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86章 鬼迷心竅

-"大家都站著乾嘛呢,先坐下吧。"

老熊擺了擺手,示意所有人冷靜下來。快件小哥的任務已經完成,短暫亮相之後便離開了審訊室。現在,警方的詢問到了關鍵節點。隻要擊破最薄弱的環節,真相就會呼之慾出了。

“宋小雨,你的同伴是在征求你的意見啊。那你好好想想,從哪裡開始交代?這又是匿名信,又是羊頭杯。你們身上藏得秘密,可不比那地坑裡的少啊?”老熊說。

“宋小雨,你不讓胡方解釋的話,那咱們就再來談談你的問題。”顧新城也說。

“我有什麼問題?”

宋小雨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。她麵露不耐的看向顧新城,顯然對警方的提問有了強烈的牴觸情緒。

“我們從知情人士那裡得知,你的導師陳方舟曾經對你頗為不滿。他還為你隱瞞了一個重大過失。當年知道這件事的人,應該不多。但我們通過調查,從秦誌教授的夫人那裡,聽到了一個驚人的訊息。你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?”

宋小雨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。

她當然知道顧新城說的是什麼?

十四年前,她曾經跟秦誌發展出了一段秘密的地下情。但秦誌已婚已育,女兒隻比宋小雨小幾歲。這段婚外情,不僅有違倫理,會受到道德譴責。

更重要的是,碧波大學一直對教師有明確的行為約束,禁止他們與在校學生髮展戀情。不論是本科生,還是碩博研究生。

事情一旦曝光,秦誌將會受到嚴厲的處分,甚至會被校方直接開除。

“我想,當年你的導師陳方舟應該是出於保護你的立場,纔沒有立刻向院辦舉報這件事兒。但是你們兩個人,一個害怕醜聞曝光,一個害怕前途儘毀。反而對他心存不滿、懷恨在心。

還有你,胡方,如果秦誌受到處罰,你的前程恐怕也會受到影響。

這樣看來,你們三個人就具備了一同策劃和謀害陳方舟的犯罪動機了....”

顧新城看著麵前兩名衣冠楚楚的青年學者,冷冷的說到。

宋小雨的臉色難看至極,胡方則如坐鍼氈的在凳子上挪來動去。見狀,老熊迅速出擊,再次將“火力”集中到了胡方的身上:

“胡方,你先說。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?你有冇有參與殺害陳方舟?”

“不關我的事兒啊..!都是他們乾的!”

胡方已經顧不得宋小雨頻頻投來的白眼,他拚命的搖頭否認,著急著把自己給摘出去。

春末夏初,天漸熱。十四年前,碧波大學考古小組也是在這樣一個時節,即將完成對黃葉溪遺址12號地坑的發掘。

彼時,胡方、姚遠和阮翔三人,都即將博士畢業。各自也都有了明確的發展方向。

能夠進入到高校擔任教職,一直都是胡方的理想。可偏偏就在這個時候,自己的導師秦誌與同係的教授陳方舟,發生了激烈的爭吵。

“那天的工作快結束時,他們突然吵得很凶、很大聲。一開始我和阮翔都冇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兒?就看到陳教授指著秦老師的鼻子,破口大罵,嘴裡嚷嚷著說,一定要去院辦揭露他的醜事。

秦老師先是求情,後來也急了,他指責陳教授太過較真。他也冇打算跟宋小雨長久的發展下去.....”

胡方哭喪著臉,又瞟了一眼表情僵硬的宋小雨。

終於一股腦的,將當年的實情全都說了出來。

“吵到最後,陳教授好像下了決心一樣,對秦老師放了狠話。說12號坑完成收尾之後,他一定會去找院長。讓秦老師趕緊自謀出路,還能體麪點兒自行離開。”胡方說。

“也就是說,陳方舟是一定會去揭發秦誌的?”

顧新城問到。

“冇錯。”胡方點點頭。

“那秦誌是擔心自己的職位不保,就決定殺人滅口?還喊你幫忙?”

“不不不。”胡方連連否認,“其實我跟陳教授,連話都冇說過幾句。當時,也是因為姚遠的身體狀況不好,需要新添人手。我纔過去幫忙的。

秦老師當時的確是很生氣,也非常沮喪。他找我談過話,不過說的是另一回事。”

“什麼事兒?”老熊問。

“那時候,我已經進入到理工大學的最後一輪麵試。如果我的導師因為搞師生戀而被學校開除?肯定會在整個圈子裡鬨得沸沸揚揚。理工大學也很有可能為了避嫌,在最後階段把我淘汰。秦老師說,他會想辦法阻止這件事的發生。”

“那這麼說的話,動手殺人的還是秦誌咯?”

老熊一拍桌子,厲聲問到。

“不是!”

宋小雨和胡方,異口同聲的否認道。

“真的不是秦老師。我們幾個都冇動刀子,殺害陳教授的,是阮翔。”

阮翔?!這個答案讓兩名警員大吃一驚。

-------

原來,這位在海外過的愜意舒坦的成功人士。對自己的導師陳方舟,早就積蓄了強烈的不滿與憤怒。

宋小雨回憶說,眼看自己與秦誌的師生戀情即將曝光,她是心急如焚卻又無可奈何。到時候,不僅秦誌會被碧波大學掃地出門,她的日子恐怕也不會好過。

就在左右為難之時,同一師門的阮翔,找到了她,向她提出了一個可怕的提議。

阮翔天資聰穎,對考古學的興趣一般。他是高考時發揮失常,才被調劑到這個專業的。儘管已經讀到了博士,他並不想留在國內做個教書匠。

從讀博開始,他就一直向海外的高校與研究機構發送申請,希望獲得留學的機會和獎學金。但對方的要求十分嚴苛。申請者必須有一項重大的研究成果或者創新性發現。

阮翔打起了19號地坑的主意。因為那裡的藏品最多,研究價值也最大。他開始不斷向陳方舟提出,優先發掘19號地坑的想法。

但陳方舟堅決否定了他的提議。

他並不希望自己辛苦培養的學生流向海外,跟彆說用這樣的方式去換取海外學習與工作的機會。打那兒之後,他給阮翔的機會,也遠遠冇有給姚遠的多。

甚至屢次在古蹟發掘的過程中,讓阮翔提前離場。這讓對方覺得極為不理解與不公平。

眼看到了博士的最後一年了,阮翔等不起了。狗急跳牆,他精明的腦袋竟然想出了一個餿主意。他決定獨自發掘19號地坑。他的初衷並不是倒賣文物。而是想將一些從未麵世的文物,挪到12號地坑之中。再裝作是自己在發掘工作中,首先發現的。

經過近半年的偷偷運作。他真的從19號地坑的側麵,挖出了一條狹窄的巷道。也是他,打開了19號地坑裡的那口大木箱。就這樣,包括羊頭杯在內的多件藏品,逐漸出現在了12號地坑中。

宋小雨和胡方也證實,在陳方舟最初的勘察筆記中,原本就是有這些東西的。而發掘者和現場拍照的,也正是阮翔。按照考古工作的一般原則,整個小組都具有使用這些資料進行分析研究的權利。

“當時,我們誰都冇有覺察出這有什麼不對勁的。直到師兄來找我.....”

“陳方舟跟你們提過阮翔違規操作的事情嗎?”

顧新城追問道。宋小雨搖了搖頭。

“陳老師還冇來得及說資料要被封存的事情....是阮翔,他說他有個辦法,能夠同時解決他的問題和我的問題。那個時候我才知道,原來陳老師已經逮住了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