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八月流火,碧波市轉眼就進入了夏末。市郊的一處休閒農莊裡,傳來陣陣歡笑聲。

這天是週末。一大早,顧新城就樂滋滋的開著車出了城。頭一天,早已在碧波定居的表姐打來電話,說要跟小侄女一起,給初來此地的他接風洗塵。

剛剛處理完彆墅縱火案,顧新城緊繃的神經也著實放鬆了下來。他興致勃勃的前去赴約。車剛拐進農莊小道,就看到一個長腿美女站在農莊門口,頻頻朝他招手,清脆的聲音直穿耳膜:

“小舅舅!誒這邊這邊,車就停在側門口。”

謔,這不是小侄女陳星星嗎?

這丫頭可不得了,小時候是出了名兒的愛哭包,大家都得哄著寵著。冇想到女大十八變,如今不僅出落的美麗動人,還特彆能說會道。前年她纔剛從碧波大學畢業,就考入市電視台的新聞頻道,專跑法治新聞。頻頻出現在許多重大事件的第一現場。

現在,陳星星可算得上是頻道的台柱子了。顧新城也老能在電視裡看到她。

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躲開點兒,這路窄的很,不怕我撞到你啊。“顧新城一邊挪車,一邊開玩笑的說道。

”切~那可好,咱兩一起上新聞!”

顧新城懶得跟她貧,停好車後就直接問到:“你媽呢?”

陳星星答道:“她在裡麵烤肉呢,就等你了。”

“行,那咱們趕緊走吧。”

陳星星推著顧新城往裡走,一路上,喜悅之情不自覺的在臉上盪漾開來。

“怎麼著,看到我就這麼高興啊?”顧新城疑惑的看著她的笑臉,問道。

“高興呀,特彆高興!至於什麼原因,一會兒你就明白了。”陳星星俏皮的回答。

噢?這話說的顧新城心裡來了興趣。這丫頭到底賣什麼關子呢?

走到屋後,就見胖胖的大表姐和另外一箇中年婦女,正在燒烤爐前汗如雨下。她們一邊扇著炭火,一邊高聲討論著。

時不時的哈哈笑成一團,氣氛融洽。

噢?這話說的顧新城心裡來了興趣。這丫頭到底賣什麼關子呢?

走到屋後,就見胖胖的大表姐和另外一箇中年婦女,正在燒烤爐前汗如雨下。她們一邊扇著炭火,一邊高聲討論著。

時不時的哈哈笑成一團,氣氛融洽。

怎麼還多了一個人呢?

顧新城心中略有驚訝。大表姐的老公早年病逝,她也冇有再嫁,一個人把陳星星拉扯大。這次明說了是要給他接風的,怎麼突然帶了個外人?陳星星忙在一旁解釋說:

”那是我媽好姐妹,牛阿姨。她女兒是我高中同學,已經嫁到美國去了。牛阿姨冇事就跟我媽一起逛街吃飯,比我還要親呢。“

原來如此。

顧新城再走近一點,就聽清了她們的交談內容,也搞清楚了陳星星大老遠的就在農莊門口等他的原因。敢情這對姐妹花,是在談論各自的子女呢。

而他家的大表姐,此刻明顯正處於下風。

牛阿姨表情誇張的炫耀道:“哎呦,你說我家這個洋女婿,是不是特彆好?讓你家星星也抓緊一點。乘年輕漂亮的時候,機會多,等再過幾年,可就難說了。”

大表姐擺了擺手,說:”嗨!你彆提了。我家那個就是個木頭腦袋,我是天天跟她說的,但她也得聽得進去才行啊?!不像你們家子初,從小就聽話、人也長得乖。現在多好啊,書也讀了、也出了國、婚也結了、連孩子都有了。哎,我都不知道猴年馬月,才能追上你家的進度呢。“

”哈哈哈,但你也彆著急,這種事情也是急不得的。”牛阿姨笑得前仰後合的,說:“我家小初當時去美國留學的時候,我們都很反對的。她冇你家星星有本事,性格也不像星星那麼潑辣,我們怕她出去會受欺負了的。誒,總算是她運氣好,上學的時候就碰到了這個魯克夏。”

“是呀是呀,還是小初有福氣。就是,你們母女現在隔山隔海的,難得見上一麵了。”大表姐有些不服氣,話裡有話。

牛阿姨立刻反駁道:“哎喲,那還不是因為我坐不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啊。不過我跟你說,就這個週末,小初就要帶著洋女婿回來了。誒,到時候約你出來喝茶啊。”

“誒,好的呀,好的呀。”大表姐無奈的接話。

雖然冇見到麵,顧新城都能想象出大表姐現在那副酸得要死、還得拚命附和的樣子。陳星星躲在他的身後,吹鬍子瞪眼的,恨不得上去堵上牛阿姨的嘴。

不過呢,她們說的這個賀小初,可是她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、關係好的很。

三年前,賀小初本科畢業,因為專業冷門不好找工作。幾經輾轉才申請到美國讀研,當時大家可是擔心的很。誰知道,她在去銀行實習的時候,遇到了現在的老公,在投資公司工作的美國人魯克夏。一畢業就結了婚。一下子實現了彎道超車,成為了她們這波同學裡最早解決人生大事的人。

婚後一年,他們又有了一個可愛的混血寶寶,更是錦上添花了。

陳星星是真的為好朋友感到高興。隻是她冇想到,彆人的幸福有時候也會“傷及無辜”。你看著吧,今天的農家樂結束後,老媽又要將催婚一事提上日程了。

“表姐,我來幫你啊。”

顧新城硬著頭皮,在大表姐幽怨的眼神中,加入了燒烤的隊伍。

“啊呀,你怎麼纔來啊。來來來,這個給你烤。”

顧新城的出現,終於將略顯尷尬的氣氛救了回來。大家從早上玩到黃昏日落,主客儘歡。

夜幕降臨前,一行人才從農莊出來。顧新城開車,先把牛阿姨送回了家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表姐跟牛阿姨又在門口寒暄了幾句,才重新回到車上。

她人一上來,車上的溫度瞬間就下降了5度。陳星星識相的捂上耳朵,眼神開始瞟向車外。

“哎呦氣死我了!不就是找了個洋女婿嗎?我看她都要飛到天上去了。”果不其然,大表姐一上車就開始抱怨起來。

陳星星勸她說:“媽,你小點聲兒,牛阿姨還冇走遠呢。彆給人家聽到了,說你是個兩麵派!”

大表姐氣的隻打她:“哎呦你真是要氣死我呀!”

眼看狀況不對,顧新城連忙打圓場:

“大表姐,你生什麼氣啊?我們星星這麼漂亮、能乾,一定能找個更好的。對吧星星,好菜不怕晚啊!”

“再晚,再好的菜都涼了!誒,彆光說她了,還有你,在國外待了三年,也冇見你帶個洋媳婦回來。你們這一個兩個的,成天就撲在工作上。工作能給你生孩子養老嗎?哼,看著就來氣!”

眼看著女兒的同學們一個個都有了好歸宿。特彆是牛阿姨,跟她關係這麼好,經常在她麵前炫耀一下,大表姐的心裡當然是不舒服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