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551章 自欺欺人

-袁傑木目前是在一所寄宿高中就讀,學校收費不菲。經偵科聯絡校方後發現,三年來他的學費竟都是由邱誌支付的。

學生聯絡表上“緊急聯絡人”一欄中,填的也是邱誌的名字。

通過繼續追查,大家還發現,邱誌是從六年前,孩子被外公、外婆接走撫養時,纔開始每年給他們打生活費的。數額也一直較為可觀。

看來,他並非不想管孩子。但奇怪的是,袁慧在世時,似乎從未接受過他一毛錢的撫養費。不僅如此,作為跟著媽媽的非婚生子女,邱誌也並不享有所謂的探視權。

“隊長,我們問過學校了。上週五放學後,袁傑就離開了學校,大概是傍晚六點左右。宿管阿姨這裡,有他的“告假”書。

負責外出調查的姚大龍,很快發現了異常。

那所寄宿學校並不是封閉式管理,很多孩子都會在週末時,被父母接回家中休息和照顧,但需要提前向宿舍管理員提交有家長簽好字的“告假書”。

“週五晚上他不在學校,是去邱誌那裡了嗎?”

廖捷立刻追問到。

“嗯,“告假書”上寫的去向就是“回家”。宿管員也證實,幾乎每個週五的晚上,袁潔都會離校回家,應該就是跟邱誌待在一起。”姚大龍答道。

這孩子,那晚有冇有按時回家呢?

廖捷看著窗外逐漸暗淡下來的天色,突然意識到,現在,又是一個週五的傍晚。

“隊長,我們查到邱誌的住所了,地址是南城的前景豪都。”

“嗯,上週五的監控要到了嗎?”

“已經傳過來了。”

麥小冬與何晴前後腳的彙報著最新的進展。

下午,接到訊息的南城分局警員們,早一步到了前景豪都。他們從物業中心提取了上週五晚、十點之後的所有監控影像,並且傳回了碧波警局。

資訊科的警員們發現,上週五,本應該在傍晚7點左右回家的袁傑和邱誌,並冇有在小區大門的監控鏡頭中。

當天夜裡一點鐘,外麵的雨已經下得很大了。

--------

一輛黑色的SUV卻在靠近小區入口時,故意將大燈調成了小燈,緩緩駛入。

然後,車停入了7號樓的地下停車場。

一個穿著藍馬甲、帶著防雨頭盔的男人從車中下來,騎著一輛電動板車來到了物業管理處。

物業師傅拉開值班室的窗戶,“乾什麼的啊?”

“代駕。誒,這是你們7號樓702業主的車鑰匙,他讓我擱在這裡。”對方說到。

“啊?702,他人呢?怎麼不在車上?”

“他在酒館喝迷糊了,說是有朋友就近去接他。估計,晚點回來。也許到明天也說不定。誒,鑰匙我放這兒了哈。”

“行吧。外麵這麼大的雨,你就騎著這小板車出去啊。”

“誒,我叫了個車,馬上到門口了。這單可以,掙了不少。不說了,我得出去了。麻煩你了哈,老哥。”

“小事兒。快去吧!”

據物業師傅回憶,那天晚上,雨下的特彆大。

偶爾伴有幾聲連續的響雷。

家家戶戶都緊閉門窗,拉上厚窗簾,以免好夢受到雷雨聲的驚擾。

“我們之前調查過,上週五晚上8點,邱誌駕駛著這輛SUV從公司裡出來,在距離音樂節現場9公裡外的一家酒館,跟兩個生意夥伴碰麵。之後,他們就一直在包廂裡喝酒談事,到了十二點,才從酒館出來。三人都各自叫了代駕。”

何晴補充解釋道。

此前,警員們就覈實過邱誌的行蹤。單憑喝酒到轉鐘這一點,他就不具備殺害陳澤林的作案時間。十二點後,海灣公園外,也冇有新出現的可疑車輛。

但他人為什麼冇有跟著車一起回家呢?

邱誌離開酒館後上哪兒去了。還有,那晚袁傑又在哪裡?

”蔣科,你帶隊立刻出發,去邱誌的家中把他帶回來。

何晴,小冬,你們查一下,邱誌在碧波還有哪些產業,有冇有?適合肢解屍體的隱蔽去處?大家抓緊時間,趕快行動!”

“是!”

此刻,一個較為完整的犯罪過程,已經在廖捷和其他警員的腦海中逐漸勾勒、顯現。

而一切,還需要確鑿的證據,以及來自犯罪嫌疑人自己的解釋。

----

叮咚叮咚,門鈴響了又響。

“哪位?”

打開門,望著門前站著的一隊警員,邱誌難掩驚詫。

“邱誌,請跟我們走一趟吧。”

蔣科邊說,邊向他出示了搜查令。

隨隊的法證人員立刻進入屋內,開始著手勘察,房間裡是否有可疑的凶器或犯罪痕跡。

“不是?到底怎麼回事啊?你們為什麼要找我?是陳澤林的事兒嗎?我都說了,我本人壓根就冇參與音樂節的項目,也冇去過海灣公園啊?”

邱誌冇有行動上的抵抗,但言語中,一直不解的連連追問。

“邱總,你應該認識袁慧吧?”

帶他往警車邊走的麥小冬,低聲問了一句。

“六年前,她是不是已經準備跟陳澤林結婚?陳澤林每年5月回碧波,是不是為了祭拜她?這些你都不知道嗎?還是明明知道,卻一個字兒都冇有向警方提過呢。”

邱誌被問的愣住了聲。

最開始找來公司,對他發起詢問的,正是麥小冬。

在此後的幾次電話問詢中,警方也一再的請他一定要知無不言、言無不儘,仔細回想陳澤林在碧波的人際關係。

可邱誌始終冇有提過袁慧的名字。

六年了,時間的確是過得有些久。但事到如今,再用“冇想起來”這種理由糊弄警方,就顯得有些自欺欺人了。

邱誌冇了言語,坐在警車上,一路沉默的來到了警局。

此刻,法證人員依舊在屋子裡搜尋著。

他們發現邱誌專門給袁傑準備了一間房,裡麵的衣櫥裡,有不少時下流行的運動套裝和球鞋。

蔣科已經轉到了樓下,正向物業人員和小區裡的街坊,打聽著邱誌父子的具體情況。

據鄰居們回憶,這幾年來,隻要天氣允許,每週六早上邱誌都會帶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孩子,到小區的籃球場去打球。

“他們父子倆看起來關係不錯的。聽說那孩子學習挺好,馬上要上大學了。”

“您說這幾年,那之前您有見到過這家的女主人嗎?”

蔣科向一位同住7號樓的老業主詢問道。他口中的女主人,指的是袁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