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根據警方的調查,如今的陳琰已經是妥妥的成功人士了。

他頭腦活泛,做了一個自己的飾品品牌,走的是大眾化路線。產品的材質一般,但設計新穎,出新款的速度快。後來又娶了一個在大公司做過營銷總監的媳婦兒。

這些年,夫妻同心把生意越做越大。還請了一些小明星和頭部網紅,藉著電商直播的東風,大賺了好幾輪。在市中心買了大平層,將母親劉璐也接了過去。

幾年前,陳琰夫婦又添了一對雙胞胎。日子過得是不錯的。

“那,大爺大媽,陳方舟這個人,平時的為人怎麼樣?跟街坊們的關係都還行不?”

姚大龍接著問到。

“這個嘛...他經常都是待在學校裡的,很少回來。我們打交道的少,不好說啊...”大爺說。

大媽卻一歎氣,“哎呀這個時候你又不敢說了。

我跟你們講,陳方舟這個人,人不壞,但是他很軸的。大學裡不是早就給他也分了個大房子嗎?人家清高,說冇時間裝修,可以先讓給要結婚的年輕教師。

自己呢,就要了間小宿舍。這可好,每天不是在學校裡,就是跑去挖他那個古墓。”

“誒不是古墓,是遺址。”

“好好好,不管是什麼吧。反正他很少回這個家是真的吧?

你說他也不會為自己的兒子想一想,那大房子,可以給陳琰做婚房的啊。還有,我聽說他還立了遺囑,把積蓄也捐給大學了。

這是幸虧啊,陳琰自己還算爭氣,劉璐才能跟著過點兒輕鬆日子。要不然,這家人這輩子都奉獻給考古事業去咯。”

老阿姨的語氣中帶著幾分憤慨。但警員們明白,她隻不過是為自己的同事抱不平。也從側麵說明瞭陳方舟一家人之前的生活狀態。

不能說關係緊密,還缺乏了一些相互理解。

更關鍵的是,街坊們提到的父子分歧,倒是引起了警員們的注意。

“大龍哥,你說那個陳琰,當初是怎麼賺到第一桶金,開辦飾品品牌的呢?會不會...”

路上,沈北北向姚大龍說出了心裡的懷疑。

“我也覺得有這種可能。但是,咱們把情況先反饋回去。經偵科的同事們會調查他當時的收入來源的。要知道,將文物據為己有、甚至倒賣出去,這可是非常嚴重的違法犯罪。但咱們現在一點證據都冇有,隻能說是多了一個調查方向。可不能先入為主了。”姚大龍心領神會的說到。

“嗯,明白。”

外派出去調查的警員們,陸續結束任務回到警局。與秦誌教授他們一起參與了此次三期發掘工作的武寧大學的師生們,也被廖捷請了過來。

此時,正在會議室裡接受著警方的問詢。

武寧大學的易紅霞教授,也是國內考古學界的大拿。這次出了這樣的意外,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想。

“易老師,雖然這樣說對死者不敬,但是...警方有一定理由懷疑,當年陳方舟教授,很有可能已經開始自行發掘19號地坑了。不知道從專業的角度,您怎麼看?”廖捷首先發問。

“嗯,我想警方這樣說,應該是多少掌握了一些實質性的證據。我們不瞭解,也不好評判。但是...我隻想從常理,以及我個人對陳老師的印象出發,說兩句。”易紅霞教授輕聲說道、

“好的,請說。”

“據我所知,陳方舟老師是個醉心學術,不太看重名利的人。實話說,好多年前,我們武寧大學就曾經想用高薪聘請陳老師來做客座教授。每年飛來講幾次課,完成一定的科研共創項目,就能有不菲的課酬。但是陳老師毫不猶豫的拒絕了。

因為他不想離開碧波,哪怕就是幾天的時間。所以,我個人完全不能理解,他有什麼理由,要去自行、提前發掘19號坑。”她說。

“會不會是因為裡麵有什麼特彆的藏品呢?”

廖捷委婉的問到。警方也不理解,為什麼會是19號坑?

也許,專業人士可以解答一下。那口裝有遺骸的大木箱裡,原本裝的又是什麼?不該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嗎?怎麼就被人給掏空了呢?

“想要搞清楚這個問題,就隻有重新返回現場,再仔細的找一找了。”

會議室裡,易紅霞教授無比認真的說到。

”一般來說,“儲藏室”隻會一個進出口。三期的這個入口,是我們和碧波大學的團隊一起發掘的。如果?我們還能找到第二個的話?那也許....”

她並冇有把話說完,但在場的人已經都聽懂了言外之意。

如果還能找到第二個出口?那陳方舟私自發掘曆史古蹟的行為,基本上就是板上釘釘了。

根據法醫處對死因的分析,陳方舟並非斃命於坍塌事故。那會不會,出事那天,他本就是在19號坑?事故的另外幾個人到底知不知情,還是說,他們就是為了掩蓋這一事實而集體說謊了呢?

但毫無疑問的是,誰還知道19號地坑的秘密,誰就是當年最有可能殺害陳方舟的人。

“嗯,我們正在向上級請示。能不能馬上繼續發掘?還需要綜合的考慮。”

廖捷沉聲說到。

如今,12號與19號地坑外,警方和相關部門都已經佈設了專人看守,處於嚴密保護狀態。目前,“特調組”還有一條偵辦渠道:調查陳方舟及其相關人士的經濟情況。

專業人士違規發掘古蹟,大概就是兩個方向的目的:要麼為錢,要麼為名。這些年來,通過各種隱秘的渠道與方式,進行文物走私,造成文物流落海外的案件並不罕見。

重賞之下必有勇夫。陳方舟及其團隊,也不知道能不能經受的住時間的考驗。

多年前,這幫人就已經推演出,19號地坑是整個“黃葉溪遺址”中,藏品最為豐富的地方。警方不得不懷疑,其中的利益誘惑大到足以令人失去理智、謀財害命了。

隻是,大家一直在尋找的最大疑凶到底是誰呢。陳方舟的學生?同事,還是兒子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