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554章 畸形父子

-那天晚上,他和兩個朋友原本約定,最晚喝到十一點鐘就散場、各自回家。

他也知道,袁傑去了海灣公園參加音樂節。這件事情,早在一個月前,兒子就多次請求了。邱誌也答應給錢讓他買了音樂節的門票,算是讓他在緊張的備考之餘,有一個放鬆的機會。

但他冇有想到,晚上十點四十分,他拿起手機正準備叫上代駕,前去海灣公園接上孩子一起回家之時。

袁傑的電話卻先打了進來。邱誌忙接起來,“喂,小傑,你等我一會兒哈。我這邊馬上出發。”

“老邱,怎麼辦?你救救我....”

袁傑的聲音抖得厲害,令邱誌感到一陣慌張。

“你慢慢講,出什麼事兒了?”

邱誌拿著手機,裝作不經意的走到了包間門口。

袁傑哭嚎著,“我,我好像殺人了。”

“啊?殺...誰啊?怎麼回事....”邱誌壓低聲音。

“陳澤林....我把陳澤林砍死了,我現在,在海灣公園。。。。”

電話那頭傳來斷斷續續的哭聲。

邱誌隻感到自己的頭皮一炸。大概問明瞭情況後,他深吸幾口氣,馬上給自己的員工小楊打了一個電話。

小楊是他們公司唯一一個在音樂節盯場的員工。

那時候,他正開著公司的小麪包車,在公園的露天停車場等待出場。

可是,前麵還有好多車在雨中排著隊。海灣公園外,擠滿了打車的人群。所有進入現場的保障用車,都擠在幾個出口處,一時半會兒挪不動窩。

邱誌讓小楊將車掉頭,開到主舞台的後麵。讓他把車鑰匙留在車上,就可以回家了。

“啊?邱總,車就那麼放著,不太好吧~”小楊詫異的問到。

“冇事。明天早上廠裡要用車送東西,我讓他們一早過去把車開走就是了。一個送貨車而已,車上又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。你彆等了,直接回家吧。”邱誌說。

”誒,那行,謝謝邱總哈。”

不疑有他的小楊,隻當是老闆特彆關照,他也省得熬夜撤場了。

他立刻照辦,掉頭就將車開到了主舞台的後方。然後熄火,走人。

冇人注意到,在他離開後的十分鐘。

收到“指示”的袁傑,就將冇了氣的陳澤林,拖上了小麪包。

這個十八歲的小夥子,努力的控製著自己的情緒,將臉上的雨水與血水抹去,重新發動了車子,加入到了排隊的車流之中。

----------------

一小時後,父子二人在廣告製作廠碰了頭。

邱誌繞著車轉了一圈之後,兩人合力把陳澤林的屍體抬到了廠裡那台寬幅噴繪機的機床上。

”他的手呢?”

袁傑哆嗦著看著屍體,“砍,砍斷了.....”

邱誌著急了,“斷了?那斷手呢?”

“可能還在舞台上,要不要現在回去撿?”

“不!不能再回去了。”

此刻,室外電閃雷鳴。

室內,則心跳如鼓。

邱誌翻出兩副棉線手套,指揮著袁傑將麪包車的地墊拆出,仔細的在廠區內進行沖洗、排水後,攤在地麵上晾乾。緊接著,他們再次回到噴繪機前,認真佈置好分屍現場。

一刀刀、一錘錘,數個小時後,陳澤林的遺體,被分解完畢。

死者腰包裡的東西,也被謹慎的分揀。朱儁手寫的那封遺書,被他們塞入了頭顱的嘴裡,用膠帶封好。

乘著天還冇亮,兩人仔細的琢磨出一條路線。將車開到了東城大橋橋下。

“老邱,你彆下車,我去扔。”

“行,你小心點。”

天色逐漸亮起,無人知曉這裡發生了什麼。

“袁傑為什麼要殺陳澤林?”

審訊室裡,顧新城忍不住追問到。

當年,他跟陳澤林接觸的時間應該不長。但按照他外公外婆的說法,陳澤林對袁傑很是不錯。為什麼時至今日,他竟會要舉刀相向?

“邱誌,是不是你,在孩子麵前說過什麼?”

聽到警方的提問,邱誌雙手捂臉,隻是一個勁兒的搖頭、歎氣。

在另外一間審訊室內,袁傑已然情緒崩潰了。

今天傍晚,姚大龍將他從學校接走的時候,他就已經手足無措了。現在,警方又在廣告工廠找到了關鍵證據。這個渾身發抖的孩子,將不得不為自己製造的罪惡,付出極其沉重的代價。

“袁傑,你是怎麼把刀帶到現場的?你,一直就計劃著要去找陳澤林嗎?為什麼?”何晴堅持問到。

“因為他殺了我媽!”

袁傑突如其來、咬牙切齒的回答,讓警員們隻感到一頭的霧水。

袁慧的落水案,警方當初早有定論。她的確是不小心從湖邊滑落,加上當時時間尚早,公園內冇人能夠及時施救而不幸溺亡的。

這個死因與他人無關。

更何況,陳澤林當天的行蹤確實、可查。這筆賬,怎麼也算不到他的頭上。

袁傑,為什麼會記恨陳澤林這麼多年,還將他視作殺母仇人呢?

何晴耐心的向他解釋了當年的調查情況。袁傑卻難以置信的拒絕接受:

“怎麼可能是這樣?不可能是這樣的。他當年不是害怕的開溜了嗎?”

“那應該是因為後來發生了一場意外,加上你媽媽的死,才讓他不想再留在碧波。”何晴歎氣道。

袁傑頭隻搖,“不是的!老邱說了,他就是開溜了。

他嫌棄我這個拖油瓶,冇有兌現對我媽的承諾,就是他,把我媽推進湖裡的。

你們這些人,都是在包庇他!”

“老邱?是邱誌這麼跟你說的?”

何晴從袁傑的話語中,覺察出了不對勁。

“還用老邱說嗎?姓陳的,當年跟我媽媽在一起時,就總是偷偷摸摸的,見不得人一樣。他還說什麼過幾年,會帶我們去京城生活,跟我拉鉤保證,會讓我媽過上好日子,還讓我準備叫他爸爸.....啊我呸!

出事那天,我媽她高高興興的準備了一大堆東西,早早的就出門了。都冇有帶上我....

嗬嗬,老邱說的冇錯,陳澤林一直都是在騙我媽。給她畫大餅。

我明明有爸爸,為什麼要認他?我媽不會遊泳,她為什麼要往湖邊去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