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胖胖的老胡站起身來,神色有些暗淡。這姑娘瞅著也就20歲上下的樣子。就這麼香消玉殞了,死的還這麼慘。她的家人,該如何接受呢?

“受害人穿的是灰色大衣,年紀也對得上。八成,今晚就要通知家屬來認屍了。哎,一會兒回去,我們再仔細檢查一下,確認死者生前有冇有遭受過侵害。”秦子恒說。

“好。”

僅僅十分鐘後,還不等秦子恒和老胡回到警署大樓。死者的身份就已經得到了基本確認。

經警員們的四處尋找,大家在涼亭不遠處的一個垃圾桶裡,發現了一隻被對摺後、塞入桶中的白色皮包。

警員們不禁頭皮一緊。

這處街心公園,兩個月前就曾發生過一起強暴案。就是那名說自己被迷藥迷暈,然後被人開車丟棄在這裡的護士。

當時,她的皮包也是在同一個位置的垃圾桶裡被髮現的。巧的是,上一次,她的鞋子也找不著了。

這一次,竟然也是如此。

警員們帶上手套,仔細的將皮包取出。打開後發現,裡麵裝有一包紙巾、少量的補妝用品外,還有一個粉色的卡包。翻開一看,裡麵有兩張銀行卡,還有一張碧波大學的學生證,以及一張身份證。

而上麵的照片和姓名?讓在場警員們心中一怔:韓麗。這個名字大家可都不陌生了,正是那名被報失蹤的女大學生。

大家又仔細的在公園找了一大圈,還是冇能找到死者的鞋子。據韓麗的室友和其男友的描述,失蹤當晚,韓麗穿的是一雙37碼的、米白色高跟皮靴。

同樣的地點,嫌犯對兩名受害人的個人物品進行了相同的處置。這不禁讓警員們懷疑,連環性侵案與此次的命案凶手,會不會是同一個人?這些具體的現場資訊,警方都是嚴格對外保密的。除非凶手本人或全程目擊者,否則很難這樣準確的知曉與模仿。

而韓麗,則更加不幸的,成為了第一個死者。

同樣的地點、更加惡劣的犯罪性質,對警方來說,也更像是一種叫囂與宣戰。

夜間,警員們相繼從街心公園的現場撤出,返回警署大樓。

整棟樓裡燈火通明。案件的性質陡然升級,報案人還是在幾十萬在線觀眾的共同“見證”下,發現被害人屍體的。

事件一下子就衝上了熱點新聞的榜首。直播截圖被大量的轉發和流傳,“特調組”的壓力撲麵而來。今晚,又將是一個不眠之夜了。

五樓的會議室裡,廖捷正在緊張的組織警員們進行案件分析。

“小何,你先快速給大家覆盤一下,屍體被髮現時的情況。”

‘好的。各位,我們資訊科已經聯絡了直播平台,拿到了報案人劉悠遊當時的直播回放錄像。大家可以看到,他的直播其實是在發現屍體前一小時就開始了的,期間一直冇有中止過。晚上九點45分,劉悠遊從家中開車帶狗去到街心公園。他將車停在公園一側的路邊停車位上,後來的路線也都是兩條邊牧犬自行選定的。

一直到十點零八分,他在直播過程中發現了死者的屍體,直播信號被當場切斷,隨後他立刻報警。整個過程中,鏡頭裡都冇有出現過其他人。“何晴說到。

通過鏡頭畫麵,更多的警員們注意到,那處街心公園是一塊公共的市民休閒場地,冇有什麼遊樂設施,但綠化率較高,草叢、小樹林都較多。

白天的時候,這裡自然是一大爺大媽們都喜歡去練劍、跳舞的地方。但到了夜裡,公園裡麵的光線並不怎麼充足。以至於劉悠遊直播時,需要打開補光燈。

”剛纔到現場勘查的同事們也反應,公園的監控冇有實現全覆蓋,而主要集中在幾個出入口。從昨晚淩晨到今夜十點多,這幾處的畫麵中,也並冇有出現過可疑人物。我們有理由懷疑,凶手可能是從公園四周的柵欄處進入並拋屍的。“廖捷補充道。

街心公園不收門票,屬於24小時開放式的公共區域。它的外圈連著一米高的柵欄,一共六個出入口。因為占地麵積不算大,平時,大家肯定都是從出入口進出的。

但這也變相的為彆有用心的罪犯,提供了一個隱蔽自己與罪行的環境條件。

“打擾大家一下,屍檢報告出來了。”

大家正說著話,法醫處主任刁磊就帶著報告趕來了。警員們的目光頓時集中在了他的身上。隻見他會意的點了點頭,歎了一口氣說道:

“隊長、各位同事,死者韓麗生前遭受過侵犯。我們還發現她曾經吸入過少量的乙醚,這也許是她當時被人從步行街帶走,卻冇能呼救的原因。她的衣物,是事後被重新整理好的。

但是很遺憾,施暴者冇有留下痕跡或者可證明其身份的皮膚組織。加上之前一天一夜的雨水,現場的足跡等其他痕跡,也遭到了沖刷與破壞。”

聞言,好幾位警員都默默的握緊了拳頭。

又冇有留下痕跡?這可真是一名狡猾的罪犯啊!

毫無疑問的,之前中心城區發生的7起針對夜班女性的性侵案,與今天的這起女大學生遇害案,有太多的相似之處。

剛剛起,就一直在默默翻看卷宗的顧新城,突然舉起了手。

“新城,你有什麼看法?”廖捷忙問。

“嗯,從案件資訊上看,從8個月前開始,中心城區在每個月的月中,就有一起新增的夜歸女性受侵害案。疑犯作案是具備一定時間規律的,他還避開了所有的雙休日與法定節日。

現在雖然是月初,與最近的一次性侵案隻隔了半個月。但我覈對了一下日期,本月的中下旬,罕有的會出現兩個連續三天的公眾假期。這,也許是他改變時間,提前作案的原因。”顧新城說。

“所以你也認為,之前的這些性侵案,與今天發現的這起命案,都是同一個人做的。我們應該馬上考慮,進行併案調查?”

廖捷接著顧新城的話,拋出了新的疑問。這也是他自己,正在努力掂量的地方。

儘管這8起案件有著極其關鍵的相似點,但畢竟之前冇有鬨出過人命。而性犯罪者和殺人犯兩者之間,無論是從犯罪動機還是作案方式上來說,還是有著很大差異的。

警方不能貿然併案調查,這反而有跑偏的風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