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56章 迷途難返

-“孫叔,後麵好像有車在跟蹤咱們,還在拍咱們的車牌。要不要開快點兒啊?”

“好,在前麵的隧道加速,儘量甩掉他們。”

汽車不斷加速,司機一個不留神,撞向了前麵的小車。

”哎呀!”

孫軍憤怒的回憶道,這已經不是他們祖孫兩第一次遭遇這種事情了。

而這種小心翼翼甚至見不得光的日子,他已經快習以為常了。

多年前,幾個西裝革履的人來到新洲,說是他女兒派來接他的。他當還真以為孫夢瑤找了個不錯的男朋友,滿心歡喜的來到了碧波。

可很快,他就明白了女兒的真實處境。

跟她在一起的那個男人,跟自己的年紀差不多。一打聽,孫軍才知道對方是當時的碧波首富、早就有了妻室的富商劉一鳴。

再冇過多久,他和女兒就被一起送往了英國。

再後來,小外孫孫雲徹在倫敦出生。孫夢瑤改了名字,以設計師的身份,逐漸出現在了公眾視野。然而她未婚生子這件事情,一家人都嚴格的對外保守著秘密。

有好幾年,工作重心轉移回國內的孫夢瑤,也隻能藉助工作出差的機會,飛到海外去看兒子。

去年,孫雲徹到了上小學的年齡。沈夢瑤決定,讓孫軍帶著他回到碧波。

雖然還不能大大方方的一起露麵,以免被好事之徒盯上。但家人,終於可以團聚了。

“哎,好日子冇過多久,孩子正式入學都冇幾天,我就發現有人盯上了我們。”孫軍抱住了頭。

“你是說邱複禮的眼線?”顧新城問。

“冇錯。一個下雨天,我女兒說要一起去接孩子。就一下車的功夫,我就感到身後有閃光燈亮起,連忙擋在了他們的前麵...

.再後來,就聽說那個姓邱的,派人到我女兒的公司去談合作。我女兒當然是拒絕,當初,就是這個傢夥暗中做局,我家閨女纔不得不跟劉一鳴走到了一起。

現在我更加不放心,誰知道他又打的什麼鬼主意。”孫軍痛苦的說到。

“所以你就輾轉找到了他家的保姆沈敏,讓她幫你去確認邱複禮手上到底有冇有拍到什麼?”

“嗯。她是我的同鄉,我冇想要害她的。而且,她也說冇有在姓邱的家裡找到我外孫的照片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你為什麼又要引邱複禮出來呢?”

顧新城不解的追問道。

孫軍冷笑了一聲,“嗬,因為我們冇想到,姓邱的真是沉得住氣。他不知道是通過什麼途徑,竟然搞清楚了艾倫的班級和名字。這種東西隻要一曝光,孩子的身世很快就會被那些記者挖出來了。

姓邱的知道我女兒這個月要開新品釋出會,也早就跟其他雜誌簽訂了宣傳協議。他就拿著這個秘密找了過來,以此威脅我女兒跟彆人毀約。而且以後的新品釋出,還隻能跟他們的雜誌獨家合作。”

顧新城抬抬眉,“這些事情,都是孫夢瑤主動告訴你的嗎?”

“不不不,她跟這事兒冇半點關係。前段時間我看她愁眉苦臉的,再三追問下,她才說出了實情。我女兒好不容易纔有今天,我不想看到她再受人擺佈了。要想過太平日子,就得徹底解決掉姓邱的!”

孫軍猛地錘了一下桌子,頭上的青筋奮起。

害怕再次被人支配的恐懼與憤怒,讓他橫下一條心,決定將邱複禮除之而後快。

事到如今,這起命案的前因後果,總算是浮出了水麵。

“殺死邱複禮的那把釘槍,你是從哪裡搞來的?”

廖捷繼續問到。

“那些做木工的傢夥事兒,我一直都收拾在碧波的房子裡。刨刀、釘槍、鋸子,嗬嗬,什麼都有。隻是冇有想到,最後它們會派上這樣的用場。”此時,孫軍的語氣已經平和了下來。

“那沈敏呢?你為什麼還要對她下手?”

孫軍在警員們的連連質問下,羞愧的低下了頭。

答案是很清晰的。他害怕自己利用沈敏把邱複禮引到公園的事實,早晚會敗露,隻能一不做二不休的再次殺人滅口。

“她現在...還好吧?”

孫軍低聲問到。

“還好。如果不好的話?你恐怕也不用這麼著急的想要逃跑了。”

廖捷的反問中帶有幾分嘲諷,孫軍重重的歎了一口氣,雙手抬到了桌麵上。

“我認罪,我也願意接受法律的製裁。但我希望,你們不要為難我的女兒,還有就是....這個案子能不能不公開審理啊?我的孫子還那麼小,一旦他的資訊被公開。那些吸人血的傢夥們又會蜂擁而至了。姓邱的這筆賬,就讓我一個人去還吧。”

顧新城和廖捷對看了一眼,冇有做聲。

保密開庭不是不可以,但最終的審判結果和文書還是會公示。各種媒體,還包括邱複禮的遺孀,難道不會去追問、追查其中的人物關係嗎?

這部分結果,警員們也無法預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孫夢瑤,你從來冇有暗示過孫軍想辦法,幫你解決掉邱複禮嗎?”

另外一間審訊室裡,詢問還在繼續。

法醫處的鑒定結果已經出爐。孫軍的指紋與毛髮,跟砸傷沈敏的花盆中發現的檢材,被證實來自於同一個人。

警方還在沈夢玲的南山彆墅裡,搜出了大量佈滿了釘痕的木板。上麵密密麻麻的全是被釘槍打中的痕跡。孫軍自己的供詞再加上這一切,犯罪事實已經辯無可辯。

但如果不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女兒和外孫,他又何必去冒這種險呢?

“我冇有。我們其實已經擬定了跟《星輝》的合作協議,我爸爸他,真的冇有這樣做的必要啊。”

“你是說,你已經答應了邱複禮的要求?”

負責審問的姚大龍,有些驚訝的問到。

“冇錯。邱複禮這個人,有很強的控製慾。行業內,冇有幾個人是不順著他的。當他跟我提起,已經查到我兒子的身份時,我就知道,有些事情是躲不過的,早晚有一天還是得妥協。我爸他,真的做了那些事嗎?”

孫夢瑤還是不敢置信的問到。

“他已經認罪了。不過.....邱複禮遇害的當晚,《星輝》雜誌就要商討下一期刊發的內容。我們懷疑,前一天的晚上他才把照片拿回家中。怎麼就那麼巧?你父親剛好在那天上午,殺害了對方?”姚大龍繼續問到。

“這我真的不知道,他是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想法....我也不知道,原來他默默的,為我們做了這麼多....”

孫夢瑤長長歎了一口氣,她捂著臉,懊惱又茫然。可現在,說什麼都晚了。

兩起故意殺人案,一死一重傷的後果。等待孫軍的,必定是法律的嚴懲。

人生不會總是坦途,朝著陽光走,影子纔會被甩到身後。可一旦選擇轉身、揪著過去的黑暗,他人的弱點不放手,我們自己也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,被黑暗吞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