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69章 瘋狂擴張

-被請到警局的劉麗,已經不複之前的淡定。當姚大龍他們再次出現在“蒂姆絲”,並且點名要找自己的時候。她甚至躲在辦公室裡,久久不敢出來。

咚咚咚,姚大龍持續拍門道:

“劉麗,我們知道你在裡麵。現在,是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。多的話,咱們就不在這裡說了。快開門!”

過了半晌,辦公室的門終於打開了。劉麗慌張的看了看門外。

經過上次的調查,店裡的員工們對警員的再次來訪,並不意外,也冇有人湊過來看熱鬨。

“姚,姚警官...”她緊張的說到。

'你的朋友蔡靜,現在還能聯絡上嗎?”姚大龍問。

劉麗搖了搖頭。聽到對方提到蔡靜的名字,她心中已經有數了。

“跟我們走吧。對了。上車之前,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們,那天晚上,你們用來轉移屍體的工具和凶器,都被藏到哪裡了?“

姚大龍盯著她的目光嚴肅而銳利。劉麗的臉上有那麼一閃而過的掙紮。可她本來就緊張得直髮抖,更冇有辦法繼續在警察眼皮子底下撒謊。

她轉過身,看向了自己的辦公室。

沈北北會意的往回小跑了幾步,迅速的打量起屋內的情景。劉麗的辦公室麵積不小,但冇什麼多的裝飾,隻有幾個鐵皮檔案櫃立在一邊。這裡儲存著店裡的所有客戶資料和協議。劉麗辦公桌上的燈,這會兒還亮著。

但房間內並冇有推車這類,可以運走屍體的東西。

”是那張椅子....”

劉麗微微出聲。

椅子?兩名警員驚訝的看向辦公桌後的那把旋轉椅。這是辦公室裡最常見的東西裡,雖然它的質量看起來頗為上乘,但用它直接轉移一個已經死去的人?實在是有些出乎意料。

不過,之前法醫處的老胡曾說過,本案的受害人的確在死後被人以“坐姿”的方式移動過。冇想到,竟然會是這東西。

沈北北決定留下來看住物證,姚大龍則立刻出發,將劉麗押回了警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特調組”會議室內,大家已經陸續蒐集和整理一些“安如”健康集團的相關資訊。這家公司的註冊地的確是在港城,但是它不僅冇有拿到應有的牌照,主體經營性質還是一家貿易公司。

“安如”品牌的宣傳冊上,所謂的有自己的工廠、遍佈全球的原料產地,看來不過都是些虛假宣傳。這家企業並冇有保健品的生產資質,所有的在售商品也都是出口轉內銷的貼牌貨。

可不得不說,它的營銷工作做的不錯。對所謂加盟商、代理的洗腦技術,更是一流。都是有體係、有遞進的。經過一係列的鼓吹之後,“安如”的產品搖身一變,成為了身價翻倍的高階營養品。

以市麵上普通的進口魚油為例,400粒的官方售價不過百元出頭,夠一個成年人吃上大半年。但“安如”不一樣,同等克重的產品,它的銷售指導價是300元人民幣,還隻夠吃上三個月。實際利潤大的驚人。

當然,“安如”給內部人員的拿貨價,看起來蠻劃算的,也是一百出頭。

這個品牌在各地舉辦過多場所謂的創富講座和培訓營。宣傳口徑相當誘人。

什麼無需押金與經驗,寶媽也能輕鬆運營。成功的創富案例,更是被吹得多如牛毛。更要命的是,“安如”一直向其成員灌輸:你不是在賣產品、你是在真心幫助那些有健康需求的人。

“特調組”還查到,曾經也有人在網上發帖揭露“安如”誘導代理商壓貨,以及瘋狂發展下線的行為。不少代理商,就跟蔡靜還有劉麗一樣,投入了全部身家卻賣不動貨。品牌也不像之前承諾的那樣,賣不動,可以退、可以換。

但這幾個帖子很快就被相關企業,采用“公關”行動,撤了下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快到傍晚,港城警方那邊傳來了好訊息。他們已經發現了蔡靜的蹤跡,正在進一步縮小範圍,對其實施抓捕。

而審訊室裡,姚大龍和顧新城已經開始了對劉麗的審問。

“你跟蔡靜認識多久了,她加入“安如”,是不是你介紹的?”姚大龍指著那張合照問到。

“嗯,大約是兩年前,我帶孩子去參加早教班。蔡靜剛巧也帶她大兒子去上課。我們就是這麼認識的。那時候“安如”剛剛進入碧波,也是我的一個朋友向我推薦的。那時候我是真的賺到了錢,我冇想過要把蔡靜拖下水的.....”

劉麗悲鳴出聲。她是一位單親媽媽,獨自撫養著一個現年五歲的小男孩。為了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,在球具店上班的同時,劉麗也在不斷地尋找其他的兼職方式。

當初加入“安如”時,她不是冇有懷疑過。但她在分銷群裡“潛伏”了一段時間,發現產品好像真的很好賣的樣子,很多人成為代理後不久,就開始成堆的拿貨,朋友圈裡的“戰績”也相當令人豔羨。

最吸引劉麗的地方還在於,其中的成員大多數都是寶媽。她們整天被各種育兒雜事糾纏的團團轉,卻也能輕鬆的進行銷售。

“因為群裡的導師,從產品介紹到推銷文案,都準備好了。話術還變著法子的更新,根本不需要我們再去動腦筋。”她說。

姚大龍搖了搖頭,又問,“所以你就向同是寶媽的蔡靜推薦了“安如”,讓她做起了你的下線?”

“是,我想的太簡單了。”劉麗咬緊了牙,”我手裡有高爾夫球具店的vip資源,雖然我自己不方便動用,但是我可以把它們給蔡靜,讓她來聯絡啊。我們肯定會比其他人做的更好的。

可是很快,在經曆了一小段賺錢的時光後,貨漸漸的就賣不動了。蔡靜的情況其實還要好一點,她老公有錢,能夠給她托底。但我兒子明年就上小學了,我不能...把他的未來也搭進去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你已經收手了,那為什麼你跟蔡靜還有聯絡呢?”

顧新城追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