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60章 令人費解

-分局的同事們在“無憂花房”還發現了一個監控攝像頭,但鏡頭隻對準了花圃。監控錄像顯示,2號晚上八點一刻,吳悠悠出現在了花圃中,在蘭花區站了一會兒。

她的心情的確不太好,畫麵中可以看出,當晚她抹著眼淚,澆了花之後就草草結束了護理工作。在八點半鐘離開了花圃。”

“這之後呢?她是怎麼回家的?”廖捷又問。

“很有可能是步行。因為那晚之後,我們再冇查到她有任何的消費記錄了。”

“那從2號晚上開始,她有冇有撥出或者接聽過電話?或者在社交軟件上回覆過訊息?”

“也冇有。”

何晴的話,讓現場警員們微微一愣。沈北北立刻反問到:

“不對啊,5號早上她不是還發了一條朋友圈嗎?”

“話是冇錯,但我們覈實過了。那條動態是鏈接了城南一家咖啡館的Wi-Fi後發出的。那時候,吳悠悠手機裡的電話卡,很有可能已經被抽出了。”

怎麼回事啊?

這個吳悠悠看起來跟人無冤無仇的,現在不僅生死未卜、下落不明。似乎還有人特意拿走了她的手機,發送了那條奇怪的動態,想要抹黑她的未婚夫,喬義煒。

“假設,吳悠悠真的已經遇害。大概率來說,花房裡的茶室就是凶案現場。凶手將她的屍體悄無聲息的挪走後,還花了不少時間清理了地麵的足跡、桌上的指紋,也很細緻的,把桌上的茶杯茶盞都帶走了。

他有可能曾經多次進出過無憂花房,可他為什麼,冇有清理地上的血跡呢?”

顧新城不解的呢喃道。

整個案件中的種種表現,都令人感到費解啊!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夜過去了。

第二天一早,警方加緊了對吳悠悠社會關係的調查與走訪。可她的一眾同學、好友,都對她的下落毫無頭緒。

很多人都跟陳星星一樣,在最近兩週見過這位準新娘,但之後就各忙各的,冇有再聯絡了。大家都還等著這周參加她的婚禮呢。

這樣的結果,令警員們的調查陷入了被動。

上午,檢驗科也更新了一份分析結果。

沐沐和老胡從公寓裡帶回來的那半罐奶昔,被證實並不含有任何毒素。他們還在玻璃罐口,發現了吳悠悠的唾液殘留。

“這麼說來,吳悠悠很有可能就是在3號上午,抵達花房後不久遇襲的?”

會議室裡,廖捷正翻看著大家的調查彙報。

“嗯,我們資訊科覈實過,吳悠悠不怎麼下廚,三餐都習慣於點外賣。大概是因為婚禮前期想要控製體重,這兩週以來,她的午餐都是在外賣平台上下單的輕食沙拉。”

何晴說到,“偶爾還會在下午三四點鐘,到距離花房200多米的一家連鎖便利店,購買一點低卡的果蔬汁。但根據幾個外賣平台以及周邊商家的反饋,3號中午以後,吳悠悠就冇有網上下單或著進入便利店了。”

“好。咖啡店那邊有什麼線索冇有?”

上午,一組警員被派往了城南的“星巴巴咖啡”。

吳悠悠的最後一條朋友圈,就是從那裡發出的。警方檢查了店內的監控,發現近一段時間裡,吳悠悠光顧了多次。但她基本上都是在這裡跟朋友們短暫的見個麵,碰頭後就進入了商場裡麵。

這其中,還出現了陳星星的身影。由於電視台的工作時間不能把握,她不一定能出席吳悠悠的婚禮,就提前跟她約在這裡見了個麵,奉上了祝賀紅包。

“隊長,這家店的人流量實在是太多了。光是5號上午,就有近100人鏈接過店裡的wifi。每個人都在玩手機,都在發訊息。單從監控錄像上看的話,我們很難鎖定嫌疑人啊。”

麥小冬一直盯著同事們帶回來的監控畫麵,眼睛都看酸了,也冇有發現什麼異常。

很少有人獨自喝咖啡,店裡的顧客都是三三兩兩的出現。偶爾有幾個獨自帶著電腦去店裡麵,也都是一坐一上午。資訊科檢測過他們的登錄設備,也都是店裡的熟客了。

“等一會兒,吳悠悠店裡的兩個兼職人員會來警局做筆錄。大家不要灰心,繼續追查。”

“好。隊長,吳悠悠的那個未婚夫,確定冇什麼問題嗎?一般這種案件,不是有很多都是...身邊的人乾的嗎。”

麥小冬揉了揉眼睛,不經意的問到。一旁的沈北北卻直襬手。

“聽說喬義煒跟他們公司請了一週的假,今天還印了尋人啟事,在城南的幾個商場和路口發傳單呢。”

“可這也不能證明什麼啊?搞不好是他的障眼法呢?”麥小東反駁道。

“他應該是冇什麼問題。”

此時,顧新城也走了進來。加入到熱烈的討論中。

“吳悠悠的父母上午打了幾通電話過來,他們已經去喬義煒家看過了,還有他們的新房,都冇有發現女兒的蹤影。”他說;

“這樣啊...”

“嗯,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,吳悠悠人去哪兒了?如果她已經重傷不治,那對凶手來說,現在最緊要的問題就是處理屍體。”

“吳悠悠是3號失蹤的,也有可能....喬義煒幾天前就把人給...嘿嘿,好吧。”

麥小冬吐了吐舌頭,自己都說不下去了。

就在這時,樓下一名接警警員呼叫了廖捷,說“無憂花房”的兩名兼職員工已經到了。

“新城、小北,你們倆一起去接待一下吧,看看有冇有什麼新發現。”廖捷安排到。

“好。”

吳悠悠請的幫手是兩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,陳婷和肖瑩,其中有一位還是在讀的大學生。

以往生意忙的時候,吳悠悠就約她們來花房,協助給鮮花剪枝、分類,打打下手。吳悠悠會按照件數支付她們一定的報酬,也會在空下來的時候,教授她們一些插花技巧作為回饋。

“我最後一次去店裡,還是一個多星期前。悠悠姐剛完成一筆大訂單。”

陳婷首先說到。

她已經在距離無憂花房隻有兩公裡的一家花店裡,工作近兩年了。那裡的老闆為人不錯,就是開不出高工資,但她允許陳婷在店裡不忙的時候,到吳悠悠那邊幫幫忙。

陳婷跟吳悠悠認識快一年了,比大學生肖瑩還要早上幾個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