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”大家都要繼續把日子過下去不是?在秦城老家,很多人都以為王賀勇發了大財之後,不要我了。但冇人知道,他在碧波是乾這個的。對了,小柔,小柔她怎麼樣了?”

“哼,你現在倒知道問了。晚了。小柔已經冇了。”

啊?!~

驚訝之後,李秋蕊長長的沉默了。她也不敢再問的更細了。不管是誰下的手,曾小柔能有今天,也都是拜她所賜。

“李秋蕊,你好好想想,王賀勇當初到底是從誰手裡接過的生意?他的死,曾小柔的死,恐怕跟這夥人是脫不了乾係的。”

見她這幅模樣,顧新城趕快乘熱打鐵的追問道。

“那幫人,可都是人精。那還是很早以前,我從王賀勇嘴裡套出點話來。他最開始搭上線,還是因為,因為他經常上一些付費的黃色網站。花錢看一些小視頻、直播啥的,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他還找到了那些有小姐的地方。”李秋蕊終於鬆了口。

顧新城又問,“這麼說,剛開始他也是客人?”

“嗯,應該就是這樣搭上線的。我後來聽他提過,對方能力大得很,能搞定什麼,什麼網來著?而且說他們的團隊啊、設備啊,還有好多放在國外。安全的很。剛好那幫人也需要一個出來招呼事兒的,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看上了王賀勇。

一開始,王賀勇手上也冇幾個姑娘。那幫人倒也不急著抽成。反而給了我們一筆錢,讓我們放心的去先多租一些安全的地方。後來,我們才慢慢地發現了利用電子廠招工,來渾水摸魚的辦法。人,一下子就多了起來。”

李秋蕊的話,讓顧新城和姚大龍心中一驚。王賀勇不僅上麵還有人,聽起來對方還很像是服務器放在境外的“暗網”?這類犯罪團夥做事非常隱蔽,團隊中也不乏一些高級人才。目前警方對這種團夥隻能是以封站為主,偵破、搗毀的難度很高。

“那你們收到的那些錢呢,他們是怎麼分走的?有固定的收款賬號嗎?”

姚大龍連連追問。這個問題也是兩天來,一直困惑警方的一大問題。王賀勇名下的多家銀行賬戶裡,會定期存入大量的現金,這應該是他從線下場子裡彙集而來的。但奇怪的是,他從來冇有進行過大額的轉賬,那對方是怎麼拿到利潤的呢?

會不會就是因為利益分配不均,王賀勇才遭到了報複?

“哎呦不用再分了,錢都已經是分好了的。那些客人,以前就是他們那些個網站上的付費用戶。大頭已經被人家先賺了,老王賺的錢,就是他自己把場子看起來的酬勞。”李秋蕊說到。

-----------

有了李秋蕊的供述,掃黃組與資訊科立刻聯手調查相關可疑網站。

篩查的條件中,對方很可能有自己開發的、同時具備對話、定位和支付功能的app。並且在過去兩年內,在碧波市內有一定的活躍度。

這些都不是一般的黃色網站能夠做到的。

“老黃,查的怎麼樣了?”

“哎呦姑奶奶,時間緊任務重,您可彆再催了哈。”

“我不催,你抓緊。”

“行嘞~”

剛剛和梁玲說話的老黃是掃黃組的首席鑒彆官,這個名號當然是他自封的。

因為蒐證的需要,這名一米八二的大高個兒,不僅被迫閱片無數,甚至還常常在網上扮演各種無聊的宅男,去跟人家套話。長期對著電腦螢幕,也造就了老黃總是一副耷拉著腦袋、眼角血絲瀰漫、睡不醒的樣子。

黃色網站屢禁不止。今天封了,明天換個新網又出來。其中不少都嵌入了一些看片乃至非法賭博的app。它們的確是滋生犯罪的溫床,必須嚴厲打擊。有些人看片看多了,就心裡癢癢,打聽哪裡能夠找到線下服務。或者被引導註冊了一些境外的賭博軟件,陷入網絡賭博而不可自拔。碧波警方還曾經端掉過幾個線上販賣xiao氣和搖頭wan的團夥,這些人更加冇有底線,是整個社會中最可怕的毒瘤。

現在,老黃和同事們不得不再次“以身試法”,快速查詢與篩選著最近新冒出來的一大批黃色網站和它們的外鏈。

就在這時,“老虎樓”裡搜出來的那些藥片的檢測結果,終於出爐了。

那幾大包藥片可以分為三類:一種是個人非法持有的致幻劑,服用後會讓人全身無力、陷入嗜睡;第二種是俗稱“春丸”的輕型興奮劑,作用不言自明;第三種則是各類普通的維生素。

那些被解救出來的女孩裡,也有一些已經接受了警方的詢問。她們自述,在關進“老虎樓”的時候,不僅會被毆打與折磨,還會被給藥。自己是怎樣被轉運出去,完全冇有了記憶。

顧新城分析認為,犯罪分子使用了一套近似於洗腦的心理恐嚇法。使用藥物、暴力及長久的心理暗示,讓這些女孩產生了強烈的應激心理,根本不敢嘗試逃跑。而從種種手法來看,一切都是精心設計過的。

“誒怎麼樣老黃,找到可疑目標了冇有。”

梁玲實在是有些坐不住了,這次警方麵對的可不是普通的皮條客。整個城市中,很可能還有尚未被解救的受害者。

“嗯嗯嗯,找到了幾個有高門檻付費的app了。正在做解析。誒,他們有在線客服,但是要升級服務的話,就要求觀看時間達到一定的小時數,還需要先預充一筆不菲的押金。

這種就是熟客轉化模式,成功率和客單價也會更高。姑奶奶您再等一下,我這已經用最快的方法在刷了,一會兒就能行哈。”老黃邊回答,手還在鍵盤上橫掃著。

“好的好的。”

又過了一會兒,老黃他們鎖定了可疑目標。

“哎呀終於破解了。大家來看看。”

警員們發現,那幾個高淨值的app,最後都導向了一個“種菜”遊戲。那是一款架構簡單的頁麵遊戲,玩家可以圈選不同區域和質量的菜地,然後勾選預期的收菜時間。但是每種菜都需要充值購買不定數額的遊戲幣,纔可以擁有。

這裡最便宜的菜都需要花近兩千元,價格實在是離奇。自然也說明瞭其中的問題。遊戲頁麵上還寫著,新人“選地”前,請先詢問客服瞭解具體玩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