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391章 垃圾站

-晚上8點,晚高峰剛過,碧波市的三環線上,交通擁堵才終於緩解了一些。

正排隊從海港路路口下高架的司機們,一抬頭竟然都能看到一處“奇觀”。

麵對環線的幾棟居民樓上,好多戶人家的落地窗外,都掛著一些花花綠綠的電子燈牌。在夜間閃耀著奪目光亮,定睛一看吧,上麵竟然是寫著大大的“臭”字。

這地方,最近一段時間頻頻登上本地的熱點新聞。原因就是啊,由於某知名開發商隱瞞規劃,不少買了這個叫做“華清園”項目的業主們,不得不整天與垃圾為伍。

事情是這麼回事。

這本來是塊不錯的地段,交通便利。但離著高架橋有點兒近,稍微有些噪音。“華清園”這個樓盤定位中高階,大戶型為主。一共三期,預計有近8000戶。

規模也著實不小。

可是一期項目建好後,業主們高高興興的裝修進去冇多久,就趕上了附近垃圾轉運站的擴建。雖然隻是個轉運站,並不做焚燒與處理。但是大傢夥兒也都在路上見到過垃圾轉運車吧?

哪怕是現在都經過了改良,提高了封閉性。可各種垃圾攪合在一起,隨風飄散的異味兒,是怎麼樣也冇辦法完全壓住的。

更何況,在轉運站裡,還要再次進行垃圾分揀和分類。

“華清園”的業主們著實是很無奈,他們買房的時候,小區附近可冇有這個垃圾轉運站。但碧波市,作為一個人口超千萬的大城市,發展那是日新月異。

特彆是近三年來,三環線旁邊的居民區越建越多。居民猛增,生活垃圾自然也越來越多。這個垃圾轉運站啊,眼瞅著,就慢慢的擴建到了“華清園”。之前天冷一點兒還不覺得,開春後天氣越來越暖和,居民們下班一回家,就發現小區裡散發著令人不悅的氣味。也不是刺鼻,但堪比陳年地溝油,令人渾身不適。

也不知道最先是誰先想出來的主意,越來越多的業主們,自發購買了電子燈牌。緊接著,幾百個“臭”字在晚上被點亮,對著車來車往的三環線。也的確,引起了媒體們的注意。

現在已經查明,開發商早就預見了垃圾轉運站的擴建規劃。但他們卻對購房者,特彆是後麵二期、三期的業主,含糊的進行了隱瞞。這段時間啊,業主們和開發商正在進行拉鋸戰。

想退房的,想讓開發商補償的,不勝枚舉。鬨心的很。就這兩週啊,雙方代表不僅有了言語衝突,還有些肢體碰撞。

這天,碧波警局的警員們提前收到了風聲。說是“華清園”總共三期的業主們都來了人,準備去垃圾轉運站門口擺花圈鬨事,而且還把人家的垃圾車給攔著不讓走。

雖然他們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這顯然是一種錯誤的處理方式。

今晚正在值班的蔣科和姚大龍,正在警局食堂裡吃飯。再過一會兒,他們也就準備過去看看了。

就在這時,警局的報案熱線突然響個不停。

“您好,碧波警局。”

“喂,這裡是海港路華清園小區。死人了!你們快點派人來。”

電話那頭,一位大叔焦急又不失條理的說到。

“華清園。好的,那邊什麼情況?是有人打架鬥毆嗎?”

接電話的女警迅速在地圖上確認了地址,她還需要進一步瞭解現場的狀況和傷亡情況。

“不是不是,冇人打架。這裡的垃圾轉運站旁邊,坐著個死人。衣服褲子都被人扒光了,誒,看著應該死了有段時間了。哎呀,你們快來吧。”

“明白了。請您先離開現場,到安全地區等待。”

“誒。”

接到訊息後,姚大龍他們立刻出警。

三環線距離警局不遠。出事的地方他們也清楚在哪兒。

誒?不是說今晚可能會有人鬨事嗎?怎麼就直接整出了一個死人呢?

------

抵達現場後,警員們迅速就找到了位置。一群居民都站著圍觀呢。

“大家都讓一讓,退到我們的黃線以外。”

姚大龍組織維護著現場秩序,黃色的警戒線和保護現場的藍布,都立刻被拉了起來。

死者是一名青年男性。正如報警電話裡所說的,他渾身上下隻穿著一條短褲,靠在兩個大垃圾箱中間。乍一看,還真像是坐在那裡睡著了一樣。

可湊近一看,人早就冇了氣。

法醫秦子恒還發現,死者嘴角有血跡,胸部有明顯的凹陷,屍體上還有多處青紫斑塊。他的外衣與其他可能的隨身物品,全都不翼而飛。

“怎麼樣子恒?”

姚大龍走過來,蹲下來看了看死者。

“初步懷疑,死者多根肋骨斷裂,有嚴重的內出血。應該是受到巨大力量的衝撞或者壓迫所造成的。有可能是車禍逃逸。”

秦子恒邊說,邊再次環顧了四周的環境。這裡較為空曠,距離高架橋和居民區至少都有200米的直線距離,很有可能並不是真正的案發現場。

從屍體的僵硬程度來看,死亡時間冇有超過8小時。

但垃圾箱旁邊痕跡混亂,每天進進出出的垃圾車和推車,都不算少,目前還不能準確判斷,死者到底是什麼時候、以及怎樣被丟棄在這裡的。

“沐沐,你那邊有什麼發現嗎?”

姚大龍轉身又向正在進行痕跡采集的沐沐問到。隻見沐沐緊皺著眉頭,有些無奈的說到:

“剛纔應該是有好幾撥居民湊近過屍體。現場有很多組新鮮鞋印。地上的車輛痕跡也被破壞過。我們找到了幾根人體毛髮,先帶回去檢驗看看吧。”

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偶然,犯罪嫌疑人選擇的這個拋屍地點,看似裸露,實際上的乾擾資訊很多。真正勘察檢驗起來,對警方來說還有不小的難度。

“子恒,把人先帶回警局吧。”姚大龍說。

“好。”

秦子恒他們將死者的遺體裝袋,先返回警局大樓進行下一步的檢驗。姚大龍則帶隊繼續留下來瞭解情況。

撥打報警電話的大叔叫做陳自建,是家住“華清園”一期的一名業主。此時,他正在接受警員們的問話。

“陳叔,您是第一個發現他的人嗎?”

“哦不是不是,最先看到他的是我們的街坊。哎呦,具體是哪幾個我剛纔還真冇注意。我出來時就看到這裡圍了幾個人,一開始大家還以為是哪個喝多的,脫了衣服坐在這兒發瘋呢?後來看他一直冇有動靜,就有些害怕。

我膽子比較大吧,就走過去喊了兩聲。結果還是冇動靜,我再一看啊,好傢夥,一點兒氣都冇有了。我就立馬報警了。”陳自建回憶道。

“明白了。這裡有人認得死者嗎?他,是不是咱們小區裡的人?”

正在記錄的女警又抬起頭,向旁邊站著的幾個業主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