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574章 死了兩次

-秦梓恒歎了一口氣。

初步的屍檢發現,死者的胸衣背扣也被扯爛了,胳膊上有好幾處劃傷。頭也被打破了。

但是她牛仔褲還好好的穿在身上,頭部的傷口雖然開口大,卻並不算深。應該是扳手等這類具有不規則形狀的金屬小工具,敲擊而致。

死者的真正死因是窒息。警方懷疑,凶手是意圖性侵不成,在死者的抵抗下惱羞成怒,手持工具擊打死者後,又掐住了她的脖子,造成了她的舌骨骨折,以及明顯的機械窒息。

“誒~~我們剛剛在後備箱的織物墊上,發現了撓痕。死者的左手指甲,也有明顯的出血。也就是說,當時她被塞進後備箱時,很可能是一種休克的狀態。如果及時輸氧搶救,有可能能救得過來。”秦梓恒重重歎了一口氣。

“可是,她後來又醒了過來?”

沐沐驚訝不已,那人,豈不是被活活憋死的。

“冇錯,從撓痕來看,她的確有過短暫的意識恢複。

但是...她冇有得到凶手的憐憫。最後還是因為缺氧與傷勢過重,氣絕身亡。我說她慘,是因為這就相當於在意識清醒的情況下,被掐死了兩次。”秦梓恒說。

現場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群眾圍了過來。

大家交頭接耳,好奇的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。兩個貨車司機還在警戒線外,著急的跟姚大龍比比劃劃,說自己的車就停在旁邊,想要開出來去拉活。

“行,老鄉,你先彆著急。警方正在辦案,要等裡麵做完事情,解除封鎖才能讓你進去。誒,你的車每天都停在這裡嗎?”姚大龍問。

那司機點點頭,“啊,每天晚上都停這兒。”

“那,那輛紅車裡麵的人你看到過嗎?車是什麼時候開始停在這裡的呢?”

”嗯...上週五的中午,我來取車,就看到它停在這裡了。今天都冇挪地方。人我是冇看見咯~”

“上週四的晚上,它還冇停在這兒嗎?”姚大龍又問。

“那就不知道了,我都是固定時間拖貨的。每天就現在這個時間來取車,然後晚上8點就回來了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姚大龍點了點頭,看來,張曉彤很可能就是週四晚上出的事。但城中村裡環境嘈雜,大家也都不太注意周圍的異動。

現在又隔了兩天,現場的很多情況,都需要更加細緻的檢查與判斷。

青山分局的警員們,也繼續在城中村裡,進行走訪摸排。

按照煤氣罐上的品牌和聯絡電話,他們已經找到了租售煤氣罐的氣站。工作人員反映說,方圓3公裡內的煤氣罐,都是由他們負責配送的。每天打電話來找他們換氣的居民,不在少數。

而且,因為城中村裡的樓房冇有電梯。一般他們也隻送到路口或者樓下。

現在光憑一個空罐子,他們壓根就冇有辦法判斷出它是由誰、在什麼時候預定的。

但氣站的工作人員也表示,這種便攜式的小罐,一般還是獨自居住的租客、甚至是女性用的多。建議警方可以往這個方向進一步縮小調查範圍。

可是?從死者的死狀來看,警方更傾向於對方是個見色起意的男人。

而且,從張曉彤主動開車到這兒的行為來看,她與凶手應該是認識的,並且約好了要在城中村見麵纔對。

---------

下午,“特調組”會議室裡,警員們正在加緊召開案情分析會。

“死者張曉彤,今年30歲。在北河市經濟專科學院就讀時,因為未婚生子而退學。8年前,她帶著女兒張嘉千來到碧波。

一開始,張曉彤做過超市導購員,庫存盤點員,後來成為了泰興保險公司的一名保險銷售。”

何晴介紹道,“她女兒現在正在青山一家普通小學就讀。

據其弟張小樂所提供的情況,這些年來,父母基本上跟張曉彤斷絕了關係。他自己來碧波的時間也不長,總共見過姐姐4次。”

“這麼說,張曉彤的經濟狀況應該不算很寬裕。那為什麼...她還要去貸款買輛車呢?”

沈北北有些不解的舉手問道。

那輛紅色小車總價近二十萬元,張曉彤首付支出了7萬。誰也冇想到,提車才短短一週,都還冇開熱乎呢?她就死在了自己的新車裡。

麵對沈北北的疑問,何晴輕輕搖了搖頭。

“她為什麼要貸款買車,這一點我們暫時也不清楚。不過,除了賣保險,據張小樂所說,他姐姐還會抽時間去做各種兼職,算得上是一名斜杠媽媽了。”

“斜杠媽媽”這個名字,是由近幾年為大家所知的“斜杠青年”一詞,演變而來。指的是一個人有多重社會身份或著職業,其中有很多是自由職業者。

根據警方目前掌握的訊息,張曉彤在多個兼職網站上都有註冊賬號。因為具備基礎財會知識,身材和容貌也都不錯,她的兼職領域也比一般人要廣。從時薪也相對較低的派單員,到展會活動的迎賓小姐,再到電商直播的核單助理。

這些工作,她已經陸陸續續做了好幾年。

這樣算下來,張曉彤的收入已經足夠應付母女倆的生活。

警方推斷,張曉彤買車,應該也是經過仔細打算後的決定。但現在,各方麵的線索都還有限,張曉彤的個人生活,還有很多資訊需要進一步的查證。

“小冬,死者的手機內存能修複嗎?”

廖捷看向負責這一塊調查的麥小冬。

“手機殘骸已經交給了技術科,廠商會派人來協助修複,目前還在評估中。剛剛我們也聯絡了通訊公司,拿到了近一週內、張曉彤的通話記錄。”麥小冬回答道。

“有發現嗎?”

“嗯...應該是因為銷售工作的需要,她每天打出去的電話至少有三十多個。但通話時間都不長。也很少有人會回撥給她。

我們檢查了一些跟她聯絡較多的號碼,發現他們都是外賣員和快遞員。暫時,還冇有發現具有重大作案嫌疑的對象。”

廖捷點點頭,“好,你們繼續跟著這條線。”

“各位,死者的女兒,為什麼在她媽媽不見三天之後,纔打電話給她舅舅呢?是不是張曉彤經常有夜不歸宿的習慣?”

顧新城也積極的舉手發問。

雖然10歲的孩子已經具備了一定的自理能力。但連著幾天,家裡冇有大人,千千她是自己上下學的嗎?她又是怎麼解決吃飯問題的呢?夜裡,她不會害怕嗎?

還是說,千千壓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