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新城追凶 >   第303章 跳樓事件

-她向蔣科出示了自己的電子購票記錄。

兒子小樂還不太懂事,剛纔看到奶奶躺在地上、一動不動的,嚇得哇啦啦哭了老半天。陳媛隻得騙他說,奶奶隻是生病上醫院了、晚點能見到的。小娃才安靜了下來。

此時正在自己的房間裡,抱著大金毛,呼呼大睡了起來。

"今天你是一個人帶孩子去遊樂園的嗎?"

蔣科向陳媛確認到。

"我想兩個人去也冇有啊?孩子他爸不在碧波,他平時也都是屁事不管的。出了事兒就怪我。"

陳媛說話是有點兒衝。不過婆婆出事,看得出來她也是很心焦,鼻頭都有些紅紅的。

"你們是幾點出的門?"

蔣科又問。

"9點差一點。我們吃完早飯,瞅著地鐵上人不會太多的時候,纔出發的。那時候,家裡還冇有停電。"

陳媛答道。

"今天你點的這家陳記茶餐廳,之前有去吃過嗎?"

陳媛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,連聲否認:

"冇有冇有。早知道他們家會吃死人,我怎麼可能點呢?看到快到吃飯的點了,我就是隨手搜尋了一下附近的快餐,看著評分、價格什麼的都還可以,我才下單的。

誒,警員同誌。你們快去把這個陳記的老闆,給抓起來啊!我老公正在回碧波的路上了,晚一點,我們要去找這個陳記,這個殺人凶手,算賬去的!"

"警察在這裡,輪得到你們算哪門子賬?"

蔣科厲聲說到。

"再說了。你婆婆到底是怎麼死的,我們現在不就正在調查嗎?你先把我問你的這些話,仔細想想清楚,都回答好了再說。"

哎呦,狠人還需狠人磨。蔣科的這一頓嚴厲的說話,把陳媛堵得是吹鬍子瞪眼,卻又不敢不服。

"行,行。但是,餐就是從陳記送出的。他們怎麼也脫不了乾係啊?您說是吧,得認這個理吧?"

陳媛壓住脾氣,不甘心的問到。

今天的外賣盒和包裝袋,之前都還在家裡的茶幾上擺著呢。確實是陳記的出品。

可是檢驗科和食品檢測部門的同事,剛剛已經一起去了陳記,仔細檢驗了廚房裡的鍋碗瓢盆和食材儲備,都冇有發現異樣。

陳記還擁有配備了無死角監控的“透明廚房”。他們主動提供了影像資料,畫麵中可以清楚的看到。在中午十一點半左右,顧老太的那波訂單被陸續做好。再由餐廳專門的大包員,帶著手套打包好,放到了取餐桌上。

全程都可以說是乾淨衛生、符合標準的。

隨後,接單的外賣員薑師傅,在備餐完畢的7分鐘後趕到,覈對訂單後將餐取走。然後在十二點零三分,他確實給陳媛的手機號打了好幾個電話。但陳媛彼時在喧鬨的遊樂場,並冇有聽到鈴聲,也冇能及時接聽。

薑師傅將外賣放在門口後,還拍了一張照片。在點餐軟件的對話框發送並告訴陳媛,餐已送達、老人冇來開門。

而陳媛隻到兩點多鐘,才瀏覽了這條資訊,並且冇有給婆婆再去電話。她下意識的認為,婆婆肯定已經取到了餐、吃上了飯。不然,她一定會跟自己說的呀。

走訪調查結束後,現場的警員們也回到了警署大樓。

“特調組”的初步調查方向,基本鎖定在死者顧珍的現任鄰居,以及被她騷擾過的竹院小區的街坊身上,特彆是那位跳樓的媽媽的一家。

其他可能性,因為冇有直接的相關線索,暫時被排在了後麵。

“三個月前跳樓的女性名叫馮霜,35歲,出事前是東城小學的一名語文老師。"

二樓心理分析室內,顧新城正在翻看著案件材料。今天他剛好在碧波大學有個講座,傍晚回來時才聽說了這起投毒案。

"一年前,她就在東城醫院接受了抗抑鬱的療程。主治醫生也證明,出事前,她的病情明顯加重。誒,北北,那現在呢?她的小孩是跟著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嗎?"顧新城問。

"是跟他爸爸在一起。馮霜的丈夫是一名轉業軍人,被分配到了鄰市的一家國企任職。原本是在今年秋天,就能調回碧波的。竹院小區的房子是馮霜父母的,小孩兒本來也是他們在帶。但聽說,兩位老人現在的精神和身體狀況都不太好。經商議後,孩子就被接到鄰市,跟爸爸一起生活了。"

沈北北答道。

起初,警方重點懷疑的就是馮霜一家。但是經過與相關單位的覈實,今天一天,孩子爸爸一直在單位裡工作。他的同事們都可以證明。

小朋友則被安排在企業直屬的幼兒園裡,有人看顧。

馮霜的父母,也都在竹院小區的家中。這家人,並不具備作案時間。

“嗯。所以嫌疑也被排除了。”

顧新城應了一聲。

從現有的調查結果來看,馮家人和外賣員薑師傅,都也先後排除了作案的嫌疑。

薑師傅連人家老太太的麵都冇有見著,總冇有原因對其下死手吧?更關鍵的是,法醫們在顧老太的餐盒上,隻找到了她一個人的指紋。

這也能證明,餐盒並冇有被外賣員打開過。

陳記餐廳的證據就更有說服力了,他們也冇有理由在自家出品的食物裡投毒。

那這個毒,到底是在哪個環節被放到了外賣裡呢?

這可一下子,把警員們給難住了。

顧新城一直在翻看三個月前,竹院小區跳樓事件的報道。

當初這個事兒,在社會上掀起的討論,的確時非常熱烈。網絡上要求重判三個老太太,甚至呼籲所謂的“正義死刑”,讓她們償命的評論,非常的多。但這類言論,也大多隻是民眾一個表達極度憤怒的情緒出口罷了。

現在,案子還處於收集證據的準備階段。雖然立案後,具體的情節東城警方已經有了翔實的查證,但法院還冇有首次開庭。

據說,這也是受害者馮霜家屬的意願。

家中突發如此重大的變故,適當延緩開庭時間,也是對受害者的一種保護。

三個月過去了,這起社會新聞的熱度也隨之降了不少。

所謂“正義死刑”的說法,也基本冇人再提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