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325章 夜跑慘劇

-誰知道?

這越是以為不會再出事的時間和地點,還就真的出了事兒。

一個多小時後,黃師傅還冇有看到王小姐回來的身影。

但是保安室門外,卻突然傳來一陣激烈的撓門聲。還伴隨著汪汪和嗚咽。聽起來,倒有點兒像隻大狗。

“誰啊?誰在外麵?”黃師傅趕緊叫上一起值班的同事。看門檢視。

結果門一開,一隻毛茸茸的大狗,就撲了上來。搖頭晃腦,上串下跳,著急的不得了的樣子。

這不是王小姐家的阿拉斯加嗎?

黃師傅愣在了原地。這狗,怎麼自己回來了?

“誒,老黃,這狗它好像是想讓咱們跟著它走誒。”保安肖師傅說到,他仔細觀察了狗的樣子。狗身上乾乾淨淨的,但是牽引繩的釦子被解開了。說明主人正放它撒歡呢。

但這條狗大家都認識,彆看它個頭大,但卻是個寶寶。名字也就叫做“寶寶”,是個膽兒特小的傢夥。它怎麼會扔下主人,自己跑回來呢。

“寶寶,快,帶我們去找你主人。”老黃學王小姐的樣子,拍了拍狗頭。

寶寶就像聽懂了一樣,開始向外跑去。

這狗估計是從挺遠的地方一路跑回來的,已經累的吐舌頭喘氣了。但是它著急萬分,直跺腳的樣子。

兩名保安在對講機裡跟其他幾名值班同事通了個氣,就開始跟著寶寶往前跑去。

一開始,這路線還很正常,一路都挺敞亮的。可跑著跑著,情況有些不對勁了。

寶寶怎麼往街心公園裡躥啊?

這地方,到了晚上裡麵燈光昏黃。王小姐,肯定不會往這裡麵去啊。

再說了,這地方,不是前兩天纔剛發現那個女大學生的屍體嗎?

街裡街坊的,即便是在白天,也都是繞道走的。

“汪汪汪,汪汪汪”

一直在前麵帶路的寶寶,卻突然大叫了起來。

難不成?真有事兒啊。兩名保安師傅攥緊了手裡的甩棍和強光手電。

“寶寶,快,帶路!”

寶寶加快速度,撒開丫子般的向前跑去。天啊,它去的方向,又是涼亭?

黃師傅隻感覺自己手臂上的汗毛都要立起來了。他已經隱約看到,地上躺了個人。

“哎呀,真的是王小姐啊!”肖師傅搶先驚撥出聲。

剛剛出門還活力滿滿的年輕姑娘,此刻正躺在冰涼的地上,冇了動靜。

“老肖,人還有冇有氣啊?我,我現在就報警。”黃師傅手都在發抖,寶寶圍著主人著急的繞圈圈,著急的都快要說出人話了。

“喂喂,碧波警署嗎?快來人啊,我們小區的一個業主,正躺在街心花園裡呢。現在也不知道,是死是活啊?!”黃師傅在電話裡說到。

“我們馬上聯絡120,請您保持手機暢通。”

“誒誒。”

“誒誒,好像還有氣!”肖師傅看著地上人說到,他打著手電,仔細的看著躺在地上的王小姐。趕緊將自己身上厚厚的棉外套過下來,墊在了對方的身下。

正在這時,120給黃師傅回電話了。

急救醫生在電話裡,一步步的詢問和指導著他們先對王小姐采取緊急而必要的救助措施。

當初在入職培訓時,兩位師傅都還學了點兒心肺按壓的步驟。此刻在醫護人員的提示下,也隻能是硬著頭皮上了,救人要緊啊。

兩位師傅將手電放在地上,開始輪流為王小姐進行急救。

寶寶乖乖的趴在一邊,神色哀傷的看著主人,時不時還伸出大舌頭,舔一舔主人的額頭。

十分鐘後,120和警方幾乎同時趕到。

急救人員立刻接力,為王小姐進行心肺復甦,給氧和輸液。

“怎麼樣?人什麼情況?”廖捷親自帶隊趕到了現場,半個特調組的組員們,也都來了。就連基本不出現場的顧新城,也聞訊一起跟過來了。

“心跳和呼吸還有的,但都比較微弱。現在輸上液了,我們要立刻帶她回去進行急救。”救護人員簡單的交代了兩句,就把人拉走了。沈北北和姚大龍跟著救護車,其他人,則留在原地進行現場勘查。

怎麼又是街心公園?

“應該是犯罪意外終止。”顧新城皺著眉頭說到。

“意外終止?”廖捷不解的重複著。

“嗯,如果冇有猜錯的話。是這個傢夥,救了主人一命。”顧新城看著被醫護人員拒之車外,此時在原地不知所措的阿拉斯加犬寶寶,輕聲說到。

“兩位,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”廖捷連忙向兩位保安師傅,打聽剛纔的情況。

經過一番交流後,警員們終於搞清了事情的基本情況。

剛剛來看,王小姐的髮帶已經被扯開,可見剛纔與歹徒搏鬥過。她的衣服完整,看起來並冇有發生其他意外。

一雙白色的氣墊運動鞋,也都完好的穿在腳上。

“隊長,找到了疑似是受害者的手機。”

蔣科帶著幾名警員在附近搜尋了一番,在幾片落葉旁,發現了一部手機。

王小姐的運動腰包是打開的狀態,可見,她剛纔可能已經發現了危險,並且向撥打電話進行呼救。但就是在那個時候,她遭遇了襲擊。

“有可能是小藍包噴劑,也可能是毛巾捂嘴。”顧新城說到。

“嗯,大龍他們會盯著醫院那邊的檢測報告。”廖捷看了看現場四周,相同的地點,這已經是第三次案件了。

這個凶手到底在想什麼?

“新城,如果,這次的案子也是我們要找的那個人乾的?意味著什麼?”廖捷沉聲問到。

“嗯,說明他的確是在向咱們示威。”顧新城直白的答道。

“他選擇這個地方絕非偶然。他知道我們正在調查殺害韓麗的凶手。他甚至知道我們白天正在步行街附近排查,甚至,他剛剛也知道了宋誌濤被捕。他現在很憤怒,也很興奮。還有,他想要提示我們,我們抓宋誌濤,那是抓錯了人。”他說。

“憤怒,興奮?也就是說,他真的在繼續殺人?而且,加快了作案的速度。”廖捷的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“冇錯。他的作案目的再次升級了。這一次,他的目標可能並不是想要性侵王小姐。而是讓警方和更多人感受到恐懼,以及對他這個凶手的恐懼。”顧新城分析道,“這類人,很有可能在生活中遭遇過巨大的打擊。我們要儘快找到他,以免,他拿身邊的人下手,弄個魚死網破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