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316章 草叢深處

-粉絲朋友們也知道,最近啊,哆啦似乎特彆喜歡貓。好幾次他們出來遛彎時,哆啦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路邊或者樹叢裡的貓看。

還有觀眾起鬨說,哆啦也想養寵物了,建議劉悠遊趕緊給它尋一隻漂亮的小貓。

直播鏡頭裡,眼尖的粉絲也發現了狗子們的異樣。又開始攛掇劉悠遊,讓他過去看看。要是今天真的發現了一隻好看的流浪貓,就一定要把它帶回家。

【網友:】哆啦爸,你過去看看呀,搞不好,今晚哆啦就有自己的貓了!

【多啦爸:】哈哈哈,也行。那我去瞧瞧,要是它不跑的話,咱們今天就給哆啦帶個貓妹妹回去。

【網友:】好呀好呀,好激動啊!哆啦終於要有貓了。

直播間裡,大家熱情高漲。湧進來的新觀眾,也越來越多。

【多啦爸:】走,哆啦,丸子,你們兩帶路。腳步輕輕的啊,可彆把人家嚇跑了。

看大家興致這麼高,兩條寵物犬也很好奇的樣子,劉悠遊索性站起身,真的去找貓了。

兩隻邊牧彷彿真能聽懂人話一般,伸長了脖子。輕手輕腳的就往小樹叢直走而去,劉悠遊反轉打開了手機穩定器上的補光燈,照亮了前麵的路。

雨後的草地上還濕漉漉的。樹叢裡有一層厚厚的落葉,踩上去還會發出吱吱嘎嘎的聲音。劉悠遊仔細的看著前方,嘴裡發出喵嗚喵嗚的聲音,想要吸引目標出來。

一個靈巧的身影真的從草叢旁一躍而過,那傢夥一回頭,兩道亮光閃來。看的劉悠遊渾身一激靈!嘿,還真是隻長著小圓臉的胖橘貓!

彈幕上一下子就瘋狂了。

粉絲們無聲的打著“有貓,真有貓!快抓住它”,給劉悠遊和哆啦打氣。

劉悠遊屏神靜氣的放慢了步伐,橘貓剛跑開的方向正是一個死角。隻要他們再小心一些,今晚說不定真有希望了。

怎麼回事?

這時候,原本在前麵走的好好的兩條狗卻突然都停了下來。劉悠遊抖動牽引繩,示意它們還可以繼續往前走。可多啦和丸子非但不聽,還在原地轉著小圈,發出焦慮的嗚嗚聲。

什麼情況啊?劉悠遊趕忙加快了步伐。準備上前一探究竟。卻發現自己的腳,好像踩到落葉下的一截粗樹枝,差點崴了腳。

正在這時,狗子們猛地吠叫了起來。

“怎麼啦怎麼啦?爸爸冇事啊,冇事。”

劉悠遊以為愛犬們是在提醒他注意腳下,連忙說到。手機鏡頭,也不由得掃到了腳下。

他想看看,剛剛到底是個什麼東西,磕到了自己。

這一看吧,可把他嚇了一跳!

一隻雪白的人手,正在落葉的覆蓋下,隱隱灼灼的顯現出來。劉悠遊第一反應,這是一隻塑料模特的假手。因為它實在是白到可怕。

但是再定睛一看吧?手腕處,好像還穿著毛衣,隱約,還能看到一條細細的金線。像極了一條手鍊。

線上直播裡,粉絲們也有些發愣。

紛紛打出了“什麼東西啊?誒,看著怎麼像是一隻手啊。”等等評論。

也有粉絲催促劉悠遊,那地方看著有點兒瘮人,讓他帶著狗儘快離開。但更多的人,包括正在現場的劉悠遊,忍不住好奇,想要看個明白。

劉悠遊冇有說話。他從一旁撿起一根樹枝,離得有點兒遠,慢慢的用樹枝把落葉扒的更開了一些。我去!真是一隻手,一隻穿著灰色大衣的胳膊,再來,是黑色的毛衣。

彈幕裡,已經是滿屏的“啊啊啊!”。也就是大家無言的驚叫聲!

這難道,是一具屍體嗎?

【網友:】哎呀多啦爸爸,我要下線了。我家小孩兒跟我一起看直播呢,這是什麼玩意兒啊,太可怕了!

【網友:】這過一會兒,直播也得被封了吧。這,這這完全是案發現場嘛!誒,有冇有人,幫多啦爸報個警啊!

嘩啦一聲,直播信號真的斷掉了。

平台判斷,“多啦和丸子”的直播內容存在違規,容易引起觀眾的不適,而被即時撤播了。

這一邊,目瞪口呆發現自己麵前的,正是一具年輕女屍的劉悠遊。嚇得後退了好幾步。

好幾秒鐘之後,他才恢複了理智。趕緊掏出兜裡的通訊手機,拔通了報警電話。

警笛聲劃破夜空,街心公園裡立刻湧入了一群警員,準備封鎖現場。

沈北北他們趕到時,發現報案人劉悠遊,正帶著兩條狗,呆坐在小亭子裡。

“請問您是之前打電話報警的劉先生嗎?”

“誒誒,我是。”

見到人群和越來越多的手電光,兩隻牧羊犬也躁動了起來。

“請您跟我們過來,介紹一下剛纔的情況。”沈北北說。

“好好。誒,你們應該還可以找平台要一下直播回放。剛剛的事情,我都實時播出了。”

劉悠遊重重的歎了一口氣。想到剛纔手機螢幕背後,還可能有很多小朋友。他的心情簡直是糟糕透了。他也有些擔心,平台會不會因此,把他的直播權限給封掉。

隨車前來的法醫處警員秦子恒和老胡,已經開始上前檢驗屍體。

警員們小心的拿開屍體上的落葉。這是一名麵部略顯浮腫的年輕女性。她的眼睛圓瞪,嘴巴微張,下巴有脫臼的表征。五官有些扭曲,已經看不出原貌了。

死者原本盤了一個丸子頭,但現在,也已經是亂糟糟了。

看起來,她的衣褲穿著完整。灰色的毛呢大衣、黑色的高領打底衫,白色的羊毛闊腿褲。可她的鞋子,卻不翼而飛。死者的腳上,隻穿了一雙白色的襪子,現在已經被雨水沁得透濕,上麵還粘著一些泥土。

“老胡你看!”

秦子恒隱隱瞧見她的脖子處像是有一道紫紅色的淤痕,連忙把她的衣領往下拉了拉。

果然,在其脖頸處,有兩組肉眼可見的對稱指印。

“哎,冇戲。對方帶了乳膠手套。”

老胡趕緊做了檢測,卻發現隻有6個光滑的指痕,受害者的頸部皮膚上冇有指紋。但經過初步檢查,她的身上也冇有其他創口。被人雙手扼住喉嚨、所造成的機械性窒息,很有可能就是這名年輕死者的致命傷。

“老胡,咱們先把屍體帶回去,做進一步檢驗吧。”

好不容易停了一陣的雨,這會兒又開始下了起來。還越下越大。基於保護遺體痕跡的考慮,秦子恒立刻建議道。

“行啊。我去拿收屍袋。誒,子恒,你說這個女孩兒,是不是咱們警署這兩天一直在找的、那個女大學生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