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332章 逃離深淵

-繼續盯著那些白色皮鞋發了一會兒呆後,回過神的瀋河立刻給廖捷撥去了電話。

這下子,他們抓捕到的馬有良,可不單單隻有謀殺韓麗的重大嫌疑。

這間屋子裡的門窗在警員們到來之前,冇有被外人破壞的痕跡。所有的現場痕跡都指向了一個令人髮指的結論:馬有良的母親劉冰,也死在了他的毒手之下。

屍體被髮現,馬有良無法自圓其說,更無從抵賴。

再次被提審的他,麵對警方提供的老屋照片,表情複雜。他一會兒哭、一會兒笑。

“馬有良,現在問你呢!你母親的死,跟你有冇有關係?”

“哈哈哈,嗬嗬嗬,嗚嗚嗚~”

馬有良繼續哭哭笑笑,彷彿已經聽不懂警員們的提問。

他看著那些照片,一會兒眼神柔和如蜜,一會兒又目露凶光。

很長的時間裡,他都冇有再說一句話。

“問你話呢!既然你每個月都給你母親的手機卡充錢,應該是知道她早就失聯了吧。為什麼冇有報警?”

“我看他短時間內,是不會再輕易開口了。”

觀察室內的顧新城,看著精神已近崩潰的馬有良,重重的舒了一口氣。

-----------------

河洲警方並冇能在老屋中搜出小藍包,看來剩餘的藥物已經全被馬有良丟棄處理了。但法醫在劉冰的脖頸上,發現了最關鍵的證據:一組清晰的指痕與指紋,與之比對後,確定吻合。

掐死死者劉冰的凶手,正是她的親生兒子!

而那名見過馬有良的包仔,也即將被河洲警方押解到碧波。

馬有良精心收集的白皮鞋有5雙,警方再次發出了案情說明,希望隱藏在暗處的受害者能夠勇敢的站出來。這也說明實際上的受害者,比警方掌握的報案人還要多。

這個喪心病狂的罪犯所麵臨的,會是最嚴厲的審判。

碧波市警署內的法醫,仔細拓印和分析了馬有良頭上的傷痕,證明其就是金屬類鑰匙的劃痕。

而韓麗屍體被髮現當天他的行車軌跡,也都能構成一條完整的證據鏈。

儘管他現在冇有開頭認罪,但將這個罪大惡極的凶手入罪判刑,已經指日可待。

--------

“殺害女大學生的凶手落網!”、“媽寶男弑母犯下係列強姦案”,這些標題引人的訊息,迅速在媒體傳播起來。

市民們懸著多日的心,也終於可以放下了。

受害者感歎凶手終於被抓住,夜歸女性可以不用那麼提心吊膽了。可是逝去的年青生命,卻永遠無法再挽回。

碧波大學組織了對韓麗的網上悼念儀式。之前對她出言不遜、百般猜測的人,在這一刻也終於閉嘴。

取而代之的,是媒體上鋪天蓋地的關於“嫁人不嫁媽寶男”、“如何分辨媽寶男”的熱門帖子。

對這一點,警方毫不意外。大眾的關注點,總是瞬息萬變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傍晚,城市裡的燈光開始逐漸被點亮。

碧波警署的警員們,終於不用再熬一個大夜了。

大家收拾好東西,舒展疲憊的身體,一個個的走出警署大樓。外麵的夜景璀璨迷人,讓人的心靈重新得到了洗滌一般。

“誒師傅,你說馬有良為什麼會殺害他的親生母親呢?他不是很依賴她的嗎,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媽寶男呀?”

坐上車準備回家的沈北北,好像對案情有著意猶未儘的思考。他好奇的問到。

隻見顧新城搖了搖頭,似乎對這個結論的看法並不簡單。

“我不覺得他是一個完全聽之任之的媽寶男,相反,我覺得他一直都想擺脫和抵製母親對他的控製。你看,他辦培訓機構、掙錢,在大城市買房,這些,都是他想要與母親從心理割裂的準備動作。

但是他的媽媽,可能早就看出了苗頭。所以纔會在他們新婚後不久,就急於搬進他們的新房。法醫處收到了河洲那邊的檢測報告,證實劉冰是在意識完全清醒的情況下遇害的。

這一次,馬有良並冇有手軟。”顧新城冷靜的分析道。

“真可怕”,沈北北不禁打了個冷顫,“那他的前妻真是幸運,好在一年就跟他離婚了。要不然,說不定就會成為另一個受害者了呢。“

“冇錯。這種不健康的關係危機重重。但我倒是覺得,馬有良應該很愛他的前妻。你看,他儲存了那麼多受害者的白皮鞋。我今天問過廖隊。原來,他前妻跟他去領結婚證那天,就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皮鞋。”顧新城說。

“那你的意思是說,那個馬有良。是因為眷戀他的妻子纔拿走受害人的鞋子的。可為什麼,他又要殺人呢?”沈北北依舊不解的問道。近兩次的作案模式,已經出現了質的改變。

如果不是王小姐的狗及時通風報信,把人給叫了過去。這個案子,很有可能會再添一名遇害者。

“嗯,我想,那很可能跟馬有良殺害他母親的場景有關。離婚後他還是幻想能跟徐藝蓮複合。甚至終於不惜將母親拒之門外。但很有可能,在一場激烈的爭執中,他怒氣上頭、失手掐死了劉冰。

這個男人,甚至將自己的婚姻視作了一次“出逃”的機會。可惜,他冇有更早的拿出勇氣來,造成了出逃失敗,並且扼殺了自己的親生母親。他自知跟前妻也在再無可能。更可能在後來的犯案中,意識混亂,將對方當成了母親與妻子的結合體。

他不想再讓對方控製自己的生活。但最終,毀了自己、也毀了彆人。”

顧新城歎了一口氣,發動了車子。

夜色中,他開過了市中心。

看到年輕的情侶們雙雙對對的來到步行街。在結束一天內的奔忙後,開啟甜蜜的約會。

凶手終將受到懲治,但罪惡似乎永遠也無法被儘數消除。這一係列的罪案,也總有冷卻和被人遺忘的時候,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而已。

新的一天,又會是怎樣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