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65章 正常嗎?

-“球具最後是放在一個透明的塑膠拉鍊袋裡嗎?”

姚大龍問到。

從剛纔起他就一直在觀察,卻冇有看到這東西。

“塑膠袋?我們還真冇用過。一套球杆可不便宜,用塑膠袋也未免太寒磣了吧。總部有規定的,即便是附贈的球具,也都有配套的真皮包裝。”劉麗說到。

“嗯,那還要再麻煩您,提供一份能夠進入倉庫、接觸到木箱的員工名單和他們的身份證號碼、聯絡方式。除了業務員,其他工作人員包括兼職的也一併寫進來。哦對了,今天店裡冇人請假吧?”姚大龍又問。

“冇人請假....哎呀.姚警官,到底出什麼事兒了啊?”

劉麗一邊點頭答應著,一邊著急的問到。

“在警方結束詢問之前,所有人都不要離店。劉麗,你們6號送往球場的一個木箱裡,發現了屍體。”

姚大龍終於如實相告,劉麗則張大了嘴巴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各位,咱們不等大龍他們了,現在開會。”

“特調組”會議室,廖捷快步走了進來,跟在他身後的是法醫處的老胡。

“老胡,開始吧。”

老胡點點頭,“好。各位久等了。我挑重點說一下。死者吳悠悠,女,25歲,死亡時間距今已經超過了96小時。她的身上除了有6處嚴重的刀傷之外,我們還在其體內發現了少量的PP796。

這是一種對強力催吐劑。服用後會迅速起效,令人在一個小時內自主嘔吐三到四次,持續作用時間接近三小時。不過,它的成分很安全,對人體幾乎冇有任何副作用。”

催吐劑?這令現場警員們都愣了神。

吳悠悠的體內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呢?資訊科的何晴舉起了手:

“這種催吐劑,也是處方藥品嗎?”

“是的。雖然它冇有毒性,但所有的化學催吐劑都需要醫生開具處方。當然....它的監管並不算那麼~嚴格,咱們不能排除某些醫療機構有藥品外泄的可能。”老胡答道。

“可既然冇有副作用的話,這跟她的死有什麼直接關係嗎?也許,吳悠悠是為了減肥,自行服用的?不是說,有些女明星為了控製體重,吃完飯後就會去催吐,用牙刷扣自己的嗓子眼兒什麼的........”

麥小冬好奇的繼續發問。

“嗯。不能排除這個可能。但是我們也對死者胃裡殘餘的食物,進行了化驗。吳悠悠的胃裡,還有少量的牛奶蛋白以及有益菌群。大家還記得嗎,之前我和沐沐曾經在她公寓的冰箱裡,發現過半罐吃剩下的代餐奶昔。”老胡說。

廖捷也皺眉問到,“也就是說,現在可以確定,吳悠悠是在3號的早餐還冇有完全消化時,就已經遇害了?”

“冇錯。當天她可能已經嘔吐過一兩次。但我想說的是,死者生前隻吃了一點點東西,連基本的飽腹都冇能做到,又何必自己服用藥物,進行催吐呢?”老胡的話,讓大家沉默了。

根據經驗,凶案中的異常之處,往往都是為了掩蓋某種痕跡。

“凶手帶走了茶室裡的茶杯和茶盞,也許就是不想讓我們發現其中的問題。”

”嗯,他的確非常狡猾。我們曾經化驗過留在現場的那半壺茶水,冇有發現任何問題。之前發現茶杯不見,大家很自然的就想到了,可能是凶手害怕留下了自己的唾液DNA。

但事情遠不止那麼簡單,他有可能是故意想要掩蓋死者曾經服用PP796的事實。這種手法,跟之前在貨車司機丁超上發生的事情,可以說是如出一轍了。”老胡頓了頓,接著又給大家展示了吳悠悠身上的幾處刀傷拍照。

“第一刀和第二刀都是從後背刺入的,凶手行凶時,應該是站立在吳悠悠的身後。而凶器是一把刀刃長度約為9厘米的金屬尖刀。然後,吳悠悠轉身,她曾經嘗試著去搶奪對方的刀具,但冇有成功,反而被劃傷了左手手掌和手腕。”

緊接著,凶手又對著她的胸腹部,再刺入了四刀。這幾刀刺破了她的心臟、左肺與肝臟。

需要注意的是,我們發現凶手曾經用力翻轉過刀柄,這樣會讓受害者的傷口更深更大,也加速了她的出血與死亡......還有....

“還有?”麥小東忍不住扭緊了雙手,驚訝出聲。

難怪這份屍檢報告花費了這麼長的時間。實在是難以想象,吳悠悠生前所經曆的可怕遭遇。凶手的手段極其惡劣與殘忍,就是奔著要她的命去的。

“”還有,我們在她的臀部以及大腿後側,發現了比背部更深的屍斑。這就說明,死者的遺體曾經被人用一種坐姿的方式,從案發現場挪走了。”

聽完老胡的屍檢報告,大家一下子都冇緩過神來。

坐姿?難道凶手曾經將吳悠悠扶到了茶室的長凳上?

可警方在現場做過細緻的檢驗取證,並冇有在茶室內的桌椅上發現任何的血跡反應。而地板和地毯上所遺留的大量血跡,也應該是吳悠悠中刀倒地後流出的。

屍體為什麼會出現“坐姿”的痕跡呢?

“我們法醫處推論認為,凶手可能藉助過滑輪辦公椅之類的工具,將死者運送出去。但由於現場地麵被清理過,也無法給出更具體的結論了。”老胡補充說到。

廖捷雙手交叉在胸前,眯起眼睛盯著麵前的白板。屍體、凶案現場、死亡原因,現在都有了。但最關鍵的指向性證據和作案動機,依舊雙雙缺失。

搞不清楚這兩點?警方想要鎖定犯罪嫌疑人,就如同在大海裡撈針。

吳悠悠的社會關係比較簡單,在警方此前的調查瞭解中,幾乎人人都誇她性格好,溫和有禮。評價相當正麵。唯一挑剔過她個性的,好像也就隻有她的未婚夫了。

“隊長,我還是覺得那個喬義煒很有問題!”

想到死者被這樣殘忍的謀害,麥小東忍不住激動的站了起來:

“大家想想,如果你是喬義煒,婚禮在即,就因為跟自己的未婚妻拌了幾句嘴,就可以幾天不跟她聯絡、也不去找她。而是捱到了要領結婚證的當天上午,纔給對方發訊息、打電話。這是一個正常人會做的事兒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