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73章 考古直播

-週三中午吃飯時間,碧波警局的食堂裡熱熱鬨鬨的。

“誒師傅,你在看什麼呢?”

剛打好飯的沈北北,一坐下來就發現,顧新城正兩眼直勾勾的盯著手機螢幕,麵前的餐盤則被他推到了一邊。沈北北有些好奇,很少能看到顧新城吃飯的時候還玩手機的。

這究竟是在看什麼好東西呀?

“噢,考古直播。”

顧新城把手機翻轉了過來。

“今天“黃葉溪遺址”的第三期發掘工作,正在網上直播呢。已經開始大半天了,趁中午有時間,我瞧瞧。”

“遺址發掘?這個也能直播啊,還挺稀奇的。”

沈北北有些驚訝的嘟囔道。

在他的印象中,考古一向都是有些神神秘秘的。可現在?居然搞起了實況轉播。

他瞄了一眼顧新城的手機螢幕,喲嗬,同一時間觀看的人數竟然有十幾萬,已經衝上了城中新聞直播的熱榜。

“誒,那個遺址裡都有些什麼啊?”

沈北北邊吃邊問。

“這裡曾經是一位巨賈富商的家宅。專家們根據民間野史記載,推測其主人姓古。”

“那為什麼叫“黃葉溪遺址”呢?”

顧新城忍不住調侃道,“哎呦你不是在碧波長大的嗎?市郊的大花山,古時候就叫黃葉溪啊?”

沈北北撓了撓頭,“嗬嗬,師傅,你這麼說我就很尷尬了。上次我去博物館的時候,還是個娃娃呢。彆人的家宅,怎麼會埋在土裡呢?”

“據說是如今的碧波市,曾經在曆史上發生過多次嚴重的地震。古家大宅很可能就是在其中某次地殼沉降中,整體陷落,並逐漸被後世的流沙掩埋。”

“原來是災害造成的。那這次的考古直播裡,不會出現什麼.....古人的遺體吧?“

沈北北抬起頭來,有些一驚一乍的說到。

“那怎麼可能呢?那可就是播出事故了。遺址的挖掘工作已經有二十年了,現在已經是第三期發掘。今天直播挖掘的是對古家的“儲藏室”,也就是這家主人“小金庫”的大揭秘....”

顧新城解釋道。

今天的考古直播其實已經預熱了一段時間,引發了很多愛好者以及普通市民的關注。早上開始,已經陸續從“儲藏室”裡出土了十幾件精美的玉器和金器了。

沈北北恍然大悟般,“我說怎麼這麼多人看呢?原來大家都愛看挖寶貝,這不就是妥妥的流量密碼嗎?”

“嗯,先吃飯吧。”

顧新城笑笑,終於將餐盤拖回了麵前。正如沈北北所說,“黃葉溪遺址”裡的寶貝,確實是不少。前兩期、持續近二十年的發掘工作,已經產生了十幾個發掘點。出土文物上千件、重量接近一噸。幾乎占據了碧波市博物館藏品的一半。

中華文化五千年,而現代考古學不過百年。許多王陵墓葬從被髮現到被髮掘,橫跨十幾年甚至近半世紀,從來都是求穩不求快,不能一蹴而就的。

“黃葉溪遺址”在我國考古學上的地位並不算特彆高,但對於開埠也就二十來年的碧波市來說,卻意義非凡。

吃過午飯,顧新城將手上的工作安排好,又驅車趕往了碧波大學。

這段時間碧波市裡的警情總體還算平穩。在警局的特準下,他得去把之前因為查案而欠下的教學和警民互動任務,都給補起來。

講座舉辦的很成功。

心理學係主任沈雄教授,硬要留顧新城吃個便飯。

碧波大學官東區的小觀園,有道享譽校內外的名菜:觀園靚髈,很受師生們的喜愛。傍晚,沈教授就跟顧新城約在了這裡。

“新城啊,聽說下週,你們警局邀請了一位知名的犯罪畫像師到碧波交流。誒,你覺得有冇有可能?請他抽空來學校裡,跟同學們也見見麵、交流交流啊。”

“行,我回去問一下。但這主要得看他自己的時間安排和意願了。”

“好好好,你記得去問問看啊。來,先吃菜、吃菜。”

沈教授還真是資訊靈通,變著法兒的給學生們請大牛,拓展視野。

不一會兒,小觀園食堂的電視螢幕下,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學生。沈雄教授的注意力,也被吸引了過去。孩子們都在看什麼呢?

顧新城也扭頭看看熱鬨,發現此刻碧波科教頻道竟然也在直播“黃葉溪遺址”的發掘景象,不少學子看的是津津有味。跟主持人坐在一起的,還有兩位演播室評論嘉賓。

主持人正在提問,“姚教授,您十幾年前就參與了二期的發掘工作,請給我們講講,當時的情況吧?”

“好的。那時候,我正在碧波大學念博三,跟著我的導師陳方舟先生,也就是“黃葉溪遺址”的發現人一起,進行古家大院的勘察....”一位身子筆挺,樣貌儒雅的學者正在回答。

“哇~~姚老師好帥啊!”

“就是就是。之前我上過他的選修課,感覺他真人比電視上還要更帥一些呢。”

“更主要的是,姚老師真的好博學。對曆史材料都是倒背如流,上課從來也都是脫稿的。”

一群學生興奮的議論紛紛,頗有點兒迷妹、迷弟的樣子。

沈雄教授看清楚情況後,不禁笑了笑:“現在啊,對大學老師的要求是越來越高。以前我們講謙謙君子、青年才俊,“才”還是要擺在前麵的。如今呢,有顏有才,已經是相當重要了...”

“可不是嗎?對了沈老,這個姚遠,也是咱們學校的老師啊?”

顧新城注意到電視上的嘉賓介紹。原來這位頗受學生們喜愛的老師,是碧波大學考古學係的姚遠教授。

“冇錯。他可是我們學校的明星教師。考古學係最年輕的博士生導師,今年才四十出頭。這個年紀能在考古係做教授,在全國也是鳳毛麟角的。”沈雄說到。

“那他的導師陳方舟,肯定也是一位學術大拿了?”

“誒~”

聽到顧新城的話,沈雄教授突然頓了一下,默默的放下了筷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