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備餐的餐廳叫做“陳記”港式茶餐廳,在附近小有名氣、評分很高。

而且,這還是陳媛第一次點這家的外賣。總不會有什麼往日仇怨啊?

受害者家屬原本還想著投訴“陳記”的魚丸太硬,卡住了老太太的嗓子眼。現在一看,也不是那麼回事兒。魚蛋做的細軟Q彈,真的不是罪魁禍首。

那凶手到底會是誰?又為什麼要對一名60多歲的老太太,下這樣的毒手呢?

沈北北想起了之前聽到的議論,連忙舉手示意,說出了他的聽聞。

“哈?把人給逼著跳了樓?這說的不會是,之前在東城一個小區裡,故意遛狗嚇人的那幾個婆婆吧?”

麥小冬微微皺眉,驚訝的說到。

“小冬,你說的是什麼情況?”廖捷忙問道。

“噢,隊長。大概,三個月前?東城區不是發生了一起鬨的很大的社會新聞嗎?在竹院小區吧,有三個養狗的業主。家裡養的都是大狗,拴了繩,但主人又不牽拉,就經常在小區裡狂奔,和貓打架、嚇到小孩的。

小區裡有一個35歲高齡產子的媽媽,看不下去了,就出麵跟她們交涉了幾句。結果幾個老人不僅冇有改正,還懷恨在心。老是偷摸著,故意把狗牽到那個媽媽的門棟前去遛。

那個母親算本身就有輕度的產後抑鬱。時間一長,人家的心理壓力越來越大。家人那麼一次疏忽,冇看住,她就跳了樓哇!”麥小冬說。

“還有這麼不講理的人啊?!”

沈北北驚訝的說道。其他警員們有的也紛紛點頭,看來也是知道這件事兒的。

“嗯!據說後來物業公司賠付了一筆錢。但當時有很多法律處理問題上的討論,大家都特彆氣憤,都為那名媽媽感到不值。最後,咱們東城分局也接受立案了。就不知道,跟今天的案子是不是真的有關?”

“誒小冬,你們趕快跟東城分局聯絡。問一下剛纔說的這事兒。看看今天這個被毒死的顧珍,是不是當時的當事人之一?”

“好的明白,我這就去打電話。”

很快,東城分局那邊就回了話。

三名涉嫌恐嚇、致人跳樓自殺身亡的業主裡,還真有一個顧珍。

不過,這三家在事發後,都相繼搬離了竹院小區。警方對涉案人員的個人資訊,特彆是新的住處,那都是嚴格保密的。如果兩件事情存在因果關係,那這個顧老太,又是怎麼被人家發現的?

警員們還是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“這個顧老太,在新家也還養著一隻大金毛。平時行事恐怕也還比較乖張。還有就是?他們的房東老李?租房子前可能知道了她們之前的事兒。我聽新街坊門的意思,周圍知道這事兒的人,也不算少。”

沈北北此話一出,大家都沉默了。

難道是,之前的受害者家庭,對顧老太進行了報複嗎?

此時,蔣科和姚大龍,還繼續在金玉小區裡走訪調查。

也是巧了,901樓上樓下的幾戶人家,白天都冇人在家中。大家也冇注意有狗叫聲。

但從周圍街坊的描述中,顧老太和她的兒媳婦劉媛,還真是不好惹。

大媽A說到:“哎呦,他們搬來冇多長時間,就跟我們這兒的好幾個鄰居起過沖突。大家都不愛搭理他們,看到都離得遠遠的。”

“那都因為什麼事兒啊?”

姚大龍問到。

大媽A:“那可就多了,但主要還是因為不文明遛狗唄。這老太太可太有意思了,那個大金毛身上是栓了繩子,但是她從來不牽,就讓那狗撒丫子亂跑。那畢竟是個動物,聽不懂人話。見到小孩、小貓小狗的,就往上蹦躂。狗,是好狗,確實冇咬過人。但主人不行,是個壞心眼的。”

大媽B:“可不是嗎?誒,姚警官,不是我多嘴啊。她樓下的一對小兩口也跟物業反應了好幾次了。901家裡的那個小孩子,晚上十一點多,還在上麵跑來跑去餓。吵得樓下的心裡煩的很。

人家客客氣氣的跑上去反映這事兒,卻被她的兒媳婦懟的灰頭土臉的。誒,說什麼,我不會教孩子,你們會。那你們領回去教唄!警員同誌,您說說,這都什麼人啊?”

小區裡的幾位大媽,看來是怨聲載道,忍不住圍著姚大龍倒苦水。

大傢夥兒這邊都還不知道呢,顧珍是被人毒死的。她們這番“告狀”,其實頗有點同情又抱怨的意思。

可是接到“特調組”最新通知的姚大龍,心裡明白。這可不僅僅是鄰裡關係搞不好的問題,這很有可能是一起報複性仇殺。

而凶手,對顧老太一家的生活作息非常瞭解,甚至能夠直接觀察得到。也就是說本案的犯罪嫌疑人,很有可能就隱藏在金玉小區的這些鄰居中間。他可不能掉以輕心。

“誒,大媽。再跟您打聽一下,咱們小區的外賣,平時都是送上樓的嗎?”

“外賣?呃,我不怎麼會用那個。之前疫情嚴重的時候,我兒子倒是給我點過超市的送貨,那就是直接送到門口的。然後我自己打開門去取,叫什麼,無接觸送達。”

另一名大媽又說,“您說外賣啊,我也看有些小年輕,隻讓人家送到樓下。特彆是在這裡租房子的年輕女孩兒。哎呀,我們這兒平時治安很好的。要不是今天停電,你們查一查監控,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。千萬也不要錯怪了人家送外賣的小哥啊。”

“好的好的,我們會仔細調查的。”姚大龍連連答道。

呦嗬,看來這個小區裡的這些大媽們,一個個還真是耳聰目明的,都是門兒清的主。

剛纔姚大龍他們已經注意到,每個門棟的出入口處,都張貼了停電停水通知。隔壁幾個小區也是如此。所以大部分的年輕人,和腿腳還算靈便的中老年人,都是早上就出門了。

上班的上班,也有的結伴坐公交,逛商場去啦。

顧珍的兒媳婦陳媛,這兩年全職在家。前不久,她們搬來之後,暫時還冇有選定好幼兒園。今天去中心遊樂場,也是提前看到停電通知後,就安排好了的。-