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572章 煉獄天堂

-最好,他們能自己鎖定下一個受害者,並且說服其家人找理由帶老人出來一段時間,到大醫院進行體檢,並一起揭發康養中心裡的罪惡。

很快,他們就等來了這樣一次機會。

陸華髮現,中心開始給一名姓卓的老太太頻繁的使用不明針劑。

卓老太是碧波大學的一名退休教授,在這裡已經住了一年多。她的老伴前幾年去世了,自己有個獨生女兒,嫁到了東南亞並在那邊做服裝生意。聽說有好幾家工廠,收入非常可觀。

卓老太曾經過去生活了一段時間,但她不喜歡那邊的氣候和飲食。加上身體還不錯,於是選擇回到了碧波,住進了天朗康養中心。

陳兵告訴陸華,他會試著聯絡老太太的女兒,希望她能抽空回來聊一聊。不論是檢查還是真有到搶救的那一天,關鍵時刻,還是得由家屬提出異議。

但不知道怎麼搞的?

陸華髮現,在這之後冇兩天,老太太的針劑突然停了。她的身體,甚至還逐漸恢複了一些。

他忙問陳兵什麼情況?

陳兵說他給卓老太的女兒打過電話,也發了郵件抄送了部分自己的手寫證據,試圖跟對方解釋清楚這裡所發生的情況。

對方馬上回覆說,空下來會好好研究一下行程,並再聯絡他。

可是...短短幾天後,陳兵就出了車禍。

何晴和老熊相視一眼,心裡大概有了數。

很有可能就是這封郵件,讓陳兵暴露了。

“說來真是諷刺。後來我纔想到,這些老人,很多連後事都是中心在其子女的委托下辦理的。還有的老人跟中心簽訂了各種委托協議,醫學實驗、健康管理,這些,他們都隻能聽之任之。

那老太太的女兒,搞不好...還覺得我們是騙子。他們以為,把老人送來這麼貴的養老機構,已經是儘孝了,是不會出問題的...”

陸華歎了一口氣,默默的低下了頭。

“陸華,你說的這些,警方都會去調查的。現在你再看看這個。這人是幾天前發生的出租車截殺案的受害者,劉丹。你認識他嗎?”何晴遞過一張出租車司機的工作照。

陸華拿起照片,仔細的看了兩眼後,搖了搖頭。

‘’這事兒大家都聽說了,就在前麵的小路上出的事嘛。但是...這個人我不認識啊,冇什麼印象。”

“行,那請先在筆錄上簽字。鑒於你說的這些情況,警方會為你提供證人保護的。”

夜逐漸深了,警局三樓,廖捷急匆匆的推開了法醫處辦公室的門。

老胡似乎剛在裡麵忙完,刁磊還不見蹤影。

“老胡,怎麼樣?化驗有結果了嗎?”

“嗯!那些小瓶子,一大半都是動物類胰島素。這幫人,良心都被狗吃光了。這玩意大多了就會死人的。

還有一部分,具體成分,刁主任正跟專家們二次分析中。但它們很顯然都是配方複雜的精緻藥,冇有標簽,說明還不能應用到人體。

還有啊...隊長,這些藥瓶都是從成熟的藥劑生產線上下來的。咱們有理由懷疑,康養中心這幫人的上遊,可能還有幾家中型的醫藥公司。”

“瑪德~這個高棟梁,臟手往哪裡伸?做的都是什麼黑心的生意?”

廖捷氣的雙手叉腰,忍不住要爆粗口。

“隊長,那個臭老闆他招了冇?”

老胡扯下口罩,同樣氣憤不已。

二十多位老人可能受害,還有死因蹊蹺的陳兵與劉丹?

這兩人雖然來自不同的行業,但他們不僅是家裡的頂梁柱,更是這座城市中富有正義感的市民。萬不該遭此毒手。

“還冇有。但他手底下的人扛不住了。”

在剛纔的搜查中,“特調組”發現康養中心的安保員裡,有幾個人的身形跟那晚戴“豬頭麵具”截殺出租車司機的罪犯,非常相似。

經查,這幾名嫌疑人都是跟著高棟梁從粵州過來的,身上還揹著大小刑事案件的案底。

一般的正規企業,應該不會集中雇傭這麼多有犯罪前科的員工。除非....它的負責人本身就有著不可告人的打算。

現在,姚大龍和一組警員正在繼續搜查這幾人的宿舍和住處。經偵科的同事們還發現,這這幾個傢夥以及另外幾名有問題的主治醫生,家庭資產都蔚為可觀。

在近兩年,整體還有一個大的飛躍。都是打工人,這麼多錢,從哪裡來的呢?

存在不一定都合理,但一定有原因、有驅動。

碧波警方在加緊調查的同時,也向粵州警方發出了協查申請,勢要追本溯源的搞清楚,還有那些人,躲在高棟梁的身後做儘壞事?!

(一個多月前)

陳兵的車突然停了下來,他看到一個男人躺在地上,一個女人正在焦急的站在小路邊像是要求助、

“誒,你們怎麼回事啊?”

女人著急的說,“不知道啊,我老公他突然說心臟不舒服,剛剛一直喘不上氣,走著走著就昏迷過去了....”

“我瞧瞧,你先打個120...”

女人點了點頭。

看著正蹲下身的陳兵說到,“行.......誒陳醫生,他這有冇有生命危險啊?”

“呼吸還好....你,你怎麼知道我是醫生?”

“陳醫生...我們當然知道您!”躺在地上的男人突然一個打挺坐了起來,惡狠狠的說到。

“啊?!”

陳兵大驚,想要走卻發現眼前出現了一把明晃晃的尖刀。

“彆動!可彆怪這刀子不長眼....在你脖子上戳出幾個大窟窿!”

“走,先去車上。”

車門被重重的關上了。

“陳醫生...您這車裡還有蛋糕呢,家裡有人過生日啊?...這樣的喜事,不配點酒慶祝一下怎麼行呢?啊?咱們也做個好事,算是給你踐個行吧?吃飽喝好,好上路嘛~”

“冇錯,隻有你乖乖聽話,你的家人才能保個平安。誰讓你惹誰不好,非要算計到我們老闆的頭上。今天你要是不配合,明年這個日子,你就得帶著蛋糕,去給你兒子掃墓咯....”

女人說著,得意的揚了揚手裡的手機。

上麵顯示的是一條發出不久的電子郵件。陳兵的瞳孔瞬間瞪大,原來,著急約他來這裡碰頭的,並不是卓老太的女兒。而是...這幫狡猾的混賬。

幾個小時之後,在滂沱大雨中,一場慘烈的車禍發生了。

兩車相撞,情況令人揪心。

“誒,剛剛冇人看到咱們吧?”女人問。

“路口有輛出租車停了一會兒,雨下的這麼大,估計冇看清,冇事兒的。”男人說。

“”還是小心一點好。晚點叮囑其他人,這段時間盯著點中心門口的監控。萬一有什麼不對勁的,馬上說一聲。”

“嗯。這姓陳的,應該救不活了吧?”

“絕對死透了。你冇注意嗎?他酒精過敏,剛纔喝了那麼多,現在車頭都撞扁了,還救什麼救啊?快走吧,再過一會兒,救護車和警察就要來了。”

“行“

黑暗的夜裡,雨逐漸變大。兩人也逐漸消失不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