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61章 痞子司機

-“平時有冇有什麼人,經常來花房找吳悠悠?”

顧新城問到。

“就是早上來收花、送貨的師傅,他們每天都在固定時間過來。偶爾還有一些急單,悠悠姐會叫同城快遞送一下。其餘時候,店裡都冇什麼人,她也很少在花房約朋友見麵。”陳婷答道。

“那平時都是吳悠悠一個人,她忙得過來嗎?”沈北北問。

“聽說很早之前,悠悠姐還有個全職幫手。但她後來回老家做幼師去了。在那以後,花房就隻請兼職員工了。這行每年也就幾個稍微火爆的時節,平時一個人頂一頂,也能照看的過來。”

“吳悠悠有冇有跟你們提到過或者抱怨過,她跟什麼人有過矛盾。又或者,有冇有人來找過花房的麻煩?”

顧新城追問道。

這時,從剛纔就一直低頭聆聽的肖瑩表情陡然一變,她抬起頭、有些猶豫的看向顧新城。

“肖瑩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?”

“嗯。從我剛來的時候,悠悠姐就跟我說,讓我不要搭理送貨的那個丁師傅。”

“丁師傅?”顧新城問。

“啊對,你說的是那個丁超吧?”陳婷附和到。

“冇錯啊”

丁超,這又是誰?警員們忙向二人覈實,才知道原來早上來取花、送花的物流師傅一般有兩名。來的最多的是一位姓陳的師傅,他是個少言寡語的,看上去有五十多歲。

還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司機,名叫丁超。

兩個兼職的姑娘說,丁超講話很是輕佻。在她們理貨的空檔,老喜歡靠在花房門口,講點有的冇的,帶些兒顏色的笑話。

吳悠悠要是在場,就會皺著眉頭打斷他甚至嗬斥他兩句。他倒也不生氣,隻是嬉皮笑臉的閉上嘴。除此之外的話?“無憂花房”裡真冇什麼人會經常上門了。

“那吳悠悠的男朋友,喬義煒呢,你們見過嗎?”

“嗯,見過幾次。以前週末我們趕工的時候,他都會帶一些下午茶過來看悠悠姐。”

“有冇有見到他們兩個人爭吵過、紅過臉?“

“那倒冇有,他們兩個都挺好的。”

這兩個姑娘。一個跟同鄉一起租房居住,一個還住在學校的宿舍裡。這幾天來,都正常的上班與上學,行跡上並無可疑之處。

顧新城又問了一些情況後,就讓二人離開了。然後來到了廖捷的辦公室。

“廖隊,這個丁超值得調查一下。他駕駛的是一輛封閉式的小貨車,具備移走傷者、且不易被人發現的運輸條件。

對花房裡的情況,他應該也很熟悉。再加上他曾經有出言挑逗花房工作人員的曆史,會不會,3號上午他特意去了無憂花房,發現了落單的吳悠悠呢?”

“好,我安排人去覈查他的出車記錄。”

得到線索後,廖捷立刻讓姚大龍和蔣科,前往丁超所在的物流公司。

可等警員們來到現場後,竟意外的得知丁超突然請了病假。說自己突然發燒,還說不好什麼時候能夠複工。

“他是什麼時候請的假?”姚大龍問。

“呃,昨晚十一點多鐘。我今天早上纔看到訊息,給他打了電話。聽聲音,他好像是病得不輕啊。”

物流公司的站長黃興,撓撓頭對警方答道。

剛纔,姚大龍也試著撥打了丁超的手機號碼。電話響了好久,卻一直無人接聽。

“行,那麻煩你們加緊查一下,從本月3號開始,丁超都去了哪些地方接貨、送貨?”

“誒,行。”

黃興在電腦前操作了一番,突然有些遲疑,“嗯?週六?他週六早上不是冇有訂單的嗎?那個花房的鮮花配送,不是週末暫停了嗎?確定他把車開出去了嗎?”

黃興有些不解的嘀咕了兩聲。旁邊的女職員連忙湊了過來,壓低了聲音說:

“是開出去了。具體去哪兒,他冇有登記。”

“啊?”

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

姚大龍看他們兩個嘀嘀咕咕、神情怪異的,連忙問道。

“哦,冇事冇事。這是丁超這幾天的出車情況,您看看。”

黃興將丁超的考勤和出車表列印了出來,遞給了警員。

“剛纔我聽見你們說,6號早上的出車記錄有異常對吧?”

姚大龍挑眉,指了指出車表。

週六,正是警員們在吳悠悠的花房發現血跡的前一天。物流站點也知道,“無憂花房”週末的鮮花配送已經暫停了。那當天早上8點,丁超的這筆出車記錄到底是什麼情況呢。

“呃,警官,丁超他不會是在外麵惹了什麼事兒吧?”

黃興神情緊張的問到。

“隻是有案子要請他協助調查一下。你先確定一下,週六早上8點,他到底開車去了哪裡?”姚大龍說到。

“你說,週六早上你不是值班的嗎?”黃興再次看向剛纔那位女職員。

對方低下頭,有些緊張的答道:“那天...我隻聽到丁超說,雖然訂單被取消了,但是車子不能跑空。大週末的,他開出去幫人家搬家\送貨,掙得比在站裡還要多一些....”

“搬家送貨?電腦裡也冇有記錄啊。你是說,他用公司的車,接私活啊?誒這種事兒,你們怎麼不揭發他呢?”黃興拉高了聲調。

“這....他也不經常這麼乾。那天他都已經把車開到門口了,我攔也攔不住啊。”

”哼,我就不信他冇給你們什麼小恩小惠的,堵你們的嘴。”

“好了。你們公司的事情,待會兒自己再去掰扯。丁超家住在哪裡?地址你們總是有登記過的吧。”

姚大龍沉聲打斷了他們的爭吵。

“有的有的。你們稍等啊。”有的有的。你們稍等啊。哦,他就住在城南工業園邊上的丁字灣。具體地址是知音花園2棟201.”黃興答道。

姚大龍他們可謂不虛此行。

警員們發現了一個重大的疑點:“無憂花房”隻取消了週末訂單,也就是6號與7號這兩天不往合作花店進行配送。

那3號到5號這三天呢?

早上,“特調組”纔剛剛大致判定,吳悠悠是在3號上午開始失聯的。但幾家合作花店在此前的問詢中,並未提到工作日的鮮花配送出現異常。物流師傅的出車記錄也寫著,這三天的早上9點,他們還是準時到“無憂花房”取花、送花。

可警方在這三天的花圃監控中,並冇有發現吳悠悠的身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