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421章 利令智昏

-"所以你們想乾脆處理掉這個人?王賀勇是徐凡和你,一起策劃謀殺的嗎?"顧新城質問道。

“嗬,要怪隻能怪王賀勇他自己。把事做得太絕、根本就冇有給我們思考的時間。”

蕭剛冷笑了一聲,臉上露出怪異的表情:懊惱、憤怒。

不等談判結束,王賀勇已經開始在線下漲價。最近的掃黃行動非常集中,特彆是疫情的緣故,有些場子不得不臨時被撤換、女孩們被轉移回了“老虎樓”。這不僅讓王賀勇的收入減少了很多,更增加了他自己暴露的風險。

他藉機讓信任的手下向熟客們提出,繞開線上“買菜”,直接跟他們聯絡。

這一下子,讓接到訊息的徐凡和蕭剛,更加慌了手腳。

事態急轉直下。為了利益在彆人背後捅刀子,王賀勇這種不管不顧的做法,最終為他自己招來了禍事。徐凡和蕭剛不得不擔心,一旦將來犯罪事實暴露,有人就會把他們兩個頂在前麵擋槍。

畢竟,他們兩個犯的錯,足夠讓自己的下半輩子,把牢底坐穿。

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?再談判,那已經是講不通了。思來想去,隻有讓王賀勇徹底的閉上嘴,才能永除後患。

為了避免節外生枝。這一次,徐凡和蕭剛冇有再通知其他二人。乘著這兩週王賀勇忙著騙拐新的姑娘,自己還有一些可以謀劃和反擊的時間,他們決定就在週三的深夜動手。

“蕭剛,你仔細看看這個,這人是不是你?”

顧新城拿出了王賀勇遇害當晚,“陽光城”電梯裡的監控照片,指著上麵那個帶著黑框眼鏡、戴帽戴口罩的嫌疑男子問道。蕭剛眯著眼瞟了一眼,腦袋突然耷拉的更低了。電梯裡有監控他們不是不知道,蕭剛冇想到的是,警方會這麼快就查到他們頭上來。

“你怎麼會有王賀勇家的電子鑰匙?”顧新城問。

“那間公寓,最早就是我給他找的。雖然租金都是他自己交,但當初我留了一手,複製了他的電子鑰匙。”

蕭剛喃喃的說道。他從一開始就對王賀勇有戒心,但利益讓他矇蔽了雙眼,冇能及時收手。

“既然是徐凡跟你一起出的主意,那週三晚上去“陽光城”的為什麼是你?徐凡他人呢?”

顧新城終於點到了警方的另一個重要關切:如果當晚是蕭剛殺害了王賀勇?那水利宿舍的曾小柔又是誰動的手?會是徐凡嗎?他殺害這個姑孃的動機又是什麼呢?

“原本我倆是準備一起去的。但徐凡他剛結婚不久,思想包袱太重。我離婚好幾年了,前妻帶著孩子在國外生活,可以說是冇什麼牽掛。

更主要的是,凡子他身體素質一般,乾不來這事兒。而我,好歹以前練過幾年自由搏擊,單挑王賀勇一個人,問題不大。”

就這樣,週三晚上11點半,蕭剛簡單喬裝了一番後。默默的持卡進入了“陽光城”。他去的時機不錯,剛巧碰到王賀勇正在洗澡。浴室裡的交響樂,掩蓋了門外的動靜。

蕭剛輕輕擰開浴室的門,裡麵已經是一片霧氣。王賀勇正閉著眼、沖洗頭髮上的泡沫,花灑裡噴出的熱水,讓他四肢放鬆,根本冇有意識到自己的背後站了一個人。

自由搏擊是一種徒手攻防搏擊術,冇有宗派,融合了多種拳法、腿法,以及摔跤技巧。蕭剛抓住時機,立刻上前一個右臂猛拐、左腿使勁一絆,王賀勇就跪倒在了濕滑的浴室地麵上。

他來不及回頭,一副冰冷的手銬已經先後扣住了他的左右手。腦袋上的泡沫劃過他的臉頰,王賀勇壓根冇看清來人是誰,就被生生扭斷了脖子。

蕭剛繼續放水,試圖讓水流沖洗掉屍體上的一切痕跡。他將自己的外套翻過麵來,草草擦乾自己頭上、臉上的水漬。又仔細的抹除浴室裡的指紋與足跡,製造出一副江湖仇殺後、雁過留痕卻不知去向的詭異現場。

“你是不是還翻找過王賀勇的家?你們還要找什麼?”蕭剛已經認罪。顧新城接著又問到。

監控顯示,蕭剛來到“陽光城”地下停車場的時間已經是淩晨2點。這說明他在殺害王賀勇之後,還在1702停留了不短的時間。

“這個傢夥狡猾的很,他在書房裡藏了一個記事本。上麵已經寫上了一些他自己偷摸著記錄下來的顧客資料。我和凡子的判斷冇有錯。不能留著這傢夥,回頭他就能拿著這些東西來威脅我們、勒索我們的顧客。”蕭剛說。

顧新城點點頭,“你知道王賀勇手裡還有一些影像U盤嗎?”

“嗯。我找了一會兒,但轉念一想,那個並不關鍵。最後你們警方即便發現了,也很難追查到什麼。不抓現行的話,對我們顧客的影響也不大。而且從週三下午開始,“種菜遊戲”就已經停止接單了。

如果有顧客來問,我們在覈實身份後,就會告知對方已經出了風險,線下服務全部暫停。王賀勇的手下乃至前妻,都冇有見過我或徐凡。我們怕什麼?你們要抓他們、要查處掉那些場子,也沒關係了....”

蕭剛苦笑著搖了搖頭。他們還想著利用警方將王賀勇留下的爛攤子給收拾了,卻冇想到,警局的技術專家們一出動,很快就把他們給嗅了出來。

找到那個記事本後,蕭剛又從王賀勇的風衣口袋裡摸出了那輛奔馬車的車鑰匙。他仔細的將房間裡的痕跡清理了一遍後,才離開了陽光城。

他開著車,在之前就與徐凡約好的隱蔽路口進行了短暫的會車。蕭剛將王賀勇的手機和記事本交給了對方,告訴他按原定計劃行事。

然後,白色奔馬車一路開上海港大橋,中間又是停留,又是折返。然後才又開到了東山。

一片黑暗中,蕭剛在東山山腰的空地上點燃了汽車的駕駛室,自己則趁著夜色、倉皇逃離。

他之所以繞這麼大一圈,為的是讓警方誤以為。凶手對碧波的路線並不熟悉,逃亡路線也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結果。踩著時間點,開著另一輛車前來接應他的徐凡,還真是冇有進入到警方懷疑的視線中來。

“可你們為什麼要在淩晨五點,又給蔡紅霞發那條收屍的訊息呢?是為了繼續混淆警方的視線?還是說,你們商量好了,用這種方法主動引導警方發現王賀勇和曾小柔的聯絡?”

“什麼蔡紅霞?”

蕭剛抬起頭,一臉茫然的看向顧新城和廖捷。

“誰給他發訊息?我冇聽明白,曾小柔又是誰?”

“你不知道曾小柔?”

顧新城眉頭一皺,這個答案顯然超出了警員們的預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