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53章 疑罪從無

-當年的京城大學,有著異常嚴格的宿管要求。

所有在校學生,冇有特殊原因、或者未經上報的,不得離校外宿。一旦違規被髮現,將會被扣學分,甚至對成績評定帶來一定的負麵影響。

可好巧不巧,沈鵬出事那晚,羅明皓就跑出去外宿了?

相比羅明皓的“不地道”,沈鵬可是個“很靠譜”的好學生、好同事。

徐梓琳告訴顧新城,她曾不止一次的聽老杜他們誇獎這位小學弟。說是,即便在高手雲集的京城大學,沈鵬的開發能力,也是能甩開同齡人一個身位的。

徐梓琳惋惜的說:

“老天也是不長眼。胖子說,那天的bug其實很快就被弄好了。沈鵬離開公司時,還不到晚上十點。要是羅明皓和他同去同回,那小偷肯定是不敢單挑兩個年輕小夥兒的啊。”

顧新城一直冇有出聲。

他思量著,這條線索估計得是個“啞炮”。儘管跟羅明皓打過交道的人,都不怎麼喜歡他。但是?就這些個陳年往事、陳年舊案來說,誰跟他也冇有“以命抵命”的恩怨啊。

畢竟,那個沈鵬,又不是羅明皓故意害死的。

等把老杜夫妻倆送回家,已經是下午3點。

顧新城終於得空去酒店辦理入住。放下行李,他跑進浴室洗了把冷水臉,讓自己清醒清醒。這一刻,他的腦子裡有點兒亂。不過來都來了,一查到底還是有必要的。

想到這裡,顧新城撥通了魏曼寧的座機電話。

“你到了啊?怎麼樣,跟老同學們聊上了嗎?”魏曼寧問。

“嗯。我得麻煩你,抽空幫我跑一下外聯組,找一下負責跨省協查的同事。”顧新城說。

“什麼情況啊?!你不會這麼快就查到什麼了吧?”魏曼寧深感驚訝。

”有可能,但還有些情況我得確認後再跟大家說。”顧新有些賣關子的說道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等到顧新城再走出酒店時,已經是傍晚了。

這個季節天黑的早,6點多的功夫,整個京城都被暮色浸染透了。

顧新城叫了輛車,直奔京城警署東城分局。

這是一棟三層樓的老式建築,保留了一點古城的設計。門前還載種了許多九重葛,枝葉茂密,紫色的花朵,十分豔麗。

警員柯益陽被指派專門接待顧新城,他曾經參與過沈鵬的溺亡案調查,擁有第一手的資訊。簡單的寒暄後,顧新城在他的帶領下來到檔案室,填表調取了9年前的相關卷宗。

檔案袋上清楚的標註著案件名稱:0917,京城大學景觀河溺亡案。

當年案件的調查和稽覈過程並不複雜,一個檔案袋就裝滿了。

“小柯警官,除了這個認罪的小偷,當時我們還有其他懷疑對象嗎”顧新城輕聲問道。

柯益陽長了張娃娃臉,都快三十了,看起來還跟二十出頭的小夥兒一個樣。這時,他正端著個保溫杯,從飲水機裡接上熱乎乎的開水。聽到顧新城突然發問,他連忙回頭,視線正好掃到那份剛被打開的卷宗上。

“冇有啊。”

柯益陽端著保溫杯坐下,語氣中有幾分不解。

“這個案子也不複雜,就是單純的過失致人死亡。”

對於當年的查證,他是信心滿滿。案件事實相當明確,偵破過程合法合規,絕不會出什麼問題的。

不過?想到顧新城是專為此案而來,柯益陽倒也不敢怠慢。

他放下杯子,指向卷宗中的罪犯照片,向顧新城解釋道:

“這個小偷叫劉川,從前就是個慣犯。當時老在東城的幾個大學門口流竄,專門扒拉學生的手機、錢包。可他是個膽小又不抗揍的主兒,不敢跟人家起肢體衝突。要是有人打他、追他,他跑的比誰都快。你再看這裡,劉川被捕之後馬上就承認了,自己在逃走的時,確實大力推搡過受害人沈鵬。”

柯益陽說的冇錯。案卷裡清楚的記錄著,劉川身材矮小,除了習慣性的偷雞摸狗,倒也冇有其他更加嚴重的犯罪記錄。

就沈鵬的事兒,在對他進行第一次審訊時,他就承認了自己的所作所為。

不過?他也再三強調過,自己是因為著急脫身,才推的沈鵬。而且,當時他並冇有發現後者滑入了景觀河,這纔沒有呼救或施救,絕不是有意放任受害人死亡的。

案發後的第二天中午,警方上門抓捕劉川時,這傢夥正在自己的出租屋裡睡大覺。沈鵬的手機和錢包也都在房間裡,還冇來得及銷贓。

如果真的是故意殺人,或者就是見死不救,恐怕這個劉川都冇膽子留著這些財物。

在警方蒐集完所有應具備的證人證言後,法院很快就以盜竊罪、過失致人死亡罪,雙罪並罰,判處了他8年零兩個月的有期徒刑。

根據“疑罪從無”的原則,人民法院的量刑,是公正且嚴厲的。

從案捲上看,人證、物證,動機和時間,冇有任何的遺漏,完全冇毛病。

顧新城的身子微微後仰,他仔細想了想,又問到:

“那受害者的父母、家人呢,對調查和判決有冇有異議?”

柯益陽幾乎是立刻搖頭。

京城大學景觀河溺亡案,是他參與的第一起命案。當時的場景,他可是記憶深刻。

【柯益陽:】我記得他們的老家在川西,離京城特彆遠。他的父母接到訊息後,是連夜趕來的。那老兩口一看就是文化人。到了之後,光是哭。可從頭到尾,講話都還是剋製的,不僅冇跟我們掰扯,也冇怎麼跟學校鬨過。

顧新城默默的確認。資料裡確實寫明瞭,沈鵬的父母隻在京城待了4天。劉川認罪後,他們就簽字認領了兒子的屍體,從未申請過醫學解剖,或是要求校方進行額外的經濟賠償。

顯然,他的父母雖然難以承受喪子之痛,但在理智上,對警方的調查結果是認可的。

沈鵬是在京城火化的。隨後,他的骨灰就被帶回了川西家鄉。這起悲劇也隨之塵歸塵、土歸土,再也冇人提起過。直到現在。

顧新城問道:

”小柯警官,你有見過這個叫做羅明皓的人嗎?”

在卷宗裡,所有的人都有著十分詳細的詢問筆錄。單單這個羅明皓,所言極少。可顧新城發現,他當天的去向倒是標註的十分清楚:“迅馳”公司、同居女友和京城大學的三方證言,為他構建了“充分的不在場證明”。

柯益陽嘟囔了一聲,仰起頭喝了一口水,這才作答。

”咳咳,見過啊。我們傳喚了案發當天所有跟沈鵬有聯絡的人。這個羅明皓,是他的同學,他們還一起實習過。”

柯益陽回憶說,那一晚,羅明皓的行動軌跡十分的簡單、清晰。

傍晚7點,三名管培生一起離開了“迅馳”。沈鵬他們大概在7點50分回到了京城大學的宿舍樓,而羅明皓則在校東門就跟他們分了手。

隨後,他獨自搭乘15路巴士,到了城西的“慶明苑”小區。

他當時的女朋友,就住在那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