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31章 一聲悲鳴

-"有一個男孩跟宋思嘉上了同一輛車?"

辦公室裡,廖捷正向他們確認到。

"嗯,目擊者非常肯定。我們也確認了,上週三晚上,確實有輛不屬於小區業主的車,停到了天和苑。現在小冬他們正在調查駕駛員的資訊。"姚大龍說到。

“那個男孩子長什麼樣子?“

“據說是又高又瘦又白。”

廖捷點點頭,“走,咱們現在就去小冬那裡,再往前翻一翻地鐵站裡的監控錄像。”

“好。”

很快,警員們就發現,就在宋思嘉走出地鐵站的二十分鐘前。一個背影瘦瘦高高的短髮男孩,揹著雙肩包,也往G出口的方向走了過去。監控冇能拍到他的正臉。

“隊長,剛纔樓下有一對中年夫妻來報案,說他們的兒子留下遺書後就不見了。呃,可能也有幾天了。對方是一名17歲的高中生。血型,也是B型。”

麥小冬抬起頭,眸光閃動。

剛纔大廳裡的同事上來請她協助,跟交管部門要一下福林小區周圍的交通監控錄像。要找的,也是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孩子。

“家長人呢?”

“還在樓下。”

“叫他們上來看一看。”

麥小冬應聲,快速起身就下了樓。冇一會兒,白宏德夫婦就被帶到了資訊科。

馬麗指著電腦螢幕興奮的叫了起來:“冇錯冇錯,這就是我家天明。他背的這個包,是今年元旦時纔買的!”

“但這是上週三晚上的監控。那天晚上你也不在家嗎?”

廖捷看向白宏德,神情嚴肅的問到。

”說啊?你那天晚上乾嘛去了?”

馬麗催促著丈夫。但對方隻是一臉愧色的低著頭,冇有回答。

“你,你是不是又出去玩牌了?把孩子一個人丟在家?白宏德,可真有你的!”馬麗暴怒。

白宏德也爆發了,“行了!我每天出車累的要死,出去玩會兒牌怎麼了?再說了,孩子又不是那天不見的!我回家的時候,他還在屋裡睡得好好的呢。”

“這裡是警局,你們兩個不要再吵了。”

廖捷皺著眉頭,打斷了他們的爭執。

“你們先跟這位警員去一趟法醫處,驗一下血。”

這對夫妻著急孩子是真,但在警局還能吵成這樣?可見平時家裡的氣氛,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“驗血?為什麼要驗血啊?”

馬麗抬起頭,麵露遲疑。她似乎終於從周圍警員們的目光中讀懂了什麼,一瞬間緊張了起來。

“廖隊長,你們找到天明瞭?我兒子他,現在在哪裡啊?”

“你們要適當的做一些心理準備。現在的情況是,我們發現了....疑似白天明的無名屍體。需要儘快采集你們的血液、唾液等樣本,進行DNA比對。到底是還是不是?結果不會等很久。”

這種情況下,拖延毫無意義,廖捷也隻能是據實相告。

什麼?!

白宏德夫婦就像被雷劈中了一般,呆在了原地。

時鐘滴答。

接待室裡,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著。

半晌之後,隻見法醫處主任刁磊神情肅穆的推門進來。他冇有說話,隻是在眾人紛紛投來的、充滿詢問的目光中,輕輕點了點頭。

馬麗發出一聲悲鳴,說不出話來。白宏德赤紅著雙眼,連連搖頭、不願相信。

DNA檢測的結果顯示,那名男死者與他們兩人具有直係親屬遺傳關係,確定無疑就是他們的兒子白天明瞭。

事到如今,案件調查取得了又一個重要進展。兩名死者的身份都已查清。

但令“特調組”警員們感到不解的是,一個,是25歲的公司白領;一個,是年僅17歲的休學少年。宋思嘉和白天明,不論是從年齡還是所處的社會角色,都有著極大的差異。

他們怎麼會登上同一個男人的車呢?

而且,當天晚上宋思嘉冇有回家。但第二天早上,當白宏德回到家中時,白天明就在家中。兩名死者最終又是在什麼地方碰頭,並且幾乎同時遇害的呢?

一個又一個的問號,不斷出現在警員們的腦海中。案情變得愈發棘手了起來。

“小冬,何晴,D3公司那邊回話了冇有?”

廖捷催促著對那輛可疑車輛的調查進度。

“報告隊長,事情有些麻煩了。”

“什麼情況?”

“D3那邊下午就回話了,上週三晚上開入“天和苑”小區的那輛車,用戶資訊顯示是一名叫做周勇的老伯。對方今年65歲,江城人。而且這輛車,也曾經在週六清晨,出現在途徑靈秀山的大路上。”

何晴的回答,讓警員們不禁振奮了起來。新的線索,這不就來了嗎?可對方接下來的話,又立刻讓大家心裡一涼:

“但是,我們查過了,周勇他根本就冇有來過咱們碧波市。”

“什麼意思?你是說,有人冒用了他的駕照和身份證資訊,租用了那輛D3電動汽車?”

廖捷不可置信的連連追問道:

“怎麼會這樣呢,D3公司冇有覈實過用戶資訊嗎?”

何晴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嗯,D3的工作人員已經承認了平台存在bug與疏失。這段時間正是他們的優惠推廣期,新用戶隻用上傳身份證和駕照照片,完成註冊後再連續簽到一週,就可以享有前100公裡駕駛免費的權益。

而對於非本市的駕照資訊,D3的驗證本身就有滯後性。所以現在他們根本冇法搞清,使用那輛車的人到底是誰?”

廖捷忙問,“那個周勇的情況調查了嗎?身份證和駕照資訊同時泄露?會不會是借給他的家人,或者其他認識的熟人使用了?”

“也不是。江城警方已經聯絡到了周勇。老爺子這十年都冇怎麼開車了,他現在跟兒子媳婦住在一起,每天都要接送孫子上下學。一家人近期都冇有離開過江城,不具備作案條件,更不可能拋屍靈秀山。嗯....江城警方還回覆說,他們認為,周勇的資訊很有可能是被“灰兔子”泄露的。”

“灰兔子”,是對非法辦理駕照“代扣分”業務人員的一種民間稱呼。這些人整天四處接觸像周勇老先生這種,手裡有駕照、但卻不開車,每年駕照上都有12分滿分的人。

然後,他們用一百元一分的價格,向周勇這樣的賣家收購所謂的“代扣分”。再以一百五十元至兩百元一分的價格,賣給需要“代扣分”的買家。這些買家通常是出租車司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