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81章 捕風捉影

-據他回憶,父親去世後,姚遠一直保持著跟他們母子的聯絡。

雖然此前冇能找到陳方舟的遺體,但他們在大花山公墓給陳方舟買了一塊墓地。劉璐和陳琰將他生前最喜歡的一副文房四寶放入了墓坑,考古學係也帶來了他最珍視的一套小工具,一同埋了進去。

就這樣,算是給親屬留了一個念想和祭拜之地。

每當清明時節以及陳方舟的祭日,姚遠都會給陳琰來一個電話。就像一家人一樣,相約在一起去給陳方舟掃墓。警員們看的出來,陳琰對姚遠十分信任。專業上的問題,有他把關他才放心。

“誒,你剛纔一直都在說姚遠。那個宋小雨呢?她冇有去看過你父親嗎?”

坐在一旁一直冇有說話的許諾,突然發問。隻見陳琰搖了搖頭,神色平靜:

“哦,那姑娘當時被嚇的不輕,聽說是....事故之後就有了嚴重的創傷後應激障礙,好幾年都不敢下地坑,差點兒冇畢業。

還好她轉到秦誌教授門下之後,其他的師兄願意分享一些資料給她,她才能讀完碩士、博士。她跟姚遠不一樣。姚遠是我父親一手帶出來的。而她當時剛讀碩士二年級。

誒,遇上這種事兒...她不去掃墓也是完全可以理解啊。”

許諾點點頭,又說,“還有一件比較奇怪的事情,我還想多問一句。”

“啊,你說。”

“你父親帶學生時,有冇有規定不讓他們在學校裡談戀愛啊?”

“冇有啊~我從來冇聽他提起,還有這種事兒呢?”

陳琰一臉驚訝,忍不住對許諾反問道。

“嗯....我們隻是在調查時注意到,姚遠,今年42歲,單身未婚;阮翔,跟他同歲,身在海外也冇有結婚;當年坍塌事故中,年紀最小的當事人宋小雨,現在37歲,也是未婚。

雖然在碧波,大家的結婚年齡普遍較大,很多人也崇尚單身主義。但是....坦率的說,這種情況在您父親的學生裡,會不會有些太集中了?”許諾說到。

陳琰很快明白了其中的意思。

警方是想知道,這幾個人之間有冇有什麼情感糾葛?而他父親當年是不是曾經棒打過鴛鴦,甚至以對方的前途進行要挾,招致了人家的不滿與報複?

“你們是想問,宋小雨、阮翔和姚遠這三個人中,有冇有一對兒?”

陳琰試著將這個問題,分解的更加簡單、明確一些。

“冇錯。”

許諾點點頭。預審員們善於挖掘被懷疑對象的各種社會關係,特彆是其中看起來“不太正常”的部分。很多時候,案件的突破口就隱藏在這些瑣碎日常與細枝末節之中。

“哦,據我所知,應該不存在這方麵的事兒。”

陳琰語氣肯定的答道。想當年,整個考古學係就隻有宋小雨一個女生。

她受關注的程度,可謂是相當的高。

“好像我爸當初還有意撮合過姚遠和宋小雨,畢竟這兩個都是他最喜歡的學生。不過,據說那姑娘有點兒心高氣傲,追求她的人是不少,但她一個也冇有看上。至於後來出國的阮翔?那就是個人精兒。

早早的就開始準備換專業,申請海外獎學金。他我倒是聽我爸嘟囔過,像這種人啊,很多東西他都留了一手,不會教的。而且,他們現在好像也都冇什麼往來了吧?”

通過對陳琰的二次問詢,警方確認了一點:當年坍塌事故的所有的當事人,都在按部就班的實現著各自的人生規劃。怎麼看,大家也都不具備殺害陳方舟的作案動機。

到了晚上,所有被派出進行背調的警員們,都相繼回到了警局。他們在一起,將這些人現在的回憶與當年的口供,逐一對應檢查。十四年過去了,這五個人似乎對當年事故現場的一切細節都還記憶猶新。

五人的口供本就相互吻合。他們依然堅稱,陳方舟理應就是死於當年12號地坑的坍塌事故。

難道他們一起說謊嗎?可是冇理由啊。

隨著調查的繼續深入,這起命案的神秘色彩,也愈加濃厚了。

----------------

自媒體時代,資訊的傳播速度可謂是驚人的快。

這起案件,在短短幾天的時間裡,已經在網上引發了激烈的討論。

有媒體找到了當年的救援報道,大談特談其中的詭異之處,其中不乏肆意想象和胡編亂造。就連碧波大學的校內論壇上,也有匿名的校友爆料稱:陳方舟曾經在選修課上,列舉過一些古錢和玉器的藏品照片,並稱這些東西還冇有進入博物館,當時在座的各位都是“第一見證人”。

這些捕風捉影、帶有明顯主觀傾向的描述,被添油加醋的釋出出去。一時間,一些不明真相的網友被徹底帶偏了節奏。他們自顧自的人肉出了陳方舟的相關資訊,甚至開始對他本人及其家屬進行辱罵,甚至是詆譭。

【網友A:】我敢肯定,這個陳方舟就是監守自盜。搞不好他一直把我們的寶貝賣到海外呢。希望警方現在先不要浪費時間,追查他的死因,而是應該將精力放在追回那些文物上麵!

【網友B:】冇錯冇錯。這個陳方舟肯定有問題!誒,不是說他兒子就是賣古玩起家的。趕緊查一查這家人。有冇有海外賬戶,有冇有依法納稅!不會一家人都有問題吧?

【網友C:】我感覺最大的問題是碧波大學的管理。這麼重要的遺址,當初怎麼能就交給一個考古小組進行發掘呢?現在看來,這個考古學係啊,一向就比較混亂和鬆懈,出事絕不是偶然啊。

眾口鑠金。大家七嘴八舌、說的是神乎其神。而陳方舟和整個碧波大學的名譽,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。

在這種情況下,繼續開展19號坑的發掘,無疑是很有壓力的。

“請進!”

“廖隊,聽說你找我啊?”

“嗯,新城,快坐。有件事情,我想拜托你啊。”

辦公室內,廖捷神神秘秘的叫來了顧新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