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532章 兩枚鋼釘

-但這個男人,又有些神秘。他就像金蘭的影子一樣,處處存在,跟她關係緊密卻又麵貌模糊。這也不難理解,金蘭這個年紀的中年人,有著較為豐富的社會閱曆,不會輕易向外人袒露心聲。

這可給警方的調查,帶來了不小的難度。

會議室裡,顧新城還在默默的回想著,金蘭前夫蔣聞斌的話,不知道他口中,當年那個鼓動金蘭拿著購房款,投到股市裡的“老大哥”,會不會就是這個影子男人呢?

“小冬,金蘭的家人什麼時候到啊?”

“一點半的高鐵到站,這會兒,應該快了。她的父母和弟弟都來了。也不知道死者的遺體,還要不要讓他們辨認?”

麥小東有些犯難的說到。

死者的遺體被破壞的那般慘烈,冇有哪個家屬能夠忍心多看一眼。

而那麵目全非的模樣,恐怕?家屬也辨認不出個什麼了。

“先問問他們的意見吧,畢竟咱們的公告裡也已經寫了,屍體被嚴重焚燬。他們也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了。”顧新城建議道。

冇過多久,金蘭的家人就來到了警局的接待室。

兩位老人已經腿腳發軟,目光遲滯。金蘭的弟弟金波,算是其中相對冷靜的一個人。當法醫們向他們展示DNA比對結果後,他有些遲疑的問到:

“你們的這個比對靠譜嗎?會不會出現偏差?會不會搞錯啊?”

這種情況警員們也見得多了。

死者家屬問出這種話很常見。他們根本不願意相信裡麵躺著的那個,是自己的親人。

法醫老胡隻能耐心的解釋:

“我們在你姐姐的出租屋裡取出了大量的生活用品,牙刷、毛巾、梳子,甚至還有廁所裡冇有扔掉的衛生紙,上麵的唾液、頭髮等生物痕跡,我們都一併帶回來化驗了。

全部都與死者的遺體組織符合。還是...請幾位節哀吧。“”

聽到警方這樣說,金蘭的家人終於抱頭痛哭、發泄了出來。

他們再三請托警方,務必儘快破案、揪出殘害金蘭的真凶。

金蘭的家人們,暫時在警局旁邊的一家小旅館住了下來。

辦理完相關手續後,他們纔可以安排金蘭的後事。

“金波,這裡是完整的屍檢報告,你們仔細過目後,再簽字啊。”

“好。”

第二天早上,情緒平複一些的金波,再次來到了警局。

警方的偵查暫時還冇有頭緒,但他父母的年歲都大了,不能一直乾耗下去。金家人決定儘快推進流程,他們也想讓金蘭的遺體能夠入土為安。

接待室內,金波一頁頁、仔細的翻看著姐姐的屍檢報告。正當他拿起筆準備簽字時,突然愣了一下。一旁的老胡注意到了他的情緒變化,連忙上前詢問:

“呃,有什麼不理解的地方,可以跟我說說。”

“胡哥,這裡,你們說我姐姐的腳上有兩枚鋼釘,這是什麼啊?”

金波指著報告的最後一頁,焦急又不解的問到。

“她臨死前,還被人施暴過嗎?”

”哦,不是不是。”

老胡連連擺手,向他做出瞭解釋:

“這是兩枚外科鋼釘。按照屍檢流程,遺體要經過CT機。我們發現,這兩顆釘子位於死者的左腳腳踝骨。你姐姐以前是不是骨折過,或者腳被重物砸傷過?”

金波撓了撓頭,“這...我說不好。她離婚之後,跟家裡的聯絡就越來越少了。我們對她的近況並不是很瞭解。”

“嗯,從融合程度看,這兩枚鋼釘被植入的時間不短了,應該有七八年了呀。”老胡說。

“七八年?不會啊?我冇聽她說過做了這種手術呀。”

金波難以置信的搖了搖頭。

七八年前?姐姐還冇有結婚,在碧波的工作也將將站穩了腳。經常會給家裡打電話,給父母報平安,也跟他這個弟弟聊聊工作情況,倒到生活的苦水。

他的印象中,從來冇有聽金蘭提起過這一次的受傷。

聽金波說的肯定,老胡不免也有些遲疑起來。

“要不?你先在這裡等一等,我讓同事再往前查查你姐姐的醫療記錄。”

金波當然點了點頭,“行,麻煩你們了。”

“冇事,你就在這兒等我。”

說完,老胡就急忙從接待室出來,一路小跑的來到了資訊科。

“怎麼了老胡?這麼著急忙慌的?”

何晴很少看到他這幅焦急的樣子,語氣中有些詫異。

“小何,趕緊幫我查件事兒。不過,應該不會吧...”

“什麼會不會啊?查什麼你倒是說明白啊。”

老胡忙解釋,“這裡,那個,幫忙聯絡一下市裡的各大醫院,骨科。查查金蘭之前有冇有做過左腳腳踝的外科手術。調查時間,要往五年前再翻一翻。”

“哦,好。你坐這兒,我現在就聯絡。”

何晴瞅著老胡一臉的嚴肅,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嚴重程度。

她示意老胡坐在一旁,自己則馬上著手聯絡起來。

刑事案件中,警方會著重調查與案情緊密相關的各種資訊。而像這種年代久遠,與死者的死因冇有直接關係的細節,很難引起重視。

忙活了半天後,何晴陸續得到了反饋,金蘭並冇有接受過相關骨科手術的記錄。

何晴側身問到,“老胡,中心醫院那邊在問,隻發現有鋼釘嗎?有冇有鋼板?”

“隻有鋼釘。”

“哦~那他們也無法追溯手術記錄了。外科鋼板上都有編號,但是鋼釘就冇有。剛纔,中心醫院的秦醫生還說,鋼釘隻是輔助性醫療器械。一般來說,像金蘭這個年紀的話,他們會建議在手術後兩個月到兩年內,就將鋼釘取出了,除非是...”何晴猶豫了一下。

”除非傷者還有持續受傷的可能?”老胡試探的問到。

“嗯,冇錯。”

聽聞,老胡眉頭一皺,這可就真是奇怪了。

金蘭現在也才三十多歲,又不是專業的運動員或者體力勞動者。她從事的是物業管理工作,不需要搬搬抬抬,也不需要爬高走低,有什麼必要這麼久時間不取出鋼釘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