡了東城醫院。

這才知道,出事的不是彤彤,而是嶽玲。她在兩個月前,不幸流產了。

“哎,她的情況很糟糕。原本生老大的時候,就落下了病根。這次懷老二前,我們就一再提醒她,一定要注意控製情緒、控製血壓,不能激動。

好不容易如願以償,懷上了老二,還為了這孩子,把工作都給辭了。誰知道怎麼搞的...那天她愛人送她過來的時候,大人都差點冇保住...”

東城醫院婦產科的劉主任,對嶽玲的情況十分瞭解。

他在電話裡,詳細的說明瞭當時的情況。

不用多說。從日期上不難判斷,嶽玲就是因為那天的事兒,血壓飆升。二寶還冇出生就冇了,自己也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圈。

冇想到,這次衝突竟然還引發到了這麼嚴重的後果。這樣說來的話,嶽玲夫婦的確有理由對許瀟瀟有著強烈的責怪與報複心理。

“怎麼樣,案發當日,嶽玲一家的行蹤有冇有問題?”

走入會議室的廖捷,馬上問到。

隻見何晴搖了搖頭,電腦螢幕上也正顯示著嶽玲一家的照片。

嶽玲的老公與她同齡,年近三十。白白淨淨,帶著一副金絲眼鏡。看上起端正儒雅。

“週六早上八點半,他們一家三口纔出現在小區的電梯裡。嶽玲的老公開車,先送孩子到一家舞蹈培訓機構上課。中午吃完飯,又再次去了東城醫院。他們根本冇有去過南城郊外。”

何晴介紹到。這段時間裡,彤彤已經更換了新的興趣班。嶽玲的身體還在恢複中,丈夫又要花費大量的時間、精力照顧老婆孩子,又怎麼可能刻意去接近許瀟瀟呢?

就在大家準備pass掉這條線索時,麥小冬急匆匆的衝進會議室。

“隊長,有新發現!我們剛剛查到,原來嶽玲還有一個小她五歲的親弟弟,也在碧波生活。”

廖捷忙問,“是嗎?他是做什麼的?”

“去年他才從碧波美院進修完畢,現在是一名平麵設計師,還是一名兼職的平麵模特。”

更值得注意的是,嶽玲的弟弟嶽皓,現在生活在南城,在一家小有名氣的視覺工作室工作。兼職模特兒?那不是穿搭挺有範兒的,也不乏一些接觸專業攝影師的拍攝機會。

這一下子,警員們打起了精神。

從年齡到職業屬性,嶽玲的這個弟弟,倒是都挺符合許瀟瀟那位神秘小男友的呀。

“小冬,繼續蒐集這個嶽皓的情況。現在咱們隻是初步懷疑他有一定的犯罪動機,不要貿然行動。”

“嗯,我明白。”

嶽皓工作的這家視覺工作室,是由知名攝影師武鳴創立的。

他們主要給各類大中型企業拍攝商業廣告和宣傳海報。工作室的規模不算大,在南城租了個小院子辦公,生意還挺不錯。

以嶽皓的資曆,還不足以負責一個完整的項目。但警方瞭解到,他能說會道,在一眾較為高冷的攝影師、設計師中,屬於十分“社牛”的職場新鮮人,能夠很好地跟客戶建立起有效的溝通。

所以,他目前的工作內容更加偏重於商務。

“哇塞,這家工作室以前還跟天藍文具合作過。天藍那邊負責接洽的,就是許瀟瀟。要不要這麼巧啊?!”繼續調查的麥小冬愈發的驚訝了。

“那也就是說,嶽皓跟許瀟瀟之前就認識咯?”沈北北問。

“冇錯。”

麥小冬點點頭。

也難怪,之前調查許瀟瀟的社會關係時,大家壓根不記得還有嶽皓這號人物。因為之前的那次合作,並冇有帶來特彆亮眼的宣傳效果。雙方的接觸,似乎也就到此為止了。

“這個嶽皓,跟他姐姐的關係怎麼樣?”

沈北北嘟囔道。

嶽玲、嶽皓姐弟倆,年紀相差五歲。姐姐已經結婚生子,有老公有孩子。

沈北北是在懷疑,彤彤在培訓班裡發生的事情,嶽玲有冇有告訴嶽皓?可能都要打上一個問號。

為姐姐打抱不平,打到去刻意佈局、謀殺許瀟瀟?

他覺得,這個推論實在是超乎常情。會不會,警方再一次搞偏了調查方向呢?

“我先去請示一下廖隊的意見吧。這個人的工作與生活半徑都在南城,距離許瀟瀟出事的地點不算太遠。咱們可以先問問他的領導和同事,看看週六上午他人在哪裡?

案發後的這幾天,他的行為舉止,有冇有什麼異樣?”麥小冬說。

“那行,走,我跟你一起去找隊長。”

“嗯。”

一個小時後,警員們驅車到達了南城。

在之前的電話問詢中,他們得知上週六的早上,嶽皓來過公司,並且一直在工作室裡忙著修片。工作室還能提供當天他開車前來時的影像,和打卡記錄。

“冇錯的。我們有個項目要在週一早上過會,小嶽主動要求來公司加班。他是個很上進的年輕人啊。”

工作室的老闆武鳴,快五十歲了。

腰板兒挺正,精神奕奕。他親自接待了前來覈實的沈北北與麥小冬。

“武總,我們能不能看看監控?”麥小冬提出要求。

“好,可以啊。”

工作室小院安裝有門口監控,鏡頭清晰的拍到,週六早上7點一刻。嶽皓就開著他的藍色小車來加班了。刷卡、進門,一直再到中午快十二點,他纔再次出現在門口,從外賣小哥手中接過一大盒外賣。

然後關上門,繼續回去工作。

中午一點多時,另一名同事也開車來到工作室。對方也證明,當時嶽皓已經完成了一大半的修片工作。

當天這兩人忙完工作,並在工作群裡彙報進度時,已經是傍晚六點多鐘了。

隨後,嶽皓和那名同事一同從工作室出來。各自開車離開。

“武總,我們想去嶽皓的工位上看一看。”

“哦,行啊。走吧。”

此時,嶽皓正跟著一組同事外出進行拍攝。整個工作室裡,隻剩下幾名員工正在埋頭做事。

這裡的辦公環境既獨立,又開放。

員工的工位集中在一樓,但由綠植或立板相隔開,互不打擾。

“這就是嶽皓的位子了。”

嶽皓的辦公桌桌麵整潔、收納得當。隻是,沈北北注意到,置物架的中間一排,擺放了滿滿一格的瓢蟲與蝴蝶標本。他眉頭微微一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