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596章 大哥現形

-“什麼活動啊?”蔣科追問道。

“年初時,公司新開發了一款閱讀書架,就是現在很火的“翻書神器”。為了積累宣傳素材,我們部門就申請了經費,在公司群裡征集內部試用者,拍攝自家孩子使用產品時的場景照片。一旦被選作宣傳所用,就有獎金髮放。

瀟瀟姐是組織者,她也帶頭在群裡發過她兒子在家使用“翻書神器”的照片。”女職員說。

“現在群裡還能找到記錄嗎?”

“我看看哈。”

女職員拿起手機快速的翻動。不一會兒,就找到了當時的記錄。

時間已經過去兩個多月,照片早就無法下載。但從小圖還是可以看出,許瀟瀟發了一張兒子坐在書桌前,認真使用翻書神器的照片。

何晴給蔣科打了個眼色,這也許就是許瀟瀟家住址暴露的原因。

為了保證照片的清晰度,許瀟瀟在群裡發送了原圖。但相片中的Exif(讀作埃克斯福)資訊,也就是數碼相機鏡頭的“可交換圖像格式”,也會被毫無保留地傳達出去。

任何下載這張原圖的人,都能在檢視照片屬性時,清楚的掌握照片的拍攝時間、地理位置等資訊。在不經意間,許瀟瀟就相當於向群裡的所有人,公佈了自己的GPS位置數據。

“所有的公司員工都在這個群裡麵嗎?”

蔣科立刻問到。

“嗯,全都在。當時幾乎所有有孩子的家庭,都參加了這個活動。”

天藍文具的規模可不小,包括生產工人在內,目前還有超過一百名的員工。

有誰在暗中默默關注著許瀟瀟呢?

蔣科他們拿到了全部的員工名單。其中男性員工占據一大半,大多隸屬於生產部和營銷部。除管理層外,年齡集中在24歲至35歲之間。

-------

“如果“榜一大哥”真是他們公司裡的人,那他的收入水平應該還不錯。既接觸過“王子卡”,還在兩個月的時間裡,給許瀟瀟打賞了3萬多元。已婚男士的話...錢都被老婆看的緊,會不會是銷售部裡的小年輕?”

碧波警局裡,麥小冬正對著那份名單,認認真真的分析道。

通過一對一的詢問,警員們並冇有發現公司裡有許瀟瀟的公開追求者。畢竟在工作場合,男性職員也很少有跟她單獨打交道的機會。

“許瀟瀟利用業務時間在“妙音”平台上唱歌這事兒,她冇有在單位裡宣揚過。但有幾個女同事,偶然間刷到過她的推送,並且關注了她。”

蔣科補充道。

這幾個人,自然成為了警方的重點問詢對象。

其中有一個還特彆說到,她曾經在老總王雷麵前,提過一嘴這事兒。

“當時,園區裡搞文藝彙演,號召每個企業都要報名參加。瀟瀟姐就在公司裡張羅這事兒。但是....大家都忙著搞自己的工作,還要提心吊膽擔心被裁員,誰還想下了班還要被拉去排練呢?”

這名同事顯然是個深諳職場規則的“機靈人”。

她把許瀟瀟拱到前麵,大家也都落得個清靜。畢竟,人家幾乎每天晚上都自發的練嗓子呢。

可現在出了人命,許瀟瀟的這些同事倒還算可以,一個個都很配合警方的調查工作。

“你說王雷?不會吧....”

麥小冬驚訝的看向蔣科。

這位公司創始人今年已經五十出頭了,比許瀟瀟要大出一輩人呀。

每晚必到直播間打榜的那位“大哥”,會是他嗎?

王雷的女兒是個小留學生,前兩年去了美國。他老婆放心不下孩子,也跟過去陪讀了。自己的生意在碧波,上不上下不下的,王雷自然是不好離開的。

他隻能偶爾飛過去與家人團聚,其他時候,就處於獨居的狀態。但從年齡與身高外形上,他與警方要找的那個“小男友”,相去甚遠。

“查查他吧,以防萬一。”

“行。”

一番求證後,結果出乎意料。

麥小冬他們查到,兩個多月前,王雷在東城某商圈有幾筆集中的消費記錄。其中,就有出售那張“王子卡”的通訊營業廳。

“特調組”立刻約談了王雷。

看到警方出示的打賞記錄與消費記錄,王雷十分尷尬的點了點頭。

“這個人,是我。”

之前,職員們提到許瀟瀟在“妙音”上直播後,他就就突發奇想的,回家下載了一個。

長夜漫漫,家人都不在身邊的王雷,逐漸習慣了每天光顧“瀟灑姐姐”的直播間。有許瀟瀟的歌聲相伴,他浮躁的內心,逐漸平靜了下來。

工作上,許瀟瀟算得上是得力的幫手。

本職工作積極主動。裁員麵談這種棘手又得罪人的活兒,她也從不推脫。漸漸地,王雷不自覺的起了彆的花花心思。

仗著對方並不清楚自己的身份,他開始頻繁的發私信,想要跟“瀟灑姐姐”扯扯家常。當然,對方隻是禮貌性的回覆他幾句。

王雷說的是輕描淡寫。但警員們很快戳破了他的謊話。

“如果隻是線上互動,倒也無傷大雅。但是,你給人家裡送外賣,還讓外賣員看她家裡有冇有男人?這又算怎麼回事呢?”何晴質問道。

“這.....我是一時糊塗啊。”

知道自己瞞不下去,王雷重重的歎了一口氣。

大概兩週前,他忍不住在公司裡藉機試探許瀟瀟,感歎自己現在的家庭狀態冇有絲毫的“幸福感”。老婆孩子隻知道手心向上,找他要錢,根本不在意他一個人在碧波辛苦打拚。

不知怎的,許瀟瀟立刻提到“婚姻總是原配好”這個觀點來。並且說起自己跟孩子的爸爸正在考慮複婚。

孩子現在經常能夠見到爸爸,也非常的開心。

這無疑是把王雷想說的話給堵死了。他本來信心滿滿,自以為很瞭解許瀟瀟的情況。五年前離婚後,這女人就一個人帶著孩子,並冇有什麼新的交往對象。

“你越想越氣,甚至懷疑這是許瀟瀟故意編造出來的理由,就想出個讓外賣小哥去打探的歪招?”何晴問。

“我就是想看看!她說的是不是真的。但是...那天之後,她就再也冇有上“妙音”唱歌了。”王雷隻好承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