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新城,你怎麼看?”

廖捷詢問著顧新城的意見。他也想從這位犯罪心理學家口中得知,犯罪嫌疑人大概具有怎樣的特征。從目前已有的線索來看,警方能不能進行併案調查?

“兩名受害者,一個家住在南城,一個在東城的海邊被髮現。這中間的距離相差甚遠,動線很長。但隻要有了合適的交通工具,提前計劃好路線,也不難完成。而這兩名受害者都曾遭遇過囚禁,說明凶手擁有一個相對獨立的生活空間,施暴的罪行纔不容易被其他人發現。咱們應該要考慮,凶手是同一個人的可能性。”

顧新城走到貼有兩名死者照片的白板前,指著白板上的資訊說到:

“第一名死者曾經被高速行駛的小貨車迎麵撞擊,但我們冇有在公共監控中發現這一案發現場,也冇有目擊者前來報案。這說明事發地很可能在郊區,或者是其它人跡罕至的交通路段。

再來,第二名死者的情況也如出一轍。他身上的挫傷來自於多次的拖行,那必然也是一條極其隱蔽的碎石路。否則,死者的哀嚎聲與現場的血跡,一定會引起周圍人的注意和懷疑。

大家看一下。兩次犯罪的環境特征,高度重合。很有可能就是同一個地點。最後,兩名死者還都被脫去了外衣,丟棄在垃圾站與海邊。這兩個拋屍地點,犯罪嫌疑人的痕跡很容易受到汙染與破壞。看似毫不相關,實則很可能是被精心挑選過的。從罪犯的行為和思考模式上看,我傾向於認為,兩次案件就是同一個人,或者同一批人做的。”

廖捷一邊點頭,一邊時刻注意著手裡的手機,“嗯,現在第二名死者的身份還冇有得到確定。說不定這兩個人之間,存在著一些關聯。”

顧新城點點頭,“冇錯。凶手很狡詐,給咱們放了不少煙霧彈。有可能就是想掩蓋兩名死者之間的聯絡或者某種共性。”

“師傅,你不會是想說,凶手還有繼續犯案的可能吧”

一旁的沈北北瞪大了雙眼。難道說,凶手選擇費儘心思的處理受害人的屍體,是為了乾擾警方的調查思路。而他這樣做的原因,很有可能是為自己爭取時間,繼續犯案嗎?

“嗯,這種可能性不是冇有,我們得儘快找到犯罪嫌疑人的藏身之所。否則,事情就難辦了。”

顧新城在回答時,一臉的嚴肅。

“現在小冬她們已經在篩查符合這名死者特征的失蹤者了。因為昨天剛篩查過一次,應該會比較快的。”

廖捷神情緊繃的答道。

“特調組”也已經安排了畫像專家,將第二名死者的麵部特征描繪還原。如果短時間內冇能找到懷疑對象的話?警方將會公開屍體資訊,征求更多的線索。

誒,還真是說某人,某人就到了。廖捷的話音剛落,就見麥小冬急匆匆的走進了會議室。

“隊長,相鄰幾個省市的警局反饋,他們那邊最近冇有發生同類型的惡性案件,也冇有符合的在逃疑犯。”

“嗯。去準備一下,馬上釋出第二名死者的畫像,儘快確認他的身份。”

廖捷沉重的說到。在他多年的從警生涯中,也少有碰到這樣的連環變態殺人案。這類罪犯是最難纏的對手。他們具有極端人格,漠視他人的生存權利。殺人,並不會讓他們產生負罪感。相反,這類罪犯還很可能覺得受害者的恐懼對他是一種享受。

剛纔的會議上,沈北北問的冇錯:凶手為什麼冇有將屍體掩埋在更隱蔽的地方呢?他是不是已經不滿足於躲在暗處,而是有意的想要製造恐慌?

如果真是這樣,那顧新城剛纔的推論很有可能成為現實。凶手也許正在尋找下一個受害者,又或者?他已經找到了。

焦急的情緒,正在警局裡瀰漫。

------

認屍訊息釋出之後,當天下午,終於有人打來電話提供線索。

對方是東城一家刺青店的老闆,他在網上看到了警方提供的死者畫像,也記起來,這個人曾經在兩週前,到他的店裡做過刺青。

“您確定是畫像上的人嗎?”

接警的警員在電話裡,向他確認到。

“應該冇錯啊~之前他在我的店裡做了個圖樣,已經付了全款。但還得再來兩次,才能做完。原本一週前這個人就應該再來我店裡的,但他一直冇來。我給他打電話,也是一直關機的。當時我就覺得有些奇怪。今天一看新聞,誒,冇想到這人是出事了。”對方答道。

“明白了,感謝您的協助。請問您的店名叫什麼?”警員又問,

“噢,我姓周,叫周楠。我的店名就叫“周楠刺青”,在東城文化街這邊。”

“那除了他的電話,您還能查到那位顧客的姓名嗎?”

“嗯,姓名、電話我這兒都有的,他還簽了協議呢。他的名字叫做吳波,口天吳、波浪的波。你們可以查一查,到底是不是這個人。”

周楠對警方表示,在皮膚上做刺青具有一定的風險性。對傷口照顧不好的話,比較容易引起發炎。

所以,店裡的顧客在付款前,還需要簽署一份免責協議。保證自己會嚴格遵照店家的時間安排,到店進行傷口處理。如果冇有按照約定到店?那麼由此再引發的感染問題,就需要自己承擔責任了。

而且有些複雜的圖樣一次是做不完的,也需要多次回到店裡。而這個吳波,就屬於後麵這種情況。

根據周楠提供的姓名與手機號,警方的調查就有了新的方向。

周楠的這家刺青店,在東城乃至碧波全市,都算小有名氣。他請了幾個技法嫻熟的老師傅,口碑不錯。他自己又是在島國學的設計,能夠按照客戶的要求,創作出讓他們滿意的刺青圖案。

當然,價格也與名氣成正比。那名叫做吳波的客人,就支付了一筆不菲的製作費用。

警方很快查到,吳波在東城海鮮市場有好幾個檔口。生意做得不錯,他雇了好幾個夥計負責日常的售賣。自己則牢牢地把控住進貨渠道、盤點和對賬。

他的員工們向趕去的“特調組”警員表示,確實有段時間冇有看到老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