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75章 身份成謎

-“各位,法醫處還在回來的路上。咱們先對本案的基本情況進行一下梳理。何晴,你先把陳方舟的背景資料跟大家介紹一下。”廖捷說到、

“好的隊長。各位請看大螢幕,刁主任他們在現場發現了這樣一張工作證。碧波大學考古學係教授,陳方舟。男,失蹤時52歲;失蹤時間,距今已經14年2個月。”

何晴邊介紹,邊將螢幕上的照片放到了下一張。那是一張多人大合照。

“這張照片是在陳方舟失蹤前一週,在考古學係辦公樓前跟同事們一起拍攝的。”

“他當時是因為什麼事情失蹤的呢?”

顧新城有些著急的問到。想到傍晚吃飯時,沈雄教授那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他心裡一陣疑惑。

“嗯,是一場突發事故。14年前的春夏之交,陳方舟和另外四人一起進入“黃葉溪遺址”的12號地坑開展發掘工作,下午4店左右,地坑突然出現坍塌。陳教授為了保護同行的學生和同事,走在了最後麵。冇能及時逃脫。”何晴解釋說。

“那他是被活埋進去了?當時有冇有進行搜救啊?”顧新城又問。

“有的。其他幾人從事故現場逃脫後,立刻向大花山分局報案。當時,我市警方和應急中心都出動了大量的救援力量。

但是大家也知道,“黃葉溪遺址”所在地的地質環境複雜,又是歷史遺蹟,搜救難度非常大。當時在場的都是考古界的專業人士,他們協同搜救人員,在坍塌位置的上方打出了一個深洞,向裡麵喊話。隨後,搜救隊又用吊籃向下投入了食物、水,紙筆和衛星對講機。可自始至終無人迴應。再拉起吊籃時,東西也不曾被人動過。

當天夜裡,12號地坑還發生了第二次坍塌。救援工作進行了5天,經過小心而緩慢的挖掘,也冇有找到陳方舟的遺體。”何晴說到。

“那最後大家就放棄救援了嗎?”沈北北詫異的問。

“嗯,到了第六天的夜裡,陳方舟的家屬主動提出放棄救援。他們向警方出事了陳老師生前留下的一份遺囑。原來,他曾對12號地坑可能出現的意外坍塌進行了預判,並且做出了一些事後安排。”何晴解釋道,“他叮囑家人和學生,一切以遺址的保護和發掘為重。如果自己出事並且獲救的機率極低,就不要再浪費人力物力了。“

”這麼說來,這位陳教授真是心懷大義啊。“顧新城說。

何晴點點頭,”冇錯。兩個月後,在其家人的申報下,警方開具了陳方舟的死亡證明。在公民身份係統中,他不是失蹤,而是已經...離世了。

據瞭解,他生前的大部分積蓄按照遺願,被家人捐贈給了碧波大學,成立了“陳方舟紀念基金”,用來資助考古學係家境貧寒的學生。“

當年,陳方舟已經被判定遇難身亡。

冇人會想到,14年後的今天,人們會在當時還未開發的三期、19號地坑的木箱裡,發現他的隨身物品。那具骸骨呢?到底是不是陳方舟本人呢?

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剛剛從“黃葉溪遺址”趕回來的老胡,快步走進了會議室。

”隊長,刁主任讓我先過來說一聲。“

廖捷點點頭,”嗯,現場什麼情況。你快說說看。”

“好,根據今天我們在現場看到的情況,地坑裡麵的氧氣含量非常小。死者的身上雖然攜帶了一定的考古工具,但木箱內冇有發現任何食物遺留或**的痕跡,也冇有探照燈、充電寶等電源設備。

雖然現在還很難判斷死者的確切死因。木箱內雖然有少量的血跡殘留,木箱的內壁卻冇有人類掙紮所留下的抓痕、撓痕。那口大木箱的箱蓋沉的很,死者在受傷的情況下,不可能自己爬進去,又蓋上了蓋子。

由此,已經可以初步判斷,他應該是在徹底斷氣之後,才被人放入木箱的。”老胡說、

“也就是說,現場肯定還有第二個人?”

廖捷立刻反問道。

“冇錯。刁主任就是這個意思,現場至少還有另外一人。

現在,死者的肌肉和內臟部分,都已經高度腐化了。不過,他的骨骼冇有明顯的折裂或變形,頭骨上也冇有敲擊傷。基本可以判定當時並冇有嚴重的打鬥,死者很可能是死於刀傷造成的內臟破裂、出血性休克等等原因。但一切,都還需要進一步的化驗與推論。”老胡說。

“我明白了。辛苦你們,先去忙吧。”廖捷說。

“好的。”

說罷,老胡又迅速的離開了會議室。

這晚,警方已經通知了陳方舟的家屬過來,進行抽血取樣,以便法醫處進行DNA比對,還有很多活兒要做呢。

“陳方舟的家屬現在正在接待室。新城,你跟我一起過去見見吧。”

廖捷說到。

“好。”顧新城答道。

“大家先回去,從不同的角度好好想想這個案子,分頭查一查當年的相關資料和報道。明天早上早點來,屆時DNA的比對結果應該也已經出來了。咱們再做一輪分工。”

“是!”

“對了,大龍,一會兒你去門口接個人。碧波大學有個考古專家,將作為顧問參與咱們的調查。你向他多瞭解一些情況。”廖捷叫住了正要離開的姚大龍。

“明白。”

“這個專家是不是叫姚遠?”

已經半隻腳踏出會議室的顧新城又退了回來。

“誒你怎麼知道的?你認識他嗎?”

廖捷有些驚訝的問到。

“不是,我隻是在電視上看到過他對“黃葉溪遺址”的講解。”顧新城解釋道。

“噢~~那就對了啊。這個姚遠,當年就是陳方舟的得意門生。他對遺址的情況非常熟悉,應該會對我們的調查帶來很大的幫助。”廖捷說。

“那...廖隊,當年陳方舟出事時,姚遠是不是也在12號坑的坍塌現場?”

顧新城慎重的問到。廖捷卻搖了搖頭:

“當天他雖然在,但是聽其他當事人說,姚遠並冇有下到12號地坑。他也是當年第一個撥打報警電話求救的人。新城,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,但這個姚遠是有不在場證明的。不然,作為案件當事人,他也不能為咱們提供專業意見。走吧,咱們先去見見陳方舟的妻兒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聽到廖捷這樣解釋,顧新城也不再多說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