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329章 窒息的家

-啊?

這個說法令現場警員們瞪大了眼。

徐藝蓮無奈的擺了擺手,她說,事情的發展完全令人意想不到。由於婆婆來的突然,她原本是在另一家房裡,給婆婆鋪好了床鋪。

誰知道,劉冰卻執意找來一張摺疊床,並且將它搬進了兒子兒媳的臥室,還緊挨著小兩口的大床邊。

這個舉動,令徐藝蓮非常不解與反感,她當即就垮了臉,並且把馬有良拉到一邊,希望他能夠出麵解決這個尷尬的局麵。

誰知道,在工作中侃侃而談,充滿自信的馬有良,竟然不敢支聲。他對母親的做法雖然也有不滿,卻始終不願意跟劉冰發生正麵衝突。

徐藝蓮將此事告知了自己的母親。作為離異家庭的孩子,她從小也是被母親一個人拉扯大的。她媽媽一聽,覺得實在是荒唐,立刻給女婿馬有良打了一通電話,責問其緣由。

但是,矛盾已經發生,不管徐家母女再怎麼氣憤,甚至後來徐藝蓮已經與劉冰正麵交涉了好幾次,讓她搬到客房去住。但劉冰卻像塊牛皮糖一樣,攆都攆不走。

在這樣詭異的家庭氛圍中,小兩口的隔閡迅速擴大。

原本想要早點要孩子的徐藝蓮,也漸漸的改變了主意。又或者說,他們也不具備壞孩子的客觀條件。更不用說,婆婆還繼續挑她的刺兒。

因為馬有良處在創業的早起階段,婚後不久,就又恢複到了忙碌的生活。兩個本來就有矛盾的女人,難免在家互相看對方不爽。劉冰還有些埋怨徐藝蓮掙錢少,還不懂的照顧她兒子的起居生活。

就連平日裡徐藝蓮做頓飯,她都能從色香味等幾個角度,找人家的不痛快。

這令徐藝蓮心裡又窩火又委屈,再次對丈夫下了“調解令”,甚至說出了婆婆再不走,自己就回孃家的狠話。可即便是這樣,馬有良最後也隻是橫下心,勸說劉冰搬到客房去住。

但在其他婆媳問題上,他依舊唯唯諾諾,諸多迴避。

“時間再一長,我慢慢的發現,她不僅說我的壞話。竟然還漸漸的,在我的麵前,說其他兒子的壞話來。”徐藝蓮搖了搖頭,回憶這段往事時,她的不可思議與冇有想到,確實已經超出了常人能夠理解的範圍。

據她所說,婆婆劉冰聽說她想要小孩,竟然主動跟她提起了馬有良的父親。

“我勸你呀,不要這麼快就想著生孩子。我當年,就是一跟他爸爸結婚,就有了孩子。結果呢?給人家做牛做馬了好幾年,他爸爸卻在外麵有了彆的女人。臨到了,我們母子反而成了被掃地出門的。”劉冰說。

“可是媽,你們離婚時,不是判了叔叔要給生活費和撫養費的嗎?我聽有良說,後來您自己拒絕不要了。還多次搬家,就是不讓叔叔來看有良。”徐藝蓮忍不住提醒劉冰實際情況。

馬有良的爸爸出軌不假,這事兒她聽丈夫提過。當初,馬有良隻有8歲,還在上小學。一天,他放學回來時,發現客廳玄關裡,多了一雙不屬於母親的白色皮鞋。

接著,就看到一個年輕漂亮,他從冇見過的阿姨,慌慌張張的從臥室裡跑了出來,穿上鞋奪門而出。

儘管父親再三叮囑他,不要把這事兒告訴媽媽。但是小孩兒怎麼會撒謊,冇幾天,這事兒就說漏了嘴。

劉冰是個強勢的女人,家裡頓時就鬨翻了天。更不要說,馬父索性順水推舟,提出了離婚。當時這事兒在街坊四鄰裡鬨的可大了,甚至讓馬父在單位裡抬不起頭來,隻好主動離職、南下闖蕩。

誰知,這麼一闖蕩,還讓他闖出了些名堂。

馬父原本就在單位裡跑經營,酒量出了名的好。他憑著這身本領,繼續搞銷售工作。在二十年前,就在剛剛開埠的碧波市,做到了一家包裝廠的銷售經理。

後來,又促進企業拿下了菸草包裝的大單,從此借力打力、大展宏圖。冇過幾年,他就再婚了,又有了一對小馬有良十多歲的兒女。

聽說,馬父後來向法院提起過幾次申訴,說劉冰故意搬家,阻止他見兒子馬有良,還登出了撫養費的收款賬號。搞得他想要給兒子撫養費,送他去更好的學校接受教育,都無法實現。

“他媽媽就是覺得,他爸後來混的比自己好。從經濟到家庭上,都有了全新的開始。而她自己呢,還是繼續在單位裡做著一般員工的工作。她自尊心太強了,一輩子也冇有再婚。她的兒子,就是她所有的重心。從小到大,可以想見,馬有良生活在怎樣一種令人窒息的家庭氛圍中。”徐藝蓮歎息著說,

“也許,他曾經以為建立了自己的家庭,有了自己的事業,甚至在大城市買了新房子,就能擺脫母親對他的控製。但是這麼多年來,他的母親已經從各個層麵,影響到了他。特彆是跟女孩兒的正常交往。從他媽媽的隻言片語中,我都能感受到這種壓力。

他媽媽總說他身上,有他爸爸的基因。容易出軌,還叮囑我,一定要查他的手機、他晚歸了,也必須馬上查他的真實行蹤,讓他發定位,打視頻電話。不管他再怎麼解釋自己真的是在忙工作,他媽也總是說,你看著吧,總有一天,他也會像他爸一樣,在外麵再找一個。”

徐藝蓮歎了一口氣,這就是她跟馬有良結婚才一年,就迅速離婚的原因。

冇有哪個人,能夠接受這樣的婆婆,這樣的老公。

在她勸說馬有良搬到碧波生活失敗後,她開始心灰意冷,跟馬有良之間,也不再有親密關係。

而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她常常覺得夜裡睡的過於深沉,第二天起來時,頭痛明顯,四肢無力。

再後來,她發現自己意外懷孕了。

這件事,完全處於她的意料。這怎麼可能呢?自己明明已經拒絕與丈夫同房了。孩子是怎麼來的?

她帶著疑問,接連去了醫院幾次。

可令她難以置信的是,在聽過她的陳述已經經過血液檢查後,醫生在她的體內檢查出了乙醚殘留,並且建議她,這種情況下,孩子不能要。

回到家中,她向馬有良攤了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