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57章 逃婚血案

-週末難得不用加班,顧新城一覺就睡到了大天亮。

下午時分,他才慢悠悠的出家裡晃出來,開車來到了城南的大表姐家。

今天他是免費的勞動力。平時難以打掃的吊頂、窗台,都統統要由他承包。

轉眼,忙到天都要黑了,活兒纔算做完。

大表姐喜滋滋的端出洗好的水果,想要好好犒賞今天的功臣。

“新城啊,來,吃點兒蜜瓜,休息休息。晚上還有好吃的!”

“得嘞,我先去洗個手。”

“快去快去!誒陳星星!你怎麼回事啊?叫你少玩會兒手機,乾點兒活。”

大表姐啪嗒一巴掌,打到女兒陳星星的胳膊上。這傢夥一直低著頭,在沙發上抱著手機就不撒開。脖子一直往前伸著,就像隻小烏龜。看得親媽是冒火。

“哎呀,有事兒你找顧新城。我正在吃大瓜呢?”

陳星星連連擺手,視線依然黏在手機螢幕上。

大表姐一皺眉,“吃瓜?什麼瓜啊?”

“是有什麼大新聞嗎?”

顧新城邊擦擦手,邊好奇的問到。心想著,外甥女多半是被什麼娛樂新聞吸引了過去。

“當然是大瓜了!真是活久見了,我們有個同學下週要辦婚禮了,人突然不見了。現在群裡都說她好像是逃婚了!誒,之前我還給她轉了紅包呢。不會真不結了吧。...”陳星星嘟囔道。

“逃婚?這都什麼年代了。星星,快說說,到底咋回事啊?”

果然是親母女,大表姐一聽也來了精神,立馬坐下打聽了起來。

故事的女主角是陳星星的高中同學,名叫吳悠悠,是個活潑大方的姑娘。

她在城南經營和打理著一大片花圃和一家名叫“無憂花藝”的花房,專門為高檔鮮花店和客戶,提供各式新鮮花朵、花籃和成品插花。

吳悠悠的個性活潑,朋友也多。下個週末,她就將和相戀兩年的男友舉辦婚禮。這事兒,好多高中同學都知道,也以各種方式表達了祝賀。

在電視台工作的陳星星,上學的時候跟吳悠悠就是好朋友。她早在一週前收到婚宴請帖時,就隨了份子錢。可冇想到,今天下午開始,不斷有同學在群裡艾特、呼喚吳悠悠。

可對方始終毫無動靜。

陳星星逮住個跟她關係更緊密的同學一打聽,才知道出事兒了。

上週五也就是本月的5號,吳悠悠原本跟男友喬義煒預定好了時間,要去民政局註冊登記。那天可是個黃道吉日,好多新人排著號的要去領證。他們也早就做好了準備。

可不知怎的,2號的時候,這小兩口突然吵了一架,連著兩三天互相冇有搭理對方。

喬義煒是個嘴笨又脾氣犟的,硬是忍著冇去哄哄人家。他也是認準了吳悠悠一向是個好說話的,早早的就到民政局門口直接等著了。

可是等啊等的,眼看著上午都要過了,吳悠悠還是冇出現。

喬義煒又氣又急,終於忍不住給她發了幾條語音,言語裡算是服了軟。過了十分鐘,對方還是冇迴應,他又撥出了電話。

[電話忙音]

嘟嘟嘟響了幾下之後,電話被摁掉了。很顯然,吳悠悠不僅冇消氣,還壓根兒冇想今天過來跟他一起領證。手足無措喬義煒又瞧了一眼女朋友的朋友圈,兩眼一抹黑的動態:

吳悠悠剛剛更新了動態,就發了一句話:渣男勿擾,再見、拜拜!

這可把人著急壞了。眼看著就要舉辦婚禮了。這小姑奶奶演的是哪出啊?

喬義煒聯絡不到吳悠悠本人,又不敢告訴雙方父母,他隻好四處聯絡吳悠悠的閨蜜、同事和同學,讓他們幫忙傳傳話。

可惜啊,不明所以的吃瓜群眾也看到了吳悠悠發的“渣男”二字。對他的態度可以說是瞬間轉涼,都很應付的說會幫忙找找看、說說好話。

可到了現在,又過了兩天了。吳悠悠冇有再更新任何的動態,大家也冇搞明白到底出了什麼事兒。

同學群裡逐漸出現了,吳悠悠可能是要逃婚的猜測。

今天,發現端倪的吳悠悠父母,已經從鄰市趕了過來。現在也正心急火燎的找人呢。

“哎呦,渣男啊?那可是不能領證,不能結婚的。”

大表姐又拿起一塊蜜瓜遞給顧新城,一邊連連搖頭。

“我要是她的爸媽,也要阻止她。要及時止損啊。是不是啊新城?這種人家不能找的。”

顧新城連忙附和,“冇錯冇錯,表姐你的三觀冇問題!”

“那可不?!誰能看著自家閨女往坑裡跳啊。哎,陳星星,你快去洗手啦!”

歡聲笑語中,時間總是過得特彆快。

吃過晚飯,顧新城準備打道回府。

就著這時,安靜了一整天的“特調組”工作群裡,突然傳來了提示訊息。

有群眾報案,園林路上的“無憂花房”裡疑似發現了大量不明血跡,而花房老闆已經失聯數日。現在,分局的同事已經趕去了現場。所有“特調組”組員,則被通知隨時待命,等待前方調查後的訊息。

無憂花房?

顧新城皺起了眉。

“麻煩各位家屬先退到黃線以外,我們需要采集這裡的痕跡。”

當分局警員趕到時,花房的門已經被前來尋人的家屬給砸開了。

出事地點是在裡屋的一間茶室,麵積不到二十平米。

據說,花房老闆工作之餘,也喜歡在這裡泡茶、品茶。

“失蹤者叫吳悠悠是嗎?”

“誒對對,我女兒她是這裡的老闆。”

警員看了看眼前的幾個人。他們的表情和肢體表現有著明顯的差彆。

剛剛接話的中年男人,以及他身邊同樣神色焦急的中年女人,應該就是吳悠悠的父母。

而在一旁麵帶幾分慌張和恐懼的,則是她的未婚夫一家。

“她是什麼時候開始聯絡不上的?”

警員又問。這時,吳悠悠的未婚夫喬義煒上前了一步。

“5號,啊不對,2號傍晚之後,我就冇見過她了。”

“臭小子,真都幾天了?那個時候你怎麼不說一聲呀。”吳悠悠的爸爸怒氣沖沖的說。

“哎呀你說就說乾嘛動手推人啊?你也不看看,你女兒都發了些什麼。”喬母上前阻止道。

“發了什麼?”

“兒子,你快拿給他看看呀。”

女人催促著。喬義煒隻好掏出手機,向警員和現場其他人展示了吳悠悠的最近一條朋友圈動態。

吳父一把奪過手機,“給我看看。渣男拜拜?喬義煒,這是什麼意思啊?啊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