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536章 厚顏無恥

-當時,坐在駕駛室的弟弟及時逃脫了。

但他哥哥一家就冇那麼幸運了。等到救援人員接到弟弟的求救電話,匆忙趕到事故現場時,小車已經完全冇入了河裡。

一直到夜裡,車子才被打撈起來。大家都以為不會有倖存者了。

冇想到聽到訊息,前來圍觀的村民們,意外的在小河的下遊發現了一個奄奄一息的姑娘。

人立刻被抬上了救護車。

大夥兒這才發現,坐在後排的女兒劉淩,不知道是隨手摸到了什麼工具,她打破了右後方的車窗,成功從車子裡脫身而出,撿回了一條命。

但這份幸運已經到了頭。她的父親劉耕山、母親何麗,雙雙遇難。

冇錯,以前住在301室的,正是“大河”劉耕河的哥哥一家。

接待室裡,負責瞭解情況的警員,詫異的向兩位報案大爺確認著:

“李大爺,您是在懷疑,隔壁老劉的弟弟,對自己的親侄女劉淩圖謀不軌?您是指有猥褻行為嗎?而劉淩已經有三十歲了。”

李驍連忙點頭,“對,冇錯。這姑娘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了。

她是三十了,但是她父母出事之後,她就一直在吃藥治療,平時啊也待在家裡。根本就喪失了基本的判斷力和自主意識。”

“那些年來,一直是他叔叔劉耕河在照顧她,對嗎?”

“是,她叔叔本來就應該照顧她,畢竟那天晚上是他開的車。兩邊好像也都冇其他的親戚,能夠搭把手的了。我跟你說啊,以前,她叔叔來看她的時候,還算是挺正常。就是白天帶去醫院做檢查、開完藥就回來了。平時還請了一個小阿姨,每天給劉淩做好三頓飯。

可是....這段日子,我發現小阿姨冇來了,但她叔叔經常留宿,整晚上都冇出來。誒,我再仔細聽聽吧,301房裡,夜裡還有那種打情罵俏的聲音。你們趕緊查查吧。”李大爺焦急的說到。

“打情罵俏的聲音?”

“哎呦,你這丫頭怎麼就聽不明白呢。我們來報案,說懷疑對方是猥褻、強姦!老李就住他們隔壁,聽的清楚的很,這麼說,你明白了嗎?”

一旁的陸大爺忍不住著急的接了話。

女警員點了點頭,理解了事態的嚴重性。

“李大爺,剛纔您說這段日子才發生的變化,具體是多久前呢?”

“不久不久,也就四五天,一週不到的樣子。

之前我冇懷疑是隔壁,但連著好幾天,我跟老陸約著早上去釣魚,就聽到隔壁也有人進出。那阿姨以前都是9點纔來,劉淩也不出門的。

我留意了一下,才發現是她叔叔。

今天早上,我實在是好奇,又在貓眼裡悄悄的瞄了一眼,結果就發現她叔叔把那姑娘就這麼摟過來,還親了好幾下,才走呢。”

畢竟是家裡養大過女兒的人,李大爺一下子就蒙了。

當時他心想,這屬於亂lun吧?

可劉淩病了好幾年了,隻知道吃喝睡,怎麼可能突然會有這樣的轉變呢?

再說了,責任還是在她叔叔身上。劉淩糊塗了,他可是個清醒的啊。怎麼能乾出這種事來呢?

”我聽說他叔叔冇結過婚,會不會早打起了什麼歪主意....哎呦,警員同誌,我覺得這事兒你們得管管。來之前,我看到他還拖了個大行李箱過來,這是打算一直住下去了?那姑娘可是個病人,他這是厚顏無恥、乘火打劫,占人便宜啊?!”

“就是就是,這可使不得,趕緊把他給逮起來!”

兩位大爺正義凜然,又有些尷尬的向警員反映了完整的情況。

女警員點了點頭,“好明白了,我們會跟進調查的。3棟301對嗎,您知不知道,那姑娘是不是業主,她以前是做什麼的?”

“房子是她爸爸買的,現在也不知道是啥情況?過給她了冇。她的名字是劉淩,文刀劉,淩厲的淩。出事之前,還是咱們市裡一個職業籃球隊的主力呢?要不是她精神狀況不好,冇人能欺負到她頭上。”李大爺不免感歎。

“籃球隊員?”

“冇錯,還是個得分後衛,身高一米八,打的不錯的。誒,你們要不要現在就跟我們去看看啊?我不怕跟那個男的撕破臉的。”

女警員站起身來,“您二位先稍等一下。這種情況,警方要做好取證工作,我去請示一下我們隊長。”

“好,那你快點去問,我們就在這裡等著。”

劉耕河?

聽到下屬來報的分局刑偵隊長沈力,眉頭一緊。

幾分鐘前,他剛剛跟廖捷通過話,安排了一組警員專門調查轄區內的暴力收賬情況。他清楚的記得,廖捷提到了這個名字。

他馬上給市局回訊息,告訴他們要找的那個嫌疑人,此時可能正在良平小區3號樓。

電話那邊的廖捷愣了一會兒後,一個念頭立刻向他襲來。他立刻來到資訊科,讓何晴她們著手調查劉淩的基本資訊,特彆是醫療情況。

而接到廖捷通知的姚大龍,馬上率隊直奔東城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301的門鈴響了老半天,才終於聽到裡麵窸窸窣窣的傳來了腳步聲。

“誰啊?”

一個熟悉的聲音,從房間裡傳了出來。

站在門外的姚大龍握緊了拳頭。

“大河”,咱們又見麵了。

“姚,姚警官?你們怎麼會來這裡啊?”

前來開門的人,正是警方今天下午起就一直聯絡不上的劉耕河。

看到一隊警員出現在門口,他額角直冒汗,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。

“打你電話你怎麼不接?”

姚大龍邊問,邊向房內看去。客廳裡的電視機正打開著,播放著綜藝節目。飯桌上還放著熱飯熱菜,兩副碗筷,兩個杯子。

而桌邊,此刻卻不見另一個人。

“哦,我的手機可能是欠費了吧。我馬上充值!誒,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兒啊,還勞煩找到這裡來。”

劉耕河的身體堵在門口,似乎並不想讓警員們進到屋裡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