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吳悠悠的遺體被帶回了警局,她的親友也被相繼通知到位。

連日來的一點希望,最終還是化為了泡影。

“怎麼樣磊子,屍檢報告出了嗎?”

廖捷有些坐不住了。過去的幾個小時裡,他已經向法醫處主任刁磊,催問了幾次結果。

警員們迫切的想要知道,凶手有冇有在死者的遺體上,留下任何具有指向性的證據。

調查已經持續了數日,死者家屬痛苦萬分。大家都期待著,能夠馬上找到真凶。

“可能還得等一會兒。要不,你先通知大家去會議室吧。等報告一出來,我們馬上就送過去。”

刁磊被催的不行,匆匆應付了兩句。他自己心裡也納悶著呢。死者身上的刀傷肉眼可見,按理說,死因及凶器的判定,對饒有經驗的老胡他們來說,不該是件難事。但老胡和秦梓恒一直待在解剖室裡,半天冇出來說句話。

莫不是?吳悠悠的身上,還有其他致命傷?

此時的“特調組”會議室裡,人還遠遠冇到齊呢。

姚大龍帶隊趕去了城南。經過追查,那個裝著屍體的木箱,確實是園林路上的一家高爾夫球具店送到球場的。

好巧不巧,箱子的收貨時間正是6號的上午,也就是司機丁超口中的“私活時間”。要是能在發貨的源頭有所發現?那勢必將對整個調查,起到關鍵的推動作用。

想到這裡,姚大龍踩緊了油門。

警員們的目的地,是一家叫做“蒂姆絲”的高檔球具店。

店裡主要經營的,就是私人定製款的高爾夫球杆。整條園林路上,還有另外幾家同類代理商。

出發前,姚大龍向球場的工作人員瞭解過,這些商家用的送貨木箱都來自同一個廠家,規格尺寸是一模一樣。

客戶呢,則要靠木箱外的品牌標識,以及收貨人姓名來進行區分。

早上發現屍體的那名男子,是球場裡的老會員。他自述,自己在兩個多月前,的確光顧過“蒂姆絲”,並且花高價從海外訂購了一套球具。

因為是定製款,廠商的出貨速度慢,再加上國際物流和到店後的再次分派,他等的也有點著急。前兩天,店裡給他打來電話,說球具已經送到了球場,他可以去接收這份驚喜了。

今天的工作稍有空閒,這位仁兄就換好服裝、來到球場,興沖沖的在準備室裡看到了唯一一個貼有“蒂姆絲”大LOGO的木箱。他都冇確認自己是不是收件人,就立刻剪斷了掛扣,打開了箱子....

“啊呀~!”

驚喜,瞬間變成了驚嚇。

事後,警方們發現,木箱上的收件人貼牌已經被人扯去。可這也說明,誰曾經將箱子裡的東西偷梁換柱,誰就是本案的頭號嫌疑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”麗姐你找我啊?”

一個穿著西服,身材瘦弱的男子,急匆匆的拿著一疊紙跑到了前台。“蒂姆絲”的店長劉麗正跟姚大龍站在一起。

“嗯,小郭,這是碧波警局的姚警官。6號早上的發貨單,你都找出來了吧?”

“全在這裡了。姚警官,你們是要看哪一張?”

郭浩是這家店裡的年輕銷售,平時也負責對接物流發貨。他將手中的單據在前台的桌子上抖抖齊,輕聲問到。

“翻一翻,那天送往海濱高爾夫球場的單子。”

不等姚大龍重複說明來意,店長劉麗馬上接話道。

“海濱高爾夫球場啊....”

郭浩不自覺的拖長了聲音,神情緊張了起來。

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

姚大龍立刻上前詢問。可郭浩隻是一個勁的看向劉麗,眼神中有了一抹心虛。見狀,劉麗似乎馬上明白了什麼。她皺起眉頭,語帶責備的問到:

“你是不是又在外麵找“野車”了?”

“嗯....不好意思啊麗姐,咱們往海濱那邊的發貨時間不固定,量又小。走正規物流的價格實在是有點高。關鍵是....我也怕耽誤顧客的收貨時間。”

原來,“蒂姆絲”球具店並冇有自己的配送專車。

為了能及時發貨,郭浩承認,自己時不時的就在幾個同城的貨運群裡,下一些所謂的“野單”。也就是利用其他物流車的剩餘空間,給店裡拚個單。

趕上平時,店長也不會為此去苛責他,畢竟是給店裡省錢了嘛。可今天?氣氛嚴肅的讓郭浩在心裡打起了小鼓。

“那上週六早上,跑這單車的司機你應該認識吧?”

姚大龍繼續追問道。

“嗯。他叫丁超,是城南物流中心的配送師傅。他總是一個人出車,還能幫忙上下貨,價格也算合適。我們合作過好幾次了,一直都冇什麼問題.....”

郭浩在說話間,也和劉麗一樣,忍不住疑惑的看著姚大龍。到現在,他們還冇搞明白是出了什麼事兒呢。

“劉店長,麻煩你帶我們去倉庫裡看一看。”

“啊?好啊,你們跟我來吧。”

姚大龍並冇有直接說出案情,他準備去上貨點,也就是“蒂姆絲”的倉庫門口瞧一瞧。有冇有監控啊、有冇有異常呢。郭浩手中的發貨單上,的確有丁超的簽名。

6號早上發往海濱高爾夫球場的,一共有三個木箱。另外兩個,已經被客戶簽收了。可光憑這張單據,還不足以說明任何問題。

倉庫門被拉開了。這裡的麵積不大,儲藏架搭的高高的。上麵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紙箱。

左側,十幾個相同規格的木箱,整齊的碼在了一起。還有兩個,被擺在了靠門口的位置,已經掛上了封口扣。猛一看,還真有點像是兩口棺材。

姚大龍仔細看了看倉庫裡的攝像頭位置。嗬,果然,木箱的擺放區是監控的死角。拍攝畫麵集中在了門口的上貨點。

劉麗在一旁介紹說,倉庫裡不僅存放著從海外總部寄來的球杆,還有大量的配套標品。貨品的整理與覈對工作,通常都是由業務員自己完成。

待確定主件、配件全都到齊後,纔會進行最後的封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