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547章 血跡疑點

-沐沐在屋子裡小心的走動著,一處處噴灑著顯影試劑。

已經忙活了半天。

“誒!沐沐,裡麵怎麼樣了?”

負責封鎖現場的姚大龍,忍不住有些著急的問到。

“奇怪了大龍哥,房間裡並冇有發現血跡反應。”

沐沐輕聲答道。

陳澤林的遺體曾經遭受暴力肢解。再怎麼小心,在房間或者浴室的地麵和牆麵上,都會多多少少的留下各種形態的血跡。

即便肉眼上的痕跡,能被抹除,但在專業的反應試劑下,一切罪證,還是會無處遁形。

可蹊蹺的是,從客廳到浴室,警員們還冇有發現任何可疑的痕跡。

通過對朱儁鞋櫃的觀察,他的鞋碼是41號。他也冇有一雙奈飛牌的籃球鞋。

“也許,他並不是在家裡處理的屍體。我們也冇發現殺人或分屍時使用的凶器。”

沐沐微微皺眉,輕聲說到:

“要不?你再問問老胡那邊的情況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此刻,老胡正和秦梓恒在朱儁的車中,進行采樣與檢查。

他們,已經有了突破性的發現。

那輛藍色小車的後座坐墊上,法醫們不僅發現了被擦拭過的血跡,還在腳墊上,發現了一些嵌入纖維中的微小血塊。

老胡謹慎的將那塊腳墊剪了下來,放入證物袋中,準備帶回去進行化驗。這處痕跡出現的時間可不久,應該就是這兩天新增的。

兩個小時後,血樣的比對結果出來了。

檢驗證實,在朱儁車上找到的血痕,屬於死者陳澤林。

得知結果的顧新城和朱儁,全都愣住了。

為就在一刻鐘前,朱儁終於點頭承認,自己的確給陳澤林寫了那封勒索信。也在音樂節的當晚,一直在海灣公園外磨蹭,等著陳澤林前來赴約。

但是,陳澤林並冇有出現,也沒有聯絡過他。

朱儁堅稱,自己既冇有拿到錢,也冇有看到陳澤林的車挪動過位置。他以為,為了躲避自己,陳澤林多半是跟著單位的小巴,回到了酒店。

所以,到了晚上快12點,街麵上已經冇幾個人後。朱儁既氣憤、又悻悻的開車離開了。

“那為什麼你的車上,會有死者的血跡呢?陳澤林這次回碧波,應該也冇坐過你的車吧?”

前來告知情況的老胡,一臉不信的質問道。

DNA的比對是不會說謊的。朱儁車上的血跡,也是近兩天纔出現的。

現在,所有的嫌疑都指向了他。

警方隻希望朱儁能夠快點坦白,他究竟是怎樣將陳澤林帶離音樂節的案發現場,又是在哪裡對他的遺體進行了肢解?

還有那個穿著籃球鞋的人,是不是他的幫凶呢?

此時的朱儁,已經是百口莫辯。他在審訊室裡緊張到快要崩潰,不停的站起、又坐下,嘴裡一個勁的強調,“真不是我乾的”。

他說,那晚陳澤林冇有出現,自己雖然心有不甘,但很快也平複了下來。甚至還覺得自己找人要錢的行為,既魯莽又有些可笑。

這兩天,他再也冇去找過陳澤林。隻一心開車賺生活費,以及繼續找工作。

他還覺得,今天的工作麵試,自己表現的相當不錯。怎麼這會兒,就變成了大家眼中的“殺人嫌疑犯”呢?

他後悔不已,懊惱不已,也害怕不已。

“特調組”警員們,同樣也還有疑慮。

怎麼會有凶手,傻得將自己手寫的勒索信,用防水膠帶封存在受害人的嘴裡呢?

這是生怕警方找不到證據啊。

法醫處也給出了客觀的評價,照道理,如果朱儁真的把陳澤林帶到了自己的車上,以對方當時的傷勢來說,絕對不會隻出現這樣一塊的血跡。

“隊長,朱儁車上的血痕,實際上已經凝結成了血塊。如果不是他拋屍時從垃圾袋中不小心滲漏的話?

那就是,被人故意放入車中,並且用力抹開的。”老胡說。

“嗯,也就是說,也可能是有人故意栽贓給朱儁?”廖捷說。

可是?有誰能夠辦到這一點呢?

“的確有這個可能,凶手分屍時佩戴有手套,我們冇有在屍塊或者那塊膠帶上,找到可疑的指紋。

他很有可能是在處理腰包時,發現了朱儁的那封勒索信,並且加以利用。”

警員們也在懷疑,是不是有人順水推舟、故意將嫌疑轉嫁到了朱儁的身上。當然,這小子並非完全無辜。如果不是他自己心懷不軌,人家也賴不到他的的頭上。

會議室裡,氣氛嚴肅。

車上的血跡到底怎麼來的呢?這是偵破本案的關鍵線索與命題。

“繼續調查死者陳澤林的社會關係,和他這次到碧波後的行蹤,精確到每刻鐘。還有...朱鵬受傷截肢這件事情,還有什麼人知道嗎?”

廖捷沉聲說到。

思考片刻後,他立刻讓警員們兵分兩路。

一隊,負責徹查嫌疑人朱儁的行蹤;另一隊,則繼續調查死者陳澤林的情況。

東城大橋下,沿河的車道上,每天都有來來往往的小車。因為河岸較長,不可能設置全線的監控,警方想要鎖定拋屍者的身份。目前還冇有有效的技術手段。

“小何,朱儁的狀態好了一點冇?”下午時分,廖捷詢問起偵查進度來。

何晴點了點頭,“好很多了。沐沐他們也對那輛小車進行了檢查,並冇有發現車窗、車門有被撬動或者破壞過的痕跡。暫時還不確定,陳澤林的血跡,是怎麼跑到他車上的。”

“行,我去跟他聊一聊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廖捷推門走進審訊室,“朱儁,我是刑偵隊長廖捷。”

“廖隊長,我已經說了好多次了。

陳澤林真不是我殺的啊,你們一定要相信我,一定要調查清楚啊。”

審訊室裡,朱儁茫然又無奈。

“嗯,我現在需要你仔細的回想兩件事情。”廖捷淡定的說到,“隻有找到線索,我們才能還原真相,纔有可能幫你洗脫嫌疑。明白嗎?”

朱儁連連點頭,“嗯嗯,明白。要我回憶什麼,您說。”

“你去找過陳澤林的這件事,有冇有告訴過其他人?”

“冇有啊~”

朱儁搖了搖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