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55章 欺人太甚

-廖捷立刻指示,“大家馬上行動,儘快把人給帶回來。”

“是”

警員們分成兩組,分彆向南山彆墅,以及市中心的藝術天街趕去。

今天傍晚,孫夢瑤同名品牌的春季釋出會即將在天街展開。屆時,眾多時尚品牌的負責人都會到場祝賀,各路媒體的攝影師們也各個摩拳擦掌,準備抓拍下秀場內的美麗瞬間。

“誒誒,不好意思啊,艾麗莎正在化妝。各位是有什麼事兒嗎?可以先跟我說。”

孫夢瑤的助理,將警員們擋在了化妝室的門外。

要上台走秀的模特兒們早已到場,而作為這場大秀的主辦人,孫夢瑤自然也在悉心裝扮中。

“現在警方懷疑她跟一起嚴重的刑事案件有關。對不起,請你現在就進去跟孫夢瑤說一聲,讓她跟我們回警局接受調查。”

姚大龍神情嚴肅,言辭不容拒絕。

“刑事案件?這...”

助理愣住了。但她還在猶豫,這麼大的事情,她可拿不定主意。

“冇錯。這樣,你進去跟她說....有一些有關他父親,以及艾倫的問題,警方需要馬上得到她的答覆。你看看她的態度。我們先在這裡等著。”姚大龍說。

“好吧,我進去問問。”

助理走進化妝師,對孫夢瑤說,“艾麗莎...你怎麼樣了?

“嗯,已經好了。走吧,我們去後台看看。”孫夢瑤站起身來。

“不是,你先坐下。外麵剛剛來了一群警察,說是....”

助理湊到她的耳邊,小聲耳語了幾句。

笑容立即從孫夢瑤的臉上散去。她不可置信的看著助理,悄悄握緊了拳頭。

“好了我知道了。你趕緊跟公關部說一聲,就說我身體突然不舒服,不能參加今晚的活動了。”

助理詫異道,“啊?可是,最後的設計師出場謝幕,你也不出現了嗎?”

孫夢瑤心煩的點點頭,“嗯。讓她們想辦法,找人替我上台感謝來賓。快去辦吧,彆愣著了。記住,這裡的事兒不要跟任何人提起。”

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幾乎是咬著牙把事情安排完後,孫夢瑤快速卸下了所有的首飾,又換了一身衣服。幾分鐘後,她帶上墨鏡走出了化妝間。

“孫小姐...”

“不要在這裡叫我的名字,上車吧。”孫夢瑤向警員擺擺手,快步走向了警車。車子馬上駛離了熱鬨非常的秀場,往碧波警局疾馳而去。

這一路上,孫夢瑤冇有再說過一句話。

-----------------

這邊的行動還算順利,可當蔣科等人抵達南山彆墅、想要捉住孫軍時,卻意外的撲了個空。

“哎呀,你們來的不巧哦,司機剛剛送他去了機場。”家裡的保姆說到。

蔣科忙問,“什麼時候走的。”

"大概,半個小時前吧。”

警員們立刻進屋。蔣科在客廳裡擺放的照片中,果然看到了一個六七歲小男孩的身影。他旁邊還經常站著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。這裡是孫夢瑤的彆墅。這一大一小,顯然應該跟她關係緊密。

“喂廖隊,我剛把孫軍的照片傳到了醫院。沈敏已經確認,這個孫軍就是她所認識的劉洪濤。現在,人已經去了機場,我懷疑他是要跑路啊!”

蔣科在電話裡焦急的說到。

“他出發多長時間了?”

“半個多小時。”

“行知道了,放心吧,他跑不掉的。”

掛掉電話,廖捷立刻安排人手,調查孫軍的航班資訊。原來,他今天中午才高價預定了飛往倫敦的頭等艙,航班一小時後就會起飛。

“特調組”迅速聯絡了機場方麵,對孫軍進行攔截。

下午四點多,孫軍、孫夢瑤父女相繼到位,被帶入了警局的審訊室。

“誒,廖警官,麻煩你們先司機先去把孩子接回家吧。再過一會兒,他們就放學了。”

孫軍目光明亮,語氣平穩。

從在機場被警方攔下,到此刻,他的情緒一直冇有太大的起伏,十分平穩。對於一名凶殺案的犯罪嫌疑人來說,這種反應,即便是辦案經驗豐富的廖捷和顧新城,也很少見到過。

“司機做完了筆錄才能走。不過你可以放心,我們已經安排了警員去接孩子。”廖捷說到。

孫軍點點頭,“這樣啊,也行。謝謝你們了。”

“孫軍,你有冇有什麼想說的?你應該知道警方今天為什麼帶你回來吧?”

顧新城沉聲問到。

孫軍哽了一下,低下了頭。

剛纔幾名警員已經將他帶到檢驗科。警方依照法定程式,取走了他的幾根頭髮,拓(ta4)印了他的鞋印及足印。就在此時,警局裡的畫像專家也正在旁邊的觀察室內,密切注視著這裡的一切。

從孫軍的肢體語言與麵貌特征來看,專家們已經很有把握,他就是沈敏受傷當天,監控錄像中那個行跡鬼祟的男人。

“我明白。”

孫軍點點頭,做賊總是會心虛的。

冇一會兒功夫,孫軍身體緊繃的憋出一句話來。他依然壓低著腦袋,不敢直視麵前的警員。

“好。那現在問你,上週五早上八點半左右,你是不是去了沿海路的體美大廈?”顧新城說。

“是。”

“當時,你的包裡裝著什麼東西?”

顧新城拿出監控照片,指著那個碩大的單肩包問到。

孫軍支吾了兩句,冇有清楚回答。此時他的眼神中,已經有了明顯的慌張。

“你再看看,包裡是不是藏了這個花盆?你是不是故意把它從高處扔下,想要砸死沈敏?”

孫軍看著麵前不斷增多的證據照片,靜靜地點了點頭。

“孫軍,人家沈敏跟你無冤無仇,又是同鄉,你為什麼要刻意接近她,還要殺害她呢?”

聞言,孫軍微微抬起頭,看向廖捷的目光裡,甚至有了點懇求的意味。

“你是想幫你女兒隱瞞她未婚生子的事情吧?”

廖捷也靜靜的看著他,輕聲說到。

“邱複禮是不是利用孩子的事情,去找過你們,甚至威脅過你們?”

“嗯。”

孫軍點了點頭,終於顫抖著開了口:

“是他先欺人太甚的啊!姓邱的,太狠了,事事做絕。他為了拍到艾倫的臉,差一點就害我們出了車禍。我再不做點什麼,家裡又要被攪得天翻地覆了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