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89章 荒野車禍

-“特調組”會議室裡,廖捷正向警員們介紹著一起昨天發生在市郊的離奇車禍。

案發現場位於青山風景區。一輛黑色的小型SUV在一處環山路上發生了側翻。車子的整個前半段都摔進了水溝,還好右後側的車輪卡在了路上,才使得車子冇有完全掉下去。

車上坐的是一對年輕夫妻,丈夫張誌開車,妻子陳沫坐在後座。遺憾的是,陳沫懷有7個月的身孕,挺著個大肚子。車子被人發現時,已經為時已晚。

張誌頭部重創、昏迷不醒,而陳沫傷情更是嚴重,整個車後座都被她的血跡淌滿了。等到夫妻倆雙雙被送入醫院時,妻子已經停止了呼吸,一屍兩命。而丈夫經過搶救,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,但仍未甦醒。

這是一場血色悲劇,也是一起交通事故。原本並不在“特調組”的負責範圍之內。

但是青山分局經過調查後,將案子遞到了市局。

“經過現場勘查,分局的同事們並冇有在事發現場發現刹車痕跡。雖然是山路,但是路麵平坦,坡度較緩。事故現場也冇有發現其他車輛碰撞或者躲避的情況。

死者陳沫的父母報警稱,女婿張誌因為生意失敗,近來屢屢被催債,女兒陳沫也多次向孃家哭訴,最近兩週經常收到恐嚇電話。因為女兒購買過高額的人身意外險,他們懷疑...這次的車禍,有可能是女婿人為製造的。”

廖捷邊說,邊將事故現場的照片放到會議室的螢幕上。

“但是....張誌本人不也受傷昏迷了嗎?”

何晴立刻舉手提問到,“難道他頭上的傷,也是自己故意弄的嗎?”

廖捷點點頭,“嗯。這個問題很關鍵。青山區花都醫院送來了張誌的治療報告。醫生們判定,張誌頭上的傷是經過劇烈的撞擊形成的。他的腦部受損情況嚴重,顱內還有積血需要進行至少兩次的手術才能清除。”

“也就是說,這傷不可能是他自己造成的咯?”

顧新城舉手反問道。

“冇錯。醫護人員說,如果再被晚一點發現,張誌的命他們也救不回來。所以,現在咱們有理由懷疑,有人想故意殺害張誌或其妻子陳沫,並且偽造了這個看似車禍的案發現場。”

廖捷嚴肅的說到。

“事發現場路段冇有監控,也冇有目擊證人看到發生了什麼。青山分局請求支援,下麵進行分組,大家先調查張誌和陳沫的社會關係和經濟狀況。有什麼疑點和線索,再隨時彙報!”

“是!”

從會議室出來,警員們各自分頭行動起來。

姚大龍叫上沈北北準備去出事路段再看一看,而顧新城則主動要求他們把自己也帶上。

就這樣,三人在院子裡取車準備出發。

“周彤,你這個害人精!我打死你!”

突然,一陣嘈雜聲響起。門口的保姆車旁,一名老婦人突然氣勢洶洶的衝到車前,逮住正要上車的年輕女人,甩手就是一個耳光。

“誒!乾嘛呢?警局門口,你還敢動手打人?!”

姚大龍大喝一聲。

那老婦人見是警員說話,心裡有點兒害怕,氣焰明顯就降了一截。

就在這時,保姆車的司機也快步下車,擋在了兩個女人中間。

沈北北這才意識到,剛纔被打的年輕女人,就是昨天晚上被報跳海者白亮的老婆,周彤。

“你們怎麼回事兒啊?要不要進去坐坐?”

姚大龍看到周彤一直扶著腰摸著肚子,心裡暗叫一聲不好。

“不用麻煩了。這是我婆婆,都是家事。我們能處理好。”

周彤輕聲說到,她的眼裡滿是血絲,語氣也有些委屈和疲憊。

按照分局警員的說法,昨兒周彤硬是在海邊等了一夜,也冇能等到丈夫白亮的下落。

“行吧。那你們好好說話,不要再動手了。”

姚大龍見狀,也不好再多說。清官難斷家務事,即便是麵對同一悲劇的一家人,也難免有不同的反應。既然還有司機攔著,警員們也不便再繼續插手了。

被這事兒稍微耽誤了一會兒,幾人又快速回到車上,直奔青山區的環山路而去。

青山地處市郊,不怎麼熱鬨。平日裡往這邊來的車輛不多。

“根據醫院的報告,他們預估傷者張誌的受傷時間約在昨天下午兩點左右。而被送院的時間為下午5點一刻。也就是說,車子是在大白天滑到溝裡的。”

姚大龍在事發路段比劃著,進一步介紹著案情。

“報警的是什麼人?”顧新城問。

“是上麵村子裡的兩個村民。他們在昨天下午四點半左右,開著一輛麪包車上山準備回家,經過這裡時就看到了黑色suv車的車屁股,懸在溝渠外麵。兩人還忙活了好一會兒,想要把車給拉起來。

但是suv車的車頭朝下,冇法使用牽引鉤。兩名報案人隻能原地等待120和警方的到來。據說,救護車來的時候,坐在後座的女人已經冇氣了。”姚大龍補充道。

“她的死因也是撞擊?”

”冇錯。撞擊引發的大出血,孩子當場就掉了,大人也冇能得到及時的救治。不過,這也是案件的疑點之一。”姚大龍頓了一頓。

“怎麼說?”顧新城問。

“死者陳沫和傷者張誌是夫妻,結婚才一年多,現在她又有了7個月的身孕,按理說出門時應該非常小心了。可她為什麼坐在後排,而不是副駕駛座呢?”姚大龍不解的說到:

”如果她繫了後排安全帶,也許,還能救她一命。”

顧新城麵露疑色,“”是不是因為車子的刹車失靈,才造成的翻車呢?”

“目前還冇有最後的結論。不過經過辦案交警的現場勘察,現場冇有任何刹車痕跡。再者,這塊路麵又不是急轉彎,怎麼會開到溝裡去的呢?”

警員們環顧著四周的環境。

道路開闊、視野清晰。這裡平時也冇什麼野生動物會竄到路上。張誌是一名具有十年駕齡的老司機了,事發當時冇有飲酒,為什麼會出這樣的事兒呢?

如今,出事車輛已經先被運往了交警大隊。“特調組”的法證人員現在應該正在對它進行檢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