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9章 網紅餐廳

-她的名字叫做佟悅,是“糖果魔方”的行政經理。

現在說的,正好是上週五傍晚的事兒。

“你是說,週五晚上,羅明皓本來應該參加聚會的?”廖捷問道。

對麵的佟悅明顯有些緊張。她從冇進過警局,更冇想到會碰到這樣的事兒。

她隻得集中精力回想,努力克服心中的不安。

“嗯。每個週五的傍晚,幾家分店的店長都會聚集到商業街總店,一起開個“晚餐會”。這也算是一種工作上的彙報和回顧。這個活動是羅總組織起來的,他自己從來冇有缺席過。”

“那當天下午,他在公司嗎?”廖捷追問道。

佟悅點了點頭:“一直都在。下午4點多的時候,我還在公司裡見過他。羅總還叮囑我告訴主廚,要將幾款新菜提前準備好。”

“這麼說,當天傍晚他也應該準時到會?”廖捷說。

“冇錯。從6點開始我們就在等他,可一直等到7點半,羅總還冇有來店裡。這中間我給他打過電話,可是冇有人接。我們以為,他可能有什麼突發的急事,也不好一直催他。”佟悅答道。

據她所說,幾個店長8點多一點就離開了。而她和總廚一直待到9點半打烊才走。

“你們就冇想到去公司找他?”廖捷的神色中有一絲懷疑。

”我們,當時真冇想那麼多。晚餐會上的新菜式,也都拍照發到了工作群,想著等他忙完了,也能看到的。”佟悅低下了頭。

坐在觀察屋裡的顧新城,緊盯著監視器畫麵。這個佟悅雖然緊張,但全程保持著與問話者的目光交流,也冇有任何下意識的掩飾。

她冇有說謊。警方的調查證明,羅明皓是一個行動規律的工作狂。“蜜糖魔方”所在的泰禾大廈是刷卡進出,記錄顯示,除了外出工作,羅明皓每天早上8點左右準時到公司,然後一直工作到晚上8點才離開。吃喝都是在大廈裡的餐廳解決。

而每週五晚上6點左右,他也都會提前離開辦公室。根據其同事的證言,他的目的地就是到一街之隔的“蜜糖魔方”總店。

在生活上,以及在商場上,他八麵玲瓏,卻又都是些泛泛之交。既談不上和什麼人結仇,更找不出誰會想取他的性命了。

”但是廖警官,我想到有一件事,不知道該不該說。”佟悅有些支支吾吾。

“想到什麼你隻管說。”

佟悅點了點頭:“嗯,最近羅總倒是有一件煩心事。有一家全國連鎖的烤肉店起勢很猛,突然在碧波市齊開8家分店,拿到的還都是我們心怡的商圈店麵。羅總反覆提過,我們新店的選址工作必須加快。”

“你是懷疑,這家店在和“糖果魔方”惡性競爭?”廖捷點明瞭她這番話的含義。

佟悅連連擺手,說:“我隻是覺得有這個可能性。因為一週前,羅總說過,他從業內朋友那裡聽說,這家店正在努力跟商業街管理處接洽。很有可能會在我們總店的斜對麵,再開一家分店。這,就很明顯是在圍堵我們了。”

“瞭解。我們警方會留意調查。今天就到這裡吧,再想到什麼請隨時跟我們聯絡。”廖捷抬了抬眉,知道對方暫時無法提供更多準確的資訊。

姚大龍將幾個“糖果魔方”的員工送出了警署,臨走時,他們也看到了依舊堅持坐在接待室的羅明皓父母。佟悅他們想要上前安慰,卻被告知多方證言采集完之前,相關人員原則上不能會麵,這才作罷。

一整天緊張的工作下來,碧波市警方就像是踢到了一塊隱形的鐵板。事實看起來很是明確,卻一點突破口都找不到。

從受害人同事的證言上和大樓打卡記錄來看,上週五傍晚6點,羅明皓就已經離開了泰禾大廈,但卻冇有如約到達“蜜糖魔方”的商業街總店。晚上7點半之前,他就已經確定失聯了。

這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裡,羅明皓的行蹤難以查驗。

他冇有開走地下停車場的私家車,也冇有搭乘最近的地鐵或公交,出租車和網約車也找不到符合的乘客記錄。

熱鬨非凡的商業區,一個大活人不可能就這麼憑空消失。究竟是發生了什麼突發情況,還是說,他偶然見到了什麼人?

留在審訊室裡的廖捷忍不住扶額,他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方實在太多。

要知道,泰禾大廈地處市中心。可週一早上,屍體被髮現的噴泉池,卻在17公裡之外的南城體育館,相隔40多分鐘的車程。

凶手,為什麼要將屍體拋棄在這麼遠的地方?還是說,羅明皓其實是在南城遇害的呢?

今夜,註定難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警方公開羅明皓遇害的資訊後,“蜜糖魔方”公司的社交賬號下一下子湧進了上萬條評論。

粉絲們給他們的“耗子哥”點起了小蠟燭,好幾千人艾特了碧波市警署的官方賬號,責成他們儘快破案,嚴懲凶手。

就連“蜜糖”的潛在競爭對手,那家韓式烤肉店也遭受了無妄之災。一些無理取鬨的網友,跑到人家賬號下開罵:

【鍵盤聲】

網友:“蜜糖”的老闆死了,你們都不發條資訊緬懷一下,是躲在屋子裡笑嗎?

網友:警方應該首先調查你們,無良的資本擴張!

對方被弄的十分尷尬,也向碧波警署發起了求助,要求網警出麵刪帖控評。

案子一天不破,這樣的鬨劇就還會發生。

望著辦公室窗外開始閃爍的點點星光,久坐了半天的顧新城終於站起身來,他舒展了一下筋骨,拿起外套和車鑰匙,叫住了正要下班回家的沈北北:

“北北,一會兒咱們去中心商業街吃飯。”

“啊?”

沈北北有些詫異。他的這個帶教老師待人謙和,卻也十分公私分明。非工作時間,幾乎從不跟大傢夥兒一起待著。

今天,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

但有的吃,又憑什麼說不呢。他連忙回答:

”行,行啊,那咱們去哪家啊?”

“蜜糖魔方”。

聞聲,沈北北立即擺了擺手,一口否決顧新城的建議。

“那咱們可冇戲了。今天這事兒一出,人家就在官網上宣佈了:今晚歇業。”

顧新城倒是毫不意外的樣子,他挑了挑眉,輕鬆的回答:

“那,咱們就再找一家排大隊的網紅餐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